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反骨败类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反骨败类

“好,扈强,我知道你对马小姐忠心,只是不知道是你的忠心可鉴,还是我的拳头硬?”祝缰阴冷的一笑,也没有过多的废话,一步向扈强踏了过来。 呼…… 拳风乍起,奔着扈强的面门就砸了过来。 扈强赶紧双手格挡,铿的一声,拳头砸在了胳膊上,扈强脚下不稳,一口气退了四五步,等双脚重新站稳,马上便是一声喝吼,向祝缰扑了过来。 “呵呵……” 祝缰嘴角冷笑,“不自量力,找死!” 砰…… 眼看着扈强的拳头,就要砸在祝缰的面门上,始终未动的祝缰,突然的一脚踹出,正中扈强的小腹,这一脚又快有准,扈强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进攻上,甚至他本来就知道不是祝缰的对手,打算以自损一 千伤敌八百的方式鏖战。 可实力的差距就是如此的残酷,即便打算以搏命,也依旧毫无胜算。 “啊!” 扈强一声同脚,捂着小腹,身体躬成了虾米状倒飞了出去,呼通的一声响,直接摔在了灵堂里的两口棺材前。 “噗……” 扈强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重新站起来,结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彻底瘫软在地上,嘴角挂着血丝,只能一脸不甘的看向祝缰,咬牙说:“祝缰,你不能伤害欣兰,不能!” 祝缰阴冷的一笑,目光不屑的从扈强的脸上扫过,“败者,没有提条件的资格。”目光看向马欣兰,“马小姐,念在马老爷子的面儿上,我可以不跟你动手,但马功公子的条件,你还是要考虑一下,不要 让我这个做下人的太难办了。” 马欣兰面无表情的一张脸,透着一副不甘,看了一眼地上嘴角挂着血丝的扈强,握紧了拳头,再回过头昂然的看着祝缰,“祝缰,你就是我们马家的一条狗,疯狗,想要从我的手中,争夺我们马家的一 切,除非我死了!” 祝缰冷笑,摇头,再冷笑,“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我以为大小姐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看来还是免不了俗啊,既然大小姐这么执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祝缰脸上的表情霎时间阴冷起来,不等马欣兰出手,他已经先一步向马欣兰攻击了过来。 拳风呼啸,带着一股雷霆万钧之势,马万元的手下曾经有四大干将,但这四个干将里,唯有祝缰的战力值最高。 祝缰算是马万元的左膀右臂,但重用程度始终一般,其实马老爷子早就看出来这个人功利心强,容易生反骨。 马欣兰脚下马步扎稳,她打小就跟父亲学习武功,二十多年的苦练,可惜资质一般,但如今为了马家的财产与荣耀,她必须舍命一搏,当着父亲的灵堂,她要用马家儿女的血性守护家族的荣耀。 铿、铿、砰! 祝缰一口气挥出了三拳,马欣兰强行的全都接下来,脚底下接连倒退了三步。 祝缰手上稍稍一停,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不错嘛,大小姐。” 马欣兰一直神色凝重,她心知不是祝缰的对手,趁着喘息的间隙,快速的一脚冲祝缰踢过去。 祝缰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身子向后退了半步,手上快速的一抓,直接将马欣兰的小腿抓在了手里,稍稍的往前一带…… 马欣兰的身子马上失去了中心,一个不稳就要摔倒,祝缰这时脚下一个马步,身体大力的向前一撞,肩头直接撞向了马欣兰的胸口。 马欣兰此时想要躲闪,根本来不及,这势大力沉的一记沉肩撞,都能把骨头给撞碎了,真要是撞在了她的胸上,一对傲然的玉峰,怕是会遭受重创。 千钧一发之际,整个大厅里的人全都捏了一把冷汗,甚至就是禽兽脾性的马功,也有些不忍心看着妹妹的胸被撞碎。 马欣兰正值芳龄、如花似玉,若是胸口被撞成了残缺,实在是令人感到惋惜。 呼……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一道闪过,一只44码的旅游鞋破空而来,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啪的一声响,直接打在了祝缰的脑门上。 声音清脆,带着一阵铿锵之势,要说一只鞋的杀伤力有多大,此时的祝缰最有发言权。 “啊!” 祝缰一声惨叫,半边的脑袋,感觉就像是被铁锤砸了一样,整个人猛的一个趔趄,向着一旁对倒去,几乎就是擦着马欣兰的肩膀,摔倒在了地上。 呼通…… 这摔倒的声音,光是听着就让人觉得疼。 祝缰龇牙咧嘴的又是一声嚎叫,猛的甩了甩头,从地上强行的弹了起来,目光凶狠的瞪着四周一片茫然愣神的众人,喝吼道:“md,是谁扔的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都不知道这只从天而降的旅游鞋,到底是谁的。 马欣兰也愣了,她本来已经咬牙做好了迎接痛苦的准备,可现在却是这结果。 无人回应,祝缰更是猖狂的大吼起来,“md,非要等我揪出来,弄死你们好么?” 围观的众人心中多有怒火,可无人敢冲祝缰发泄。 “哟呵,好大的口气,你站在这儿妨碍我的鞋飞行,居然还有理了?” 轻佻的声音,从大厅的门口传来,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焦过去。 林明光着一只脚,另一只脚穿着旅游鞋,慢悠悠的最了进来,嘴角衔着半截烟。 马功一看到林昆,本能的就是一阵害怕,他之前缠着俞苏的时候,和林昆撞上过,结果被林昆一顿大巴掌猛抽。 祝缰阴狠的向林昆瞪过来,“你是?” 林昆微微一笑,根本就不回答他,走到了马欣兰的旁边,“马姑娘,我来晚了。” 见到林昆,马欣兰的内心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看到了希望,知道今天的这件事已经有了结果,感激的说:“林先生,谢谢你!” 林昆笑着说:“不用客气,大家毕竟是朋友一场,又是盟友,你们马家有困难,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我就猜马公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果然这么快就来了。” 林昆的目光看向了一脸紧张的马功,马功更是赶紧向门口退了退,随时准备逃跑。 “md,找死!” 祝缰完全被林昆无视,羞愤交加,怒喝一声张开了一双拳头,向着林昆就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