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留步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留步

刘幸福,林昆,章寒三人下了楼,动手是在三楼的大厅里,三楼的大厅里布置一些散桌,大厅的东边搭着一个舞台,平时有说书说相声的,偶尔还会有一两场京剧表演。 三楼是龙兴茶楼的一个特色,虽然布置的是散桌,却是休闲娱乐又或者商业闲聊的最佳场所,几乎每天晚上这里都是爆满,在座的不是富贾一方,就是达官贵人,或者吉森省道上那些半黑半白的大佬儿 们。 此时,三楼的大厅虽然吵闹,但还没有乱成一团,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正在竭力的控制着现场,这女人波浪的卷发,浓妆艳抹,身材窈窕好辣,实属难得一见的尤物。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龙兴茶楼刘幸福手下的大管家马丽娅,大眼睛高鼻梁,维吾尔族人。 其他的贵宾,这会儿都被身穿唐装的保安给保护住,周汉堂和陆跃打出人命也不怕,但若是伤到了这些贵宾,那龙兴茶楼的这块招牌,可就算是砸的彻底了,要知道过去的这些年里,龙兴茶楼里一次斗 殴事件没发生过,更是没有过顾客受伤的事情发生。 今天晚上不光斗殴发生了,而且还一发不可收拾,平日里如果有人在龙兴茶楼里起了矛盾,由龙兴茶楼的负责人出来协调两句,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压下火儿来。 可今天晚上可倒好,吉森省周家的三公子,和三林街区的掌事是铁了心要斗出个好歹来。 马丽娅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劝说,龙兴茶楼每一次都有相应的负责人,马丽娅是茶楼的总负责人,可以说在这茶楼里除了刘幸福,就属马丽娅说了最算,办事儿最有面儿。 “两位,我知道再多说只会让你们更加反感,可还是希望你们考虑一下我们龙兴茶楼的照片,至少也该念及我们刘老板的面子吧?” 马丽娅仍旧是面带微笑,不愠不火,这一份沉着冷静的心性,可不是常人能有的。 “招牌,面子!?” 周汉堂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他今天晚上来茶楼之前,是在外头喝过酒的,接到了消息之后便赶到了龙兴茶楼,揪起了正在听相声的陆跃就大打出手。 陆跃一身的腱子肉,常年也是练习拳脚的,自然不能被周汉堂这么给打了,马上还以颜色。 于是就有了今天晚上的这一出激烈的斗殴。 周汉堂大声笑过之后,冷的瞪着马丽娅,“姓马的小妞,我知道你在这茶楼的地位,我不是不给你面子,也不是不顾及龙兴茶楼的招牌,更不是不给你们刘老板的面子,今天……”目光转向一脸凶煞的陆 跃,“我就打死这个败坏我们家风的王八蛋!” 陆跃冷笑一声,目光阴鸷的看着周汉堂,“周汉堂,你是周先生的儿子不假,可我为周家做事尽心尽力,也是有人格尊严的,不是你随便说打就打,我陆跃是你们周家的人,不是狗!” “你特么还敢强词夺理,喝了点马尿就跟人说我弟弟的坏话,说他……我特么的打死你这王八蛋,还我们周家一个体面的门风!” 周汉堂拳头握的咯吱响,一步迈向了陆跃。 陆跃一边做好了招架的姿势,嘴上却是不闲着,“我说你弟弟什么坏话了?我那都是实话实说,他本来就被干的菊花松弛了,他是个假娘们,老子纯是找乐子,女人玩腻了,就换个男人玩玩,都是你情 我愿的事儿,用不着你在这儿咆哮!” 事态发展的已经够恶劣了,这两人要是再斗到一起,那今天晚上龙兴茶楼就要开了锅了。 马丽娅暗暗的一咬,一步就冲到了两人的中间,打算用自己的身体,强行将两人给隔开。 “住手!” 一声冷喝从楼梯口传来,周汉堂和陆跃停了下来,大厅里所有的人循声望去。 刘幸福走在前面,林昆和章寒跟在后面,这茶楼是他的地盘,这时候必须他站出来解决。 刘幸福对外人,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虽然刚才的一声冰冷,可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 刘幸福走到了大厅的中央,先是冲在场的众人拱了拱手,“诸位,我刘某人先在这里向大家道个欠,我龙形茶楼里发生了这么一档次事儿,是我刘某人管理不周,坏了大家喝茶听相声的雅兴,补偿谈不 上,都是我刘某人的一点心意,今天晚上咱们大家伙离开,都有今年最新的雨前龙井赠送,我们龙虾茶楼的特档茶叶,还望大家品尝。” 一番话,说的客气圆满,最新的雨前龙井,特档的茶叶,在场至少也有个三十多人,每人都送一份,费用少说也得二十几万。 在场的贵宾不差钱,接受的是刘幸福的这态度,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脸上都很满意。 刘幸福回过头,看向了一身酒气的周汉堂,又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紧张之色的陆跃。 “两位!” 刘幸福还是那么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来我龙兴茶楼喝茶的都是客,我曾立下过规矩,但凡在我茶楼里主动闹事的,那就是打我刘某人的脸,我刘某人一定会付出行动。” “刘老板,我……”陆跃马上开口说道,语气慌张,额头上更是出了一层冷汗。 “哼!” 周汉堂虽说心有顾忌,此时肚子里的二两黄汤正翻滚,借着酒劲儿几乎就忘了自己是谁,再加上这家伙的性子本来就刚烈,不说有勇无谋,但绝对是个地道的莽撞之人。 刘幸福眼睛微微一眯,自然忽略掉了周汉堂的态度,唇角淡淡的一笑,冲陆跃又拱了一下手,“陆掌事,你给我刘某人的面子,我刘某人记下了,今天这件事就不追究你了,不过你得向我这满堂的贵客 道个歉。” 陆跃一听可以周旋,马上松了一口气,冲刘幸福拱手还礼,“谢谢刘老大大人大量……” 说完,转过身向在场的众人拱手抱拳,“诸位,今天我陆跃多有冒犯,扰了大家的雅兴,希望诸位大佬不要怪罪,海涵……” 众人一笑了之,显然不是很买陆跃的帐。 陆跃脸上尴尬的了一阵,将目光看向了刘幸福,刘幸福微笑着说:“陆掌事,你现在可以走了,另外以后我这龙兴茶楼,你还是别来了,不是不欢迎你,实在怕再有意外发生,我们私下里可以做朋友, 但我这龙兴茶楼的规矩,是我定的我就要执行。” 陆跃哪敢说不,面对吉森省出了名的第一笑面虎,他这个洪林门的掌事没在这儿留下胳膊腿脚的,就算是老天开眼了,赶紧抱了一下拳,道了个别,灰溜溜的就走了。 “孬种,你还想走!?”周汉堂一声冷喝,迈出步子就向陆跃追了过去,不依不饶。 突然,一个人影拦在了他的面前,章寒瞪着一双冰冷的眸子直视着周汉堂,“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