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章:医院暗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医院暗杀

红缨帮上上下下,马万元最得力的一个手下,名叫祝缰,就是马功打电话的这个人。 祝缰年过四十,天生的一副凶煞相,不说他对马万元有多忠心,只是马万元这些年一直待他不薄,祝缰爱财爱权势,这些马万元都最大限度的满足他,祝缰也替马万元做了不少的事,跟了马万元二十几 年,可以说一双手上沾满了无数敌人的鲜血,甚至身上还背过命案,在监狱里待过三年。 马功和祝缰的关系微妙,祝缰并不是很看好马功,但马功却是马万元三个孩子里,最认可的一个,祝缰是一个极端的人,不讲什么情义,只讲究个人的利益最大化,如今马功杀了马成,这在祝缰看来是 个男人该干的,敢有人跟老子争夺利益,就要他的命! 祝缰是最不愿看到马欣兰继承马家的家业,马欣兰是一个打骨子里就高冷的女人,有着聪明的头脑,和极强的原则,颇有几分马老爷子年轻时候的模样,不过马欣兰对他却并没有什么好感,几次在马老 爷子的面前劝说,让马老爷子不要再重用他,一来说他无情无义过于爱财,另外一方面说在他的身上投入太大的成本,得不偿失。 祝缰心里压着火,却始终无从发泄,有马老爷子在,他自然不能对马欣兰怎么样,他心里还是很顾忌马万元的,或者说一个健康的马万元,马万元的身上可比他厉害的多。 只是如今马万元重病只剩下最后一气,他便不再顾忌,而且马万元决定将马家交给马欣兰管理,这让他打骨子里感到不爽。 祝缰此时光着上半身,坐在一间公寓的沙发上,不远的床上躺着一个面色潮红的尤物。 事儿刚刚办到一半,就被马功的电话给打断了,他没有继续和那尤物运动下去的欲望。 点了一根烟,夹在手指中间,轻轻的吐出了一口烟气,他那张本来就凶煞的一张脸,笼罩在烟气下,更显的有些令人感到害怕。 “祝爷,您还来么,人家还想要呢。”尤物的声音从床上传来,软绵绵的很是撩人。 “我出去办点事,你给我乖乖的等着。”祝缰掐灭了烟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 吉森市最大的中心医院里,医院似乎每天都很忙,总是有来自各地的病人就诊,此时顶楼的高级病房区,却显得很是安静。 能来这个区域住院的,都是一些富家人,或者是权贵人,自身的素质是一方面,另外能住进来除了要高价的住院费,其余的门槛也是很高,为的就是营造一个优秀的环境。 要是随随便便,有钱就能住进来,就现在人的有钱程度,估计对于一般的有钱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有钱人也生病啊,这里还不成了菜市场一样,吵吵闹闹。 叮…… 电梯的门开了,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从里面出来,出来之后,他便低着头向病房606走去。 “先生,请问您是来探望病人的么?”身旁的服务台后面,一个小护士站起来问道。 这人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往前走,小护士一见这情况,赶紧从服务台后追了出来,“先生,这是里高级病房区,不能随便探访。” 男人还是不说话,就像是个聋子,又像是个哑巴,他脸上的表情木然发冷,小护士追到他的身旁,只看了他的脸一眼便打心底发冷。 “先生,请留步!” 小护士微微的一愣,赶紧又喊了一声,喊完了之后,马上又冲走廊的另一头喊,“保……” 只说出了一个字,耳边却响起了男人冰冷的声音,“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小声点。” 小护士慢慢的回过头,只见男人的腋下,亮出了一把雪亮的短刀,刀刃的光芒正好照在了她的脸上。 小护士哪见过这种阵仗,仿佛只要她继续再喊下去,这把刀子马上便能插进她的身体里。 小护士一下子呆住了,男人加快了脚步,向606病房走了去,门口站着两个负责保护的年轻人,这两人都是红缨帮里的手下。 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直接奔着这两人走了过去,这两人已经注意到鸭舌帽男了,两人都是一副警惕的模样,其中一人冲鸭舌帽男喝道:“干什么的,给我站住别动!” 鸭舌帽男根本就不听他的,快走了两步,直接掏出了刀子,出手的速度那叫一个快…… 唰! 刚才还喝喊的男人,此时胸口开了一道大口子,血水一下喷溅了起来,走廊里顿时响起‘啊’的一声惨叫,同时‘啊’的一阵尖叫。 惨叫是被开了胸膛的男人发出的,尖叫是小护士发出的。 另一个男人伸手便要过来夺鸭舌帽男手里的刀,结果鸭舌帽男手上的刀子如同泥鳅般的一个游走,绕在了他的肩膀就是一刀看下。 噗嗤…… 一刀下去,男人的肩膀上顿时喷出一道血浪,这还不算完呢,不等这男人惨叫出声,鸭舌帽男手里的刀子,又是绕到了男人的另一个肩膀上,又是噗嗤的一声响…… 男人好好的一对胳膊,马上就耷拉了下来。 “垃圾。” 鸭舌帽男冷笑一声,直接推开了病房的门。 “谁!” 病房里,扈强正陪着还在昏迷的马万元,刚才病房外面的声音,他已经听到了,这会儿已经提前有了心理准备,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甩棍。 “要那个老不死命的。”鸭舌帽男阴测测的一笑。 扈强脸上的表情凝重,眯着眼睛打量了鸭舌帽男一眼,模样有些熟悉,可他不认得。 唰…… 鸭舌帽男挥着刀子就向扈强砍了过来,扈强手上也是有些真功夫的,挥着甩棍就迎击过去。 叮叮铛铛的一阵交击,两人斗了十余招,扈强渐渐占据了上风,那鸭舌帽男嘴里咕哝了一声,“不好,碰上硬点子了!md,雇我的那混蛋不是说这里没有高手么!”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足以让扈强听到,又是一阵交击之后,鸭舌帽男转身就向们外逃去。 “别走!” 扈强有心想要制服这个鸭舌帽男,问一问是谁派他来的,紧跟在身后就追出了病房。 这时…… 在顶层病房的一个医生办公室里,走出了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这男人身材魁梧,一双大手很是粗糙,怎么看都不像是握手术刀的人,男人目光阴鸷,向着606就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