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丧心病狂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丧心病狂

看到周汉全嘴角笑容的那一刻,马功知道自己十有八九是掉入这混蛋的陷阱里,他不傻,最基本的事儿还是能看出来的,不光是周汉全,就是对面坐着的周典,也一定在打着他的主意。 马功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对他们有什么意义,他现在就是一个丧家犬,如果不是躲在这里,恐怕随时随地都能被红缨帮的人抓回去,回去几乎就是个死。 周汉全开口了,他嘴角的笑容收敛,摆出了一副和善的模样,只是这和善的背后,更多的是虚伪,“马公子,我知道你名下有不少的产业,不如一起归到我们洪林门,你现在反正也不方便出去,这些产 业就由我帮你管理吧。” “周汉全,你……”马功气急的喊了一声。 话不等说完,就被周汉全笑着打断,“马功,你先别这么激动,我爸可是在这儿呢,当着老子的面儿骂儿子,那不就是不给老子的面子么?我爸对你可不薄吧,我对你也不薄吧,给你这么好的地方住着 ,吃着,还有女人玩,现在我要是把你从这山庄里赶出去,你觉得你能活的过三天么?不说你爸不会放过你,就是你之前的罪过的那些仇人,怕是也会伺机要了你的命吧。” 马功咬紧着牙关不松口,周汉全一副笑脸的模样,僵持了几秒钟之后,周典打了个圆场,笑着说:“马功,汉全,瞧瞧你们俩,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啊,马功,你也别误会,汉全的意思是由他替你管理那 些产业,否则的话,你的那些产业还不被下面的人给吞了?” “再说了,周叔叔刚才答应你的可是帮你夺回家业,难道你们马家的家业,还不如你名下的那些产业么?” 马功看向周典,脸上的表情松动了,“周叔叔,你没和我开玩笑吧,我真的能拿回属于我的家业?我现在可是连门都不敢出,我爸一定会要了我的命的。” 周典笑着说:“以你爸的性格和脾气,要了你的命是正常的,不要你的命才是不正常的,你说他也是的,都一把年纪的人,身体状况还那么的差,为什么偏偏和你一个孩子过不去呢?” “你是杀了你大哥,可这事也不完全怪你啊,天底下哪有一个巴掌能拍响的事儿,再说你也是误杀,又不是故意的。” “对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事也不都怪我,都是我大哥,他非要和我争,我本来只是想吓唬他,谁知道他真的和我动手,我,我也能正当防卫……” 说着,马功脸上的表情沮丧慌张起来,两只手开始抓着头发,一副懊恼的模样,说:“可,可我爸他不会信的,他也不会替我这么考虑的,我是真没办法,真没办法,我到底要怎么办。” 周典笑着说:“贤侄,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听。” 马功道:“愿意,当然愿意听了,周叔你快说。” 周典笑着说:“只要你有爸在,红缨帮上下便不会散,你想要出去就没机会,倘若你爸不在了,红缨帮上下就会一滩散沙,这时候就是你出去夺回属于你的东西的最佳时机,放心,周叔会帮你的,到时 候出人出钱出力。” 马功听完,脸上一阵犹豫、焦躁,“周叔,可我爸现在他毕竟还在,我……我难道要等到他不在了再出去,再去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周典笑着说:“如果真等到那个时候,恐怕马欣兰已经完全掌控了马家。” 马功道:“周叔,你到底想到的是什么主意,快告诉我吧,我不要像一个丧家犬一样躲在这儿,我要出去,出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要活的风风光光。” 周典笑着说:“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爸必须要现在就没了,你才能出去,才是你出去的最佳时机,你说呢?” 马功脸色一凛,看着周典说:“周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 周典笑着说:“你爸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一次我听说又住进了医院,反正也没多少时日了,可你等不起啊,话我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剩下的你自己考虑,周叔这么帮你,条件只有一个,等你掌控 了马家,只希望我们不再是对头,一起对付姓林的那小子。” 周汉全还想要再说什么,被周典打断,笑着说:“汉全,给马功点考虑的时间,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我想他能想明白。” 周典起身离开,周汉全和老黑紧随其后。 房间的门关上,马功神色木然的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他此时的心情糟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站了起来,走到了餐桌旁,拧开了一瓶白酒,拿起筷子边吃边喝起来。 吃饱了喝足了,马功打了个响亮的酒嗝,他狠狠的将酒瓶子砸在了地上,满嘴酒气的大骂一句,“md,老子才不要像一只丧家犬一样活着,我是马家的公子,我应该继承马家的产业,而不是被一个女人 抢了属于我的东西!” 说着,马功的眼神里出现了一抹狞色与杀气,咬着牙关恶狠狠的说:“爸,我本来是想要好好孝敬你,可你偏偏不早点把家业传给我,我和我哥争,那是为了让你看到我比他更优秀,现在这一切都是你 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哗啦…… 马功又将桌上的菜盘子,一下子全都掀到了地上,“爸,反正你也没多久的活头了,就算是为了我,你提前去和我哥见面吧,到了下面你们俩也好做个伴,要是见了我妈,让她保佑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东 西,至于欣兰,我会让他明白,我这个当哥哥的比她优秀,马家的产业就应该是我马功的!” 马功拿出了手机,忽略到了一堆未接电话,翻找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祝缰,我是二少爷,有一件事你替我去办,只要是办成了,少不了你好处!” 对面一个阴沉的声音说:“二少爷,你现在还敢给我打电话,就不怕我告诉老爷么?” 马功冷哼一声,道:“我知道你不会,我也知道你是什么货色,只要是你替我办了这件事,以后马家有你一半江山!” 对面的人阴沉的笑道:“此话当真?” “别废话了,我就问你敢不敢办吧?” “什么事儿?” “去医院,替送我爸走最后的一程。” 电话的对面沉默了,过了足足半分钟,才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好,我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