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不要脸的马功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不要脸的马功

短短的一天时间,吉森省就发生了两件大事,盛名一时的马家,先是大公子马成被杀,紧接着家主老爷子马万元也死于非命。 昔日马家昌盛的时候,不少的拉帮结伙的一群小混混,都对马家俯首称臣表忠心,现如今马家这栋摩天大厦轰然间近乎坍塌,曾经受马家庇护的一群人,一个个都眼红了起来,对马家那偌大的家业视作 肥肉。 吉森省其他的一些小团伙,这时也已经开始有所行动,要从马家的身上叨下一块肉来。 此时此刻,心情最沉重的要属马欣兰,她一方面操持着父亲与大哥的葬礼,一方面又要忍受着马家现如今内外忧患的局面。 马家的私人山庄里,马万元和马成的尸体按照习俗摆放,现场的大厅里不少的人,这些人除了马家的下人,几乎都是和马家沾亲带故的,这些人里有好有坏的,有的纯是寄生虫一样的存在,有的则是真 的心甘情愿替马家效力。 马欣兰一身麻衣站在父亲和大哥的灵堂前,扈强这时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贴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马欣兰听完之后脸上的表情倏的一冷,“他还有脸回来!?” 扈强面有为难、担心的说:“马功不是一个人回来的,祝缰也跟着他一起来了,他们还带了人手,应该是来者不善,我们怎么办?” 马欣兰神色沉着,道:“甘向南和铁力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扈强道:“最快也要在明天,我先召集人手?” 马欣兰摇了摇头,冰冷的目光投向了大厅门口,“不用了,已经来不及了。” 扈强回过头,脸上神色一瞬间更加不安起来,咬着牙说:“欣兰,表哥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 马欣兰没有说话,眼神直直的看着走进来的马功,马功前脚一迈进大厅,便是嚎啕大哭起来,“爸,大哥,你们死的好惨啊!” 满脸泪光,一副沉痛令人动容的模样,如果早先不知道马成就是被他杀的,真还就以为马功是一个有良心的人,为大哥和父亲悲伤。 马功边哭边来到了灵堂前,扑腾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一副悲壮的模样说:“爸,大哥,你们死的冤枉,我会替你们报仇的……” 一副假仁假义的模样,哭了几分钟后,大厅里不管是马家的下人,还是马家的亲戚,没有一个上来扶他的,相反都用一阵厌恶的表情看着他,大家伙心知肚明,马老爷子的死,和大公子的死,都和马功 有脱不开的关系。 马功哭了半天,见没人来扶他,倒是不觉得尴尬,从地上擦着眼泪站了起来,对一直冷着脸的马欣兰说:“妹妹,爸和大哥都走了,俗话说长兄如父,现在你就我这么一个哥哥,以后有什么委屈尽管跟 二哥说。” 马欣兰并没有搭理马功的意思,没有回他。 马功话锋一转,继续又说:“妹妹,现在爸和大哥都不在了,咱们马家不能一日没有人挑起大梁,管理家业辛苦,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不容易,这件事就交给二哥来做吧。” 马功此话一出,灵堂上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小声的叫骂了: “这个丧心病狂不要脸的禽兽,居然还有脸回来争家产!” “树不要皮得死,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马功这个禽兽,真是人渣中的人渣啊!” …… 叫骂声一片,不少都落在了马功的耳朵里,马功的脸色瞬间那看起来,冲着周围的一群人就大骂:“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md,是我们家养了你们这群人,信不信我现在就都把你们赶走。” 被马功这么一顿喝斥,周围的人倒也不敢出声了。 马功回过头,脸上方才那伪善的笑容消失了,换上了一副凌厉的模样瞪着马欣兰,“妹妹,可别怪二哥没给你机会,马家这偌大的家业,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你一个女儿身,早晚都是要嫁人的,二哥我 念在我们兄妹情深……” 马欣兰冷漠的打断,“否则,你也要像对父亲和大哥那样,把我也除掉么?” 马功脸上的表情一愣,眼神中的狰狞之色陡然乍现,那两道炯炯的寒光盯着马欣兰,“所以,妹妹你还是要想开点的好。” 马欣兰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祝缰,冷笑一声,说:“祝缰,你是我的手下,我爸这么多年待你不薄,现在你却要帮这个弑父弑兄的亲手败类么?” 祝缰撇嘴一笑,“大小姐,你这么说,我可不认同,我祝缰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你应该清楚,我在乎的只有我的利益,马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我是他的手下,现在他已经去世了,我祝缰有另择其主的权 力,很不幸我并不看好你,反倒是二公子让我觉得更实际。” 马欣兰冷笑着说:“他给你什么好处了?” 祝缰笑着说:“这个你就别问了,我也替二公子说一句话,大小姐你如果识时务的话,最好还是兄妹和睦的好。” “否则,你要对我动手么?”马欣兰面色冰冷。 马家的一干亲戚里,也并非各个都是白眼狼,还是有不少的忠义之人的,这时马上都站出来,站在了马欣兰一边。 祝缰目光冷漠的扫视众人,道:“就凭你们这一群垃圾,好像和我作对?别说你们,就是你们大小姐手下的一号高手甘向南那小子在,我也不放在眼里。” 众人马上心生怯意,祝缰的手段,他们不少人还是知道的,马万元手下本来有四大金刚,这祝缰排在四大金刚之末,却是这四个人里最可怕的一个。 “祝缰,你别太狂妄了,我舅舅的手下,可不光你一个能人,还有另外三个!” 扈强站了出来,冷声的冲祝缰喝吼了一声。 祝缰眼神蔑视的看着扈强,“对啊,马老先生的手下,确实还有另外三个狠人,要不大小姐打电话给他们三个,看看那三个家伙会不会来帮你们?” 扈强拿起手机便要打,却是被马欣兰一把拦下,马欣兰语气平稳,可也透着绝望与无奈,“算了,他们不会来的。” 扈强咬紧牙关不甘心,一双拳头握紧,冲着祝缰就吼道:“祝缰,我扈强不惧你,你要是想对欣兰动手,先过了我这一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