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暗杀成功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暗杀成功

一身白大褂的男人,趁着高级病房区的短暂慌乱,从容不迫的走进了606病房。 吱…… 病房的门打开,男人确定了一下躺在床上的是马万元之后,便掩上了房门。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祝缰,马万元手下的一员得力干将。 祝缰从兜里摸出了准备好的手术刀,来到了马万元的病床前,看着床上扔处在昏迷状态的马万元,结下了围在嘴上的口罩,冷笑了一声叹息道:“马老,你对我祝缰有恩,可你不该把家业传给马欣兰, 我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不想再这么替人卖命了,马功少爷许诺了我一份好处,应该够我以后吃喝的,反正你也是将是之人,我就来送你一程吧,就当成全我祝缰和你的二少爷了,你一路走好……” 说着,祝缰将手术刀抵在了马万元的脖子上,往左偏三寸的地方就是动脉,只要轻轻的一割,用不了多久马万元就会流血过多而死,但最终祝缰没有割下去,心中多少还是念及一些旧情。 祝缰将手术刀收了起来,抓起了被角,解下了马万元嘴上的氧气罩,然后将被角恨恨的摁在了马万元的嘴上。 马万元似乎感受到了危险,迷蒙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看清祝缰的脸,眼神里没有什么波澜,很快变合上了眼。 这一闭上眼睛就是永远…… 扈强一直追到了楼下,忽然想起来楼上的病房还没人照顾,心里头一下子慌了起来,莫非是中了什么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扈强赶紧转身回到楼上,可当他推开病房的一刹那,看到床头的心电图仪器没了波动,整个人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过了足足十几秒钟,他才一步步的走进了病房,然后扑腾的一声跪在了马万元的病床前,声音里带着哭腔道:“舅舅,都是外甥不好,害的你丢了性命……” …… 林昆来到了龙兴茶楼,和刘幸福、章寒坐在了一起,刘幸福在吉森省有足够的眼线,只要他想查出的事情,多半都是可以查的出来,即便不是水落石出,稍微加一些推断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林昆目前想要搞清楚的是,周典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离间了马成和马功,并害的马成丢了性命,马功被红缨帮追杀,除了要瓦解红缨帮,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经过了一番分析之后,再加上刘幸福得到的情报,最终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接下来周典很可能要马万元的命。 只要马万元一天不死,红缨帮就一天不散,只要马万元意思,红缨帮马上就会是一盘散沙,到时候洪林门就可以在红缨帮的地盘上为所欲为。 一念至此,林昆赶紧拿起手机给马欣兰打电话,电话接通以后,不等马欣兰说话,林昆马上说:“马欣兰,你听着,现在不管你在忙什么,立马加派人手保护马老爷子,周典要对他下手!” 马家的私人庄园里,马欣兰接到了林昆的电话之后,马上就拨出了扈强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半天才被接通,马欣兰开口说:“表哥,医院的情况怎么样了?” 电话里一阵沉默,马欣兰的心顿时咯噔一声,“表哥,我爸现在怎么样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传来了扈强那带着哽咽的声音,“欣兰,对不起,都怪我……” 马欣兰马上眉毛竖起来,“到底怎么了!?” 扈强道:“舅舅他,舅舅他被人害了。” 啪…… 马欣兰手里的手机掉到了地上,整个人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神空洞,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悲伤,周围的人赶紧过来将她扶起。 一日之内先是失去了大哥,又失去了父亲,这强大的打击顿时让她脑袋里一片空白,内心的悲伤已经不是用言语能形容的了,泪水唰的一下涌流。 城郊外的周家山庄,马功坐立难安,等了大半天终于等到了祝缰打来的电话。 “怎么样了?”马功迫不及待的问道,不等祝缰说话,马功又说:“如果没有成功,这件事暂缓执行,我再……” 不等他把话说完,祝缰冷漠的声音传来,“二少爷,老爷已经归天了,你可以出来了。” “啊?” 马功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祝缰,你没和我开玩笑吧,我爸他……” 祝缰冷笑着说:“听二少爷的语气,好像是后悔了?这天底下可没有后悔药,马老爷子已经死了,你可以回到马家了。” 马功支支吾吾,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磨蹭了半天,最后终于开口了,“祝缰,你是知道我的,我手底下没什么狠人,这一次你可一定要挺我啊。” 祝缰声音冷冷的说:“二少爷,人我已经帮你杀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马功马上道:“不不不,祝缰你别误会,你是我爸手下的大将,我一直很钦佩你,只要你能继续帮我夺回马家的产业,我以后可以分……分你一半!” “哦?” 祝缰的声音似乎来了兴致,“二少爷你舍得?” 马功道:“我小时偶我爸就教过我,对人一定要公平,要论功行赏,你只要帮我夺回马家属于我的东西,我保证分你一半家业,到时候你就可以自立门户了。” 祝缰呵呵的一笑,道:“好,什么时候动手?” 马功想了想,道:“大后天,我哥和我爸的葬礼,我们去把马欣兰给制服了!” 祝缰笑着说:“好!” 嘟嘟嘟…… 祝缰先挂断了电话,马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神色茫然,眼中有悲伤,望着窗外的远方喃喃道:“爸,对不起,这都是你逼我的,我本来不想的。” 城北郊外的地皮收购成功,林昆倒也不避讳李春生的身份,当吉森省商界的大佬们得知李春生就是林昆的人,是天茂房地产有限公司的人,全都投来了嘲笑的声音,天茂集团一定是疯了,居然会花钱收 购那么一片不值钱的地皮。 周典坐在家里的太师椅上,听着福伯汇报,心情也是大好,首先他听到了马万元死的消息,这个心腹大患终于除掉了,马家现在只剩下一个空壳,接下来他便可以施行他的计划了。 当听福伯汇报林昆设计收购城北郊外的土地的时候,周典则放声大笑,嘲讽林昆这个败家子,一点商业眼光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