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刘刚帮忙(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九十三章:刘刚帮忙(1)

第一百九十三章:刘刚帮忙(1) 林昆站起来望向窗外,两条街外的那栋六层的建筑就是疯皇高级会所,疯彪手底下的凤凰集团远远不止这一个会所,还有着其周围的附属产业以及一些相关的保护费,拿下了疯皇集团就代表拿下了它所有的产业,这实在是一块不小的肥肉,有心惦记这块肥肉的人绝不在少数。 “这块肥肉当然不能落到别人的嘴里,否则我和大相的力不就白出了?”林昆微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可目光却是异常的深邃。 龙大相和蒋叶丽留下来镇场子重整旗鼓,他们现在需要重新招募一批新的‘保安’,之前的那批保安按照林昆的意思不能再用了,能背叛一次的人,肯定还会再背叛第二次。 林昆一个人开着车来到了两条街之外的疯皇高级会所,车子刚要开到大门口,就看到里面走出来一群人,这些人里有几个林昆都面熟,是南城区另外几个帮派的大佬,其中包括号称是南城区第一大帮派的马帮老大马锦魁,南城区最凶悍的帮派斧头帮的老大李富,以光头闻名的光头党的老大张磊。 南城区的地下世界本来是五分的天下,后来随着百凤门的淡出变成了四足鼎立,现在疯彪算是一夜之间玩完了,马上就变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这时马锦魁、李富、张磊他们三个出现在了疯彪的老窝,说明他们已经在合谋要吞掉疯彪的产业了,这是林大兵王绝对不能允许的。 嗡! 林昆猛的一脚踩下,老捷达突然变成了咆哮的猛兽一般,噌的一下就向勾肩密谋的马锦魁、李富、张磊三人冲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众人一跳,马上就有两个保镖冲上前来,护在三个老大的面前,但林昆不惯他毛病,既然你们想上来送死,那老子就成全你们,直接砰的一声把那两个保镖给撞飞了。 两个保镖闷哼一声,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身上多处骨折,但生命无碍,最后关头林昆还是踩住了刹车,倒没想真的弄死这么两个小喽罗。 所有人跟着惊呼一声,马锦魁三个老大的脸上也是一副惊凛,紧接着便目光阴冷的盯着面前这辆来者不善的老捷达,林昆推开车门下来,笑盈盈的跟马锦魁三人打了声招呼:“马、李、张三位老大,早啊。” 马锦魁三人马上就认出了林昆,心中同时一阵凛然,这厮的战斗力前不久他们刚见识过,就连磕了药的阿虎都不是他的对手,实在是恐怖。 “你什么意思?”马锦魁冷冷的道,他在三人里年纪最长,资历最老,遇到事他先开口也是情理之中。 林昆淡淡的一笑,没有急着回答,从兜里抽出根烟叼在嘴里点着,深吸了一口,然后淡淡的笑着说:“什么意思?呵呵,我倒想问问三位老大什么意思。” 马锦魁、李富、张磊三人眉头顿时一蹙,隐约的知道林昆话里所指,李富冷笑着开口道:“我们什么意思,也用不着和你交代吧,你算老几!” 林昆冷冷的一笑,抬起手直勾勾的指着李富的鼻子,然后又指着疯皇高级会所的大牌匾道:“我算老几不重要,但这疯皇集团的牌匾,肯定是要换上百凤门的牌匾,这天底下可没有什么免费的午餐,什么都没付出就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在我林昆这里不好使,三位还请自重。” 这句话的意思很直白,疯彪是老子做的,你们想坐收渔翁之利,老子不同意! 马锦魁三人脸上的表情同时阴冷了下来,目光测测的看着林昆,三人一时间都没说话,只是这样冷冷的和林昆对视着,而林昆丝毫的不畏惧,目光轻佻的看着三个人,就仿佛无声的在说:“看什么看,你们要是敢打疯彪地盘的主意,老子照样一个一个的把你们给干翻了!” 一直没开口的张磊说话了,张磊一向是个低调阴狠的角色,只听他齿缝里透露出寒意,眼神阴鸷的盯着林昆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身手再好,难道想一个人对抗我们三大帮派?怕是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林昆淡淡的一笑:“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言罢,目光自马锦魁三人的脸上一扫而过,一股无形的威压爆发,笼罩在了三人的头顶。 林昆直接从三人的中间走了过去,老捷达依旧拦在马锦魁等人的面前,此刻林大兵王狂妄的不加掩饰,马锦魁等人的脸上全都凝上一层浓霜。 林昆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疯皇高级会所,马锦魁等人却仍站在原地,老捷达挡着他们的去路,此时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让人把这拦路的车给砸了,二是一行人等绕道过去,第一种方法彰显威风的同时也不至于丢了面子,但马锦魁、李富、张磊三人却没人下令那么做的,说到底他们还是畏惧这条身份不明的过江龙,能一夜之间干掉疯彪团伙,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过江龙! 李富和张磊都将目光看向了马锦魁,他们虽然各自占地为王,但马锦魁是资格最老的,无形中扮演着‘盟主’的角色,马锦魁也确实比李富和张磊二人沉稳,稍加思索之后什么话也没说,直接绕着老捷达走了过去。 李富和张磊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恨不得砸烂的老捷达,也跟着绕过去了。 林昆进到了疯皇高级会所的大门,会所不同于舞厅,会所白天的时候也营业,但此时的凤凰高级会所内,却一点也没有营业的模样,服务员一个个都如惊弓之鸟,一个个脸色都十分的难看,刚才马锦魁等人的到来,着实把他们都给惊坏了,现在疯彪被废已经是事实,疯皇高级会所以后肯定是要易主的,但在易主之前,一定会有一场不小的动荡。大部分的服务员都已经萌生了退意,都害怕将来发生什么动荡殃及到自己。 林昆走进来的时候,没有人上前打招呼,可见这些服务员也都无心在这工作了,林昆这次过来只是想看看情况,想要吞掉疯彪手底下的产业,必须要做的就是要先把疯彪给整消失了——要么给送进局子里,要么给丢进海里喂鱼,只有疯彪消失了,才可以光明正大的接手他的产业。 “找你们老板。”林昆走到吧台前,微笑着对一个品相姣好的女服务员道。 女服务员一脸畏惧的表情,现在对于这些服务员们来说可谓是草木皆兵,任何一个来会所的人,都会被他们潜意识里的当做想要来抢地盘的黑帮分子。 “嗯?”女服务员没反应,林昆冲她挥了挥手,女服务员这时才回过神来,唯唯诺诺的道:“我们老板……我们老板……他,他在楼上……” “怎么上去?”林昆笑着问。 “走左边的走廊,然后……”服务员话不等说完,突然闭嘴不说了,迎面在林昆的身后走来了一个管事的,这管事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和林昆有过过节的刘刚,澄澄同班同学刘小刚的爸爸,疯彪的财政军师。 “刘经理。”服务员小心谨慎的叫了一句。 刘刚并没有理会服务员,直接走到林昆的身边,主动附在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林先生,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相信我就跟我来一下。” 说完,刘刚转身就向一旁的走廊走去,林昆嘴角微微的一笑,跟在了身后。 刘刚带着林昆直接上了二楼,疯皇高级会所一共六层,刘刚把林昆带到了二楼的一个旮旯拐角,在这个拐角里有一个黑漆漆的小铁门,刘刚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林昆,他对林昆本来是充满仇恨的,但前段时间孩子出去游玩,他儿子刘小刚掉进了湖里,最终是林昆给救了出来,他心里又是十分的感激。 刘刚之前嚣张是嚣张了些,被林昆打了一顿之后,他也算是茅塞顿开,这世界上牛x的人多的是了,不要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开始臭得瑟了。 “林先生,谢谢你。”刘刚放下身段,主动跟林昆说道。 “谢什么?”林昆笑着说。 “你救了我儿子。”刘刚真诚的道。 “哈哈!”林昆故意开玩笑说:“我那也是误打误撞,早知道是你儿子,我才不救呢。” 刘刚知道林昆是在开玩笑,笑了笑,主动承认错误道:“林先生,最开始我们之间有误会,都是因为我瞎得瑟,你大人大量别放在心上。” “误会?”林昆笑着说:“我们之间有误会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哈哈!”刘刚也哈哈的笑了起来,“对,我们之间没误会,一直都没有。” “说吧,神秘兮兮的把我叫上来,有什么事?”林昆笑着直入主题道。 刘刚也不绕弯子,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小声的道:“林先生,我知道你想吞了疯彪手底下的产业,想吞他的产业要么先把他送进局子里,要么就……”抬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然后道:“我能帮上你!” “哦?”林昆笑着说:“你的意思是帮我做掉疯彪?” 刘刚摇头,道:“我刘刚就是一个会算账的小男人,别看长的身高马大的,平时连杀鸡都不敢,更别说是杀人了。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给你提供证据。” 林昆没有急着问证据,笑着说:“据我所知,你是疯彪的亲信,你这么做不会就是因为我救了小刚吧?” “不是。”刘刚谨慎的脸上隐现出一阵愤怒,道:“疯彪他多行不义,有今天的下场是迟早的事,他是对我不错,但他逼死了黄光明之后,还把黄光明的妻女软禁起来当他的泄欲工具……”越说,刘刚的表情越是激动。 林昆表情凛然,道:“有这样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