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灭一波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灭一波

宋歆艺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章小雅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看着两边腮帮子肿的跟馒头一样的陆小志,笑着说:“得罪了我的林昆哥,有你好受的了!”陆小志说了一句狠话之后,便不敢再大放厥词了,毕竟他只是脸被打的肿起来,脑袋还没有被打坏,这要是再多说两句,自己叫的人毕竟还没来,眼前这个巴掌像铁锹的家伙,要是再抡他两铁锹,他的满 嘴牙估计都要被打掉了。 很快…… 便有来势汹涌的车辆开了过来,第一辆开过来的是一台军绿色的陆地巡洋舰,七八十万的豪车,往火车站前面的小路上一停,四个车门几乎同时打开。 “陆少,哪个不开眼的小子跟你过不去!?”为首的是一个寸头小年轻,穿的流里流气,脸上的表情却是够嚣张。 身后跟着的几个人也跟着附和,嘴里头骂骂咧咧,好似都在陈强替陆小志出头。 毕竟是市长的亲侄子,关系拉拢的近一点准没错的。 来的这几个人,寸头是陆小志的狐朋狗友,两人酒桌上称兄道弟,私下里狼狈为奸,专门干一些欺善怕恶的勾搭,其老子是吉森市的一个颇有名头的商人。 也正是因为有了财大气粗的老子,才有了这么一群整天无所事事到处惹事的二世祖。 至于其他的几个人,都是平日里跟在寸头屁股后面混的小喽罗,本身不是什么富二代,成天就靠寸头他们这些个富二代过活,蹭吃蹭喝还有零花钱,关键的时候打破了脑袋也得往上冲。 周围已经有不少看热闹的人了,林昆身边的两位美女极其养眼,这会儿又被寸头几个人给围住,远远围观的众人,都在想这个小伙子待会儿要怎么脱身。 同时,也有人在担心宋歆艺和章小雅两位美女,被这么一群二世祖缠上,最终肯定是要吃点亏的,否则这些二世祖才不会善罢甘休,轻易的放过她们。 “我次奥……” 寸头男刚才是从背后过来,这会儿来到了陆小志的身旁,一看陆小志肿高着腮帮子,顿时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 陆小志翻了个白眼,显然是不高兴了,寸头小青年赶紧改口,将矛头对准了林昆,“小子,敢和我们陆少动手,想死是么!?” 其他的三个小年轻,已经把林昆和宋歆艺、章小雅三人给围上了,一个个脸上透着嚣张,摆出一副以多欺少的架势。 林昆根本就不搭理寸头男,跟这种见的太多的喜欢装x的二世祖动口舌,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唾沫。 寸头男见林昆不鸟他,这火气更上来了,歪着脑袋看着林昆,“小子,他挺牛逼的是吧,希望你待会儿还能这么得瑟,兄弟几个,给我揍他,往死里揍!” 那三个小年轻得令,早就撸开了袖子,准备好好的表现一下,三人一起向着林昆就扑了过来,张开了拳脚那叫一个威风。 林昆本打算等陆小志叫的人一起来了再动手,既然对方这么迫不及待,他要是不赏他们几个大嘴巴子,实在不太妥当,于是乎大巴掌往天上一抡…… 啪啪啪! 三记响亮的大耳刮子,从半空中斜的抽了下来,直接打在了三个小青年的脸上。 这三个小青年哪料到林昆如此生猛,只认定他看起来高高瘦瘦,不像是很能打的样子,结果人家这大巴掌一挥,他们的脸上顿时像被火车撞了一样。 “哎哟!” “啊!” “妈呀……” 三声惨叫先后响起,本来牛逼得瑟的一塌糊涂的三个小青年,应声一个个就像是旋转的陀螺一样,摔倒向了一旁。 林昆嘴角噙着一抹冷冷的微笑,向着寸头男就走过来,寸头男哪料到这结局,看看一旁三个被打的找不到北的小跟班,小心脏顿时紧张的都要跳出来了。 “大……”寸头男嘴里头想说一声‘大哥,这都是误会’,可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陆小志,觉得真要是这么说,那在陆少的面前,可就没有任何的形象可言了,干脆一咬牙豁出去了,大喊了一声,“小子,你敢动陆少, 就是跟我过不去,我……” 啪! 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林昆抡起了巴掌就是个抽,抽了一记之后摇摇头,紧跟着又反的抽了另一记在另一边的脸上。 寸头小青年根本躲不过,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两边的脸颊就被打的肿高了起来。 林昆笑着点点头,“嗯,这样就对称了。” 寸头小青年顿时欲哭无泪,敢情自己多挨的这一耳刮子,都是为了打的对称啊。 林昆看向陆小志,“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要是你叫的人再没来的了,我就再揍你一顿。” 陆小志咬了咬牙,依旧是强撑着说了一句:“你别狂,我这次叫来的人,又我们吉森市武馆的大公子,你死定了!” “武馆?” 林昆微微一笑,来了兴致,“ 希望来的不是草包。” 吱嘎…… 等了几分钟,又有车辆开了过来,这一下一连串来了七八辆车,车上下来的多是富少纨绔,跟着的都是跟班的小弟。 这些人一下车便是牛逼闪闪,好像这吉森省的天都被他们给笼罩一样,和陆小志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不由分说的向着林昆就拳脚相向的招呼了过来。 结果就不赘述了,和那寸头男的一伙人如出一辙,一个个被打的像是陀螺一样,或者是干脆被林昆一脚给踹飞了,带头的几个纨绔,每个人吃了两记大耳刮子,有的嘴上不服气的,林昆又多加了一脚。 半个小时的时间眼瞅着要过去了,林昆得带宋歆艺和章小雅去吃午饭,冷笑着就向已经惊呆的眼睛都不敢眨的陆小志走过去。 “大,大哥,我错了,今天这……” “都是误会?” 陆小志说话都哆嗦了,不等说完就被林昆笑着打断,“我是不是该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放你一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陆小志嘴角牵强的笑了笑,“那是最好了。”林昆点了点头,这时又是一阵吱嘎的响声传来,在火车站前边的这条小路的尽头,一辆外壳上漆着‘三河武馆’字样的面包车停下,车上下来了六七个人,这六七个人都是一副武馆的穿着,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看样子三十左右,脸上带着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