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敌人与朋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敌人与朋友

漠北从军八年,执行过无数次九死一生的任务,敌人或是丧心病狂的毒枭,亦或者是声明威震一方的黑道大佬,甚至还有异国令人闻风丧胆的佣兵,以及那些藏匿在华夏的精英特工…… 向林昆挥出拳头的人无数,亮出武器的人无数,但最终这些人几乎都是同一个下场…… 死! 人类对死亡有着本能的恐惧,正是因为经历过了无数次九死一生的锤炼,才练就了林昆一身的杀气无形,他就像是一把插在剑鞘的利剑,外表朴实无华,可一旦剑出鞘,杀气纵横,放在任何一片硝烟弥 漫亦或者是杀气血腥的修罗战场,都将是令人战栗颤抖的存在。 祝缰听过林昆的名声,但却并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世界上太多有名无实的人,一个噱头,一个炒作,就是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也能给吹成闪闪发光的金子。 “啊!” 祝缰的拳头未至,声音已经到了近前,他那狰狞的面孔,像是地狱里爬出的修罗。 周围的人无不惊恐,目光同情的看向林昆,在场大多数的人不知道林昆是谁,甚至即便听过这个名字,也不知道这个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本事,除了刚才的那一记大快人心的飞鞋,他 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邻家的大男孩,或是市井上最常见的小混混。 呼啸…… 拳风凛冽,一片空间内的空气,仿佛都要随之沦陷,祝缰的这一拳凝聚了他浑身的力道与愤怒,没有退路,没有余地,这一拳若是砸在林昆的脸上,即便是钢筋铁骨,也得凹下去一块。 马欣兰距离林昆最近,此时感受到了迎面的拳风,与那铺天盖地一般的杀气,她本来对林昆十足的自信也出现了松动,她想大声的喊出来,让林昆小心,可一切只是电石花火之间,她那樱红的两瓣嘴唇 刚刚张开一道缝隙,空气中便是一声结实沉闷的声响…… 铿! 就像是一记铁锤,对上了另外的一记铁锤。 所有人的瞳孔放大,也有闭上眼睛不敢去看的,本来嘈杂的灵堂大厅,一瞬间只剩下冥纸在火盆里燃烧的细微声响。 静止了…… 在这一刻空气仿佛凝滞了,林昆脚下丝毫未动,抬起一只拳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而对面的祝缰,马步扎稳,拳头和林昆的拳头对在了一起,脸上那狰狞的表情始终如一,只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祝缰忽然收回了拳头,黑着一张脸看着林昆,语气平静的问:“小子,你是跟谁学的功夫?” 林昆嘴角淡淡的撇,抬起脚冲着祝缰的小腹就是一脚,祝缰好似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一样,砰的一声响,整个人挨了个瓷实,脚底下连连向后倒退,一直退了四五步才堪堪的稳住了身形。 众人脸上的表情一片凛然,就在大家以为祝缰一定会暴跳如雷,再一次记向林昆攻击过去的时候,祝缰竟头也不回的向着大门外走去,脸上的表情一阵红一阵白。 “祝缰,你怎么走了,我的事儿还没完呢!”马功愣神片刻,马上回过神,冲着已经走到门口的祝缰喊了一声。 “马少爷,你的事儿我今天无法帮你……” 噗! 祝缰的话不等说完,整个人猛的一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血中带着血块,刚才挥出去和林昆对凿了一拳的胳膊,也如同绳子一般软哒哒的耷拉了下来。 “这……” 马功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难看起来,大厅里所有的人,脸上的表情再一次震惊,马欣兰的脸上则浮现出一抹欣慰。 “马少爷,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祝缰说完,强撑起了身子走出了门外。 “欣、欣兰……” 马功的反应也是够快,马上回过头一副讨好的模样看向马欣兰,他的目光根本不敢去看林昆,讨好的笑道:“欣兰,今天就先到此为止,二哥还有事要忙,大哥和爸的葬礼就多劳你……” “滚!” 马欣兰冷的一声打断,马功脸上的笑容一僵,马上灰溜溜的逃也似的离开。 林昆笑着问马欣兰,“怎么不杀了他?” 马欣兰感激的看了林昆一眼,又回过头看向灵堂里父亲和大哥的照片,语气平静之中带着一丝冰冷,“如果我爸还活着,我一定会当着他的面杀了这从畜生,现在我不想让这畜生脏了我父亲的葬礼,等 到我父亲和大哥入土为安的时候,就是马功的死期。” 林昆看了一眼被众人扶起来的扈强,扈强一副羞愧的模样,但还是说了一声,“林先生,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林昆笑着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又回过头看向马欣兰,“甘向南呢?” 马欣兰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道:“他有事去忙了。” 林昆笑着说:“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还是让他尽快回来吧,他身手不错,能撑一撑场子,这一次我赶上了,下一次不一定这么巧,我先告辞了。” 马欣兰打算送林昆,被林昆给制止了,“忙马老先生和你大哥的后事吧。” 林昆离去,马欣兰的神情里有些落寞和愧疚,但马上这么落寞与愧疚,便被冰冷所取代,她微微昂了昂头,看向外面那广袤湛蓝的天空,一双秀拳微微握紧。 扈强一步一晃的走了过来,小声的说:“欣兰,我们欠了林昆一个人情。” 马欣兰点点头,但旋即道:“人情我记下了,但他将是我最大的敌人。” 扈强犹豫了一下,说:“不太好吧。” 马欣兰回过头望向父亲的遗像,“我爸没完成的事业,我一定要完成。” 扈强还想再劝说,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林昆离开马家的私人庄园,他就是不放心马欣兰这边的情况,结果果然撞上了。 开车驶到庄园的大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旁边开了过去,林昆只是很随意的看了一眼,车里一个熟悉的侧脸闪过。 “铁力?” 林昆一脚刹车,脸上一阵惊讶的神色,旋即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轻轻的叹了一声,望向庄园门口大牌匾上的‘马’字,有些人生来就是朋友,有些人生来就是敌人,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