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不给面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不给面子

周汉堂歪着脖子看着章寒,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我知道你,傻大个,你是刘幸福手底下的金牌打手,想和我动手?” “等等……” 不等章寒有所反应,刘幸福笑着打断,“周三公子,我想你是误会了,章寒不是我的金牌打手,他是我兄弟。”向章寒示意了一下,“接下来的事,你们俩解决吧。” 刘幸福转过身,看了一眼脸上表情有些愕然的马丽娅,马丽娅马上机灵的回过神,招呼保安把贵宾们往后安排,刘幸福笑的轻松,“大家想必都喜欢看武打电影,这一次就让大家见识一下真人秀,如何 啊?” 众人都是皮肉精贵之人,最怕的就是受到伤害,不过此时看刘幸福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大家伙的心里反倒轻松不觉得害怕了。 “好!” 有人先开了个头,剩下的人也都跟着叫好。 章寒性子耿直,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一拳就冲周汉堂砸了过去,周汉堂扬起了拳头硬抗,顿时空气中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 铿! 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感觉到了那一双拳头撞击在一起的瞬间所发出的强大力量感。 章寒脸色不变,脚底下退了两步,周汉堂则退了五步,而且身形趔趄的极其的狼狈。 “md!” 周汉堂嘴里不甘的骂了一声,挥起了拳头想要再一次向章寒冲过来。 “周家三少爷,你不是我的对手,真要打下去,我保证能让你在在场所有人的面前丢尽你们老周家的脸。”章寒语气平静的道,语气中带着一抹毫不掩饰的蔑视。 周汉堂立马不服气的吼了一声,“你别太狂,刚才我只不过动了七成的力道,我……” “我只动了三成。”章寒冷这一张脸,冰冷的目光透过他的眸子射出,打在周汉堂的脸上。 周汉堂脸上的表情瞬间难看下来,咬了咬呀,尽管满心的怒火缭绕,身体里酒精咆哮,但从刚才的一拳之威里,他已经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大块头的可怕,别说他喝酒了,就算是不喝酒,对上这个大块头 也是三七开的胜算,他是三…… “我们走着瞧!”周汉堂不甘的丢下一句话,向着楼梯口就走去。 章寒冷笑着说:“说走着瞧的,基本上都是孬货,真要是能打的过,谁会说这么没营养的话。” 章寒回过头,周汉堂脚底下停住,回过头恶狠狠的向章寒看过来,章寒冷笑着说:“机会只有一次,我不介意把你打成残废,今天放你走是给你们家老爷子的面子,至于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滚。” 周汉堂默然半晌,愣是一句话没敢多说,转身走了。 大厅里一片哗然,一群富贾权贵看向章寒的目光里,除了惊讶之外,更是多了一阵钦佩。 周典的三儿子周汉堂,在吉森省也是颇有名望的,谁都知道他跟少林的大和尚学过功夫,在吉森省大大小小的富二代里,绝对算的上是一霸,至少比拳头没人比他硬。 “大家继续喝茶,相声继续,等什么时候,我再从燕京给大家请几个名家来说相声。” 刘幸福笑着冲众人招呼,引来一片的掌声。 林昆走到章寒的身边,笑了笑,不等他开口,章寒咧嘴一笑,“那小子太弱了。” 林昆笑着说:“那是因为碰上了你,要是普通的人,他可算的上是一个高手。” 章寒笑着说:“那要是碰上你,还不直接被打的渣都不是了。” 林昆点点头,笑着说:“这个我倒不否认。” 刘幸福安抚好了诸位贵宾,回过头来走到林昆和章寒的身前,“走,去看下一场戏去。” 林昆笑着说:“这么有把握,好戏能上演?” 刘幸福嘴角诡谲的一笑,“信我准没错。” 三人下了楼,大厅里马丽娅却是偷偷的盯着林昆的背影看了一眼,眼角闪过一抹冰冷的目光…… 三个人刚到了楼下,就看见周汉堂灰头土脸的进了车里,他是一个来龙兴茶楼的,身边也没个保镖,发动了车子便驶出了巷子。 章寒的皮卡就停在茶楼的门口,三人上了车,跟在周汉堂的车后面,也向巷子外驶去。 周汉堂的车速不快,才驶出巷子不远,就突然被两辆车给拦下来了,陆跃从其中的一辆车上下来,另外的一辆车上下来了四五人。 周航堂坐在车里有些发愣,看清楚了外面的情况后,本来想调过头就跑,结果被一根钢管砸在了车玻璃上,直接强行的把他给拖出来了。 “你们想干什么!”周汉堂从车上下来以后,直接挥出拳头,把眼前的小喽啰给打趴下了。 其他的小喽啰,马上呜嗷的一声喊,向着周汉堂就扑了过来。 这些小弟都不是空手的,不过也没拿什么能杀人的利器,全都是棍棒之类的钝器。 砰砰砰…… 棍棒劈头盖脸的就砸在了周汉堂的身上,周汉堂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狼狈不堪。 “周汉堂,你刚才在茶楼跟我耀武扬威的,我说过我不是周家的狗,我是你们周家的功臣,你对我不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陆跃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冲手下的人招呼一声,“打,给我狠狠的打,让咱们的周三公子长长记性,别把咱们这些劳苦功高的兄弟,当成是狗一样对待。” “陆跃,我干你大爷的!”周汉堂突然暴怒的一声吼,整个人霎时间爆发出了气势来,挥起拳头直接一拳撂翻了眼前的一个小喽啰,紧跟着又抓住了另外一个小喽啰手里的钢管,猛的一夺,将那钢管攥在 了他自己的手里。 呼啸…… 周汉堂猛的挥舞起了钢管,一时间大有大杀八方的气势,眼前的几个小喽啰哪是他的对手,没几个来回就都抱着脑袋躺在了地上。 陆跃正叼着烟卷一副得意,结果马上有些吓傻了,周汉堂可不给他反应的机会,钢管冲着他的脑门就砸了下来,这是要砸死他。 陆跃赶紧躲闪,可肩膀上还是挨了一记,周汉堂就像是发了疯一样,嘴里一边怒骂着,手里的钢管挥舞的呼呼作响,也就几秒钟的功夫,陆跃的身上就挨了七八下,竟被打的狼狈不堪,没有丝毫的还手 之力。 “我打死你这个人渣!”周汉堂一脚将陆跃踹翻在地,抡起了钢管就要下杀手。 林昆、刘幸福、章寒三人坐在皮卡车里,正在不远的路边停着看,眼看着要下杀手了,章寒问刘幸福,“老刘,这是按照你的剧本来的么?” 刘幸福皱了一下眉头,摇摇头,似是在自言自语:“不对啊,该来的人怎么还没来……” 随着他话音落罢,突然一想红色的宝马跑车呼啸而过,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周汉堂和陆跃的身旁,宝马车的车门打开,一条丝袜的美腿探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