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大家一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大家一乐

马家的势力一夜崩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马老爷子这棵常青树一倒,那本来看似团结的红缨帮内部,便各怀心思牟取私利。 夜色凄迷,像是一团散不开的忧愁,灯火璀璨的大街小巷,几家欢喜几家愁,一杯热茶下肚,闭上眼睛感受着人世间的情仇。 “队长,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刘幸福替林昆再次倒了杯茶,龙兴茶楼里最好的茶,只用来招待刘幸福心目中最重要的客人。 “等。” 林昆回了一句,起身走到窗边望向楼下。 章寒不太喜欢喝茶,咕咚的灌了一口酒,目光落在林昆的身上,“队长,我怎么觉得你不太高兴,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 章寒是一个粗老爷们,陌生人的面前冷如刀子,一个眼神都足以令人颤栗,熟人的满前就淳朴的多,有什么说什么从不拐弯抹角。 林昆还想在,今天离开马家庄园的时候,看到车里铁力的那一幕,铁力是没看到他的,虽然他知道马欣兰这个女人有野心,可她这么将铁力招到了身边,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算了,没什么。”林昆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冲刘幸福和章寒举了举,“干了。” 刘幸福笑着端起茶杯,章寒也将自己的酒杯斟满,三人一起仰起了头,将杯中的茶和酒喝光。 刘幸福忍不住的问:“队长,你说等,让我们等什么?” 林昆重新坐下,看着刘幸福和章寒,“马老爷子一死,吉森省肯定会掀起一波血雨腥风的浪潮,马欣兰再有能力,也无法支撑起现在的马家,马家很快就会从吉森省的第二大家,退步到一个近乎濒临的 境地。” 刘幸福恍然,道:“老大,你的意思是先让马家自动消亡,然后你再后起发力,吞了马家?” “老刘,你净特么胡说。”章寒瞪了刘幸福一眼,朗声道:“咱们队长就这么点儿格局?” “那……” 刘幸福看向林昆,脸上带着不解与好奇。 林昆也不卖关子,道:“马家,暂时不去管它,洪林门和红缨帮,这次肯定会斗的天翻地覆,我现在的当下要务,就是在吉森省扎下根。” 刘幸福心思转了转,想到林昆大面积的收购城北郊外的徒弟,再想到穆正仁如今还在吉森市,心里头马上恍然了,一副钦佩的模样看着林昆,“队长,你虽比我年轻,可见识和谋略却比我厉害多了,我 甘拜下风。” 林昆笑了一下,道:“刘哥,你就别在这儿夸我了,论起智谋和远见,你在整个吉森省都是出了名的,那些富贾掮客哪一个敢得罪你?” 刘幸福笑着说:“队长,你也别夸我了,我这老脸被你这么一夸,可马上就要红了。” 林昆笑着看向刘幸福和章寒,“大家既然都是兄弟,两位大哥也别一口一个队长了,林昆小你们几岁,你们直接喊我昆子就行了。” “这……” 刘幸福和章寒面面相觑,林昆笑着说:“咱们都是真性情的爷们,别受那些规矩束缚了,除非你们两个是真不把我当兄弟。” 章寒拎起了酒坛子,给自己倒满了一杯,又将刘幸福杯子里的茶水给倒了,换上了酒,林昆主动走过来,将杯子递了过去。 酒香四溢,三人举杯相碰,这一杯喝下去的不是酒,而是男人心间的热血与情义。 咚咚咚…… 三人刚放下酒杯,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刘幸福回了一声,“门没锁,进来。” 吱…… 古色古香的房门推开,一个面带惊慌之色的女服务员快步走进来,低着头到刘幸福的面前,“老板,楼下有人打起来了,劝不住。” 刘幸福眉毛一挑,方才还嬉笑的脸上,陡然间冷了两分,“楼下的那群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又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在我龙兴茶楼里闹事。” 小服务员战战兢兢,“保安们出手阻拦了,可都被闹事的那个人给打了,那个人好像是周家的少爷,另一个动手的也是周家的人,好像是三林街区的掌事的陆跃。” “靠!” 刘幸福直接爆了句粗口,“周家的这两个货什么意思,把我这里当成是试炼场了么?” 刘幸福气呼呼的就要出门,章寒也跟在后面,冷着一张脸似乎就要下去动手教训一番。 “等等!” 林昆完全没搞清楚状况,他知道周典有好几个儿子,之前挂掉的周汉涛是他最得意的一个,对于其他几个儿子的了解倒是很少。 刘幸福和章寒停下来,林昆笑着说:“刘哥,给我介绍介绍闹事的这两位,都是什么人?” 刘幸福暂时停下,对那个小服务员说:“你先下去让马丽娅稳住局面,我稍后就到。” 章寒道:“不用马丽娅稳住局面,我这就下去给那两个家伙点教训,我早就听说那个周汉全有两把刷子,陆跃也不赖,今个儿既然撞上了,我就和他们比比拳头。” 刘幸福道:“章寒,你冷静一点,昆子在这儿呢,咱们先商议一下,看看能不能让这出戏更精彩一点儿。” 说完,刘幸福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 透过这抹笑容,林昆似乎看到了刘幸福为什么能让吉森省的权贵掮客们害怕的影子。 刘幸福简单的给林昆介绍了一遍,这个周汉全是周典的三儿子,属于一个勇猛之辈,跟少林寺的老僧学过几年工夫,一双拳头据说在周典的几个儿子当中是最厉害的。 而那个陆跃,则是三林街区的掌事,生的一副魁梧的模样,手上的功夫也不弱,当初被周典看上,也是因为他能一个人放倒二十个大汉,后来在洪林门得到重用,做了三林街区的掌事,三林街区是洪林 门重要产业的分布地之一,这个掌事可是很有分量的。 不过,闹剧的是,陆跃跟周典的四儿子周汉亚关系很是暧昧,那周汉亚生的一副文弱的模样,在吉森省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提起周典的四儿子,大家都会异口同声的说一句——哦 ,那个女儿么? 林昆听完,心里大概有了了解,笑着说:“刘哥,你不会是想将这场火引到周汉亚身上吧?” 刘幸福笑着说:“既然周家看马家的热闹,那咱们也看看周家的热闹,大家一起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