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条件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条件

一番云雨过后,马功的心情好了不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对躺在床上半遮半掩的女服务员说:“感觉不错,以后要不要跟着我?知道我是谁么?” 女服务员表现的很淡定,嘴角妖娆的一笑,“马公子,你还是先保住自己再说,马老爷子的脾气好像不太好,何况你还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妹妹。” 马功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冷,瞪着女服务员说:“你到底是谁,你不像是个服务员?” 女服务员坐了起来,几分自恋的抚摸着自己的下巴,笑着说:“长的像我这么漂亮,要还做服务员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是二公子觉得你太过紧张,安排我过来陪你,你还满意吧?” “二公子?”马功说:“你是说周汉全么?” “我们都叫他二公子,你最好也叫他二公子,他不喜欢别人直呼他的名字的。” “哼!” 马功气汹汹的冷哼了一声,道:“都是因为他,否则的话,我怎么可能去和我大哥动手,他,一定是他故意害我的!” “哎哟,马公子,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哦。” 女服务员拣起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上,“二公子可是没让你去和你大哥动手,我听说二公子只是让你去和你大哥谈谈吧,你们俩兄弟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没必要为了一点礼仪而闹内讧吧,二公子这 也都是为了你好吧。” “你,你一个卖屁股的货,知道什么!” 马功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抬起手啪的就是一个耳刮子抽下,女人并没有反抗,只是笑着坐了起来,舔了一下嘴角溢出的血丝,摇了摇头说:“哎,真没意思,随便打女人的男人,没出息哦。” “信不信我打死你!”马功怒极的一声吼。 “你敢么?不要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二公子对我们这些下人可一点都不差的。” 女人盈盈的一笑,挺起胸脯向马功凑了凑。 “md,不就是一个贱女人么,我就不信周汉全他……”说着话,马功已经抬起了手,就准备冲女人抽下来。 砰砰砰…… 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声音很剧烈。 马功没好气的就问了一声,“谁啊!?” “周汉全。”门外传来了周汉全的声音。 马功马上浑身打了个激灵,“周……二,二公子,您稍等,我这就给你开门。” 马功赶紧胡乱的套上衣服,走到门口开门。 门口站着周典、周汉全以及周汉全的手下老黑。 马功一看到周典,语气更是软了几分,“周先生,您来了,我,我这……” 周典一脸和煦的笑,看了一眼从床上下来的女人,又看向马功,道:“马功啊,我跟你父亲虽然有幽怨,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敌对的,但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这动手打女人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马功尴尬的道:“周先生,这……” 周汉全在一旁冷笑道:“马公子,我让玫瑰来陪你,可是给你解压的,你这随便动手打了她,好像不太对吧。” 马功马上一副惶恐的模样说:“二公子,对不起,刚才是我有些粗鲁了。” 玫瑰穿好了衣服,从床上下来,走到了周汉全身边,声音甜腻腻的喊了一声,“二公子,人家受委屈了呢。” 周汉全看了一眼惶恐不安的马功,笑着替他解围,“马公子也是心情不好,玫瑰你就别和他计较了,晚点的时候,我送一个包包怎么样,你随便选。” “真的呀!” 玫瑰马上兴奋起来,仿佛完全忘记了脸上的痛,“多谢二公子,万谢二公子!” 周汉全笑着摆摆手,“先下去吧。” 玫瑰离开,房间的门关上,周典坐在了屋内的沙发上,周汉全坐在周典的身旁,老黑则站在了父子俩的身后。 马功愣在原地,一时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两只手紧紧的扣在一起。 周典笑着说:“马功,不用客气,就当是自己的家,刚才我不是说了么,虽然我和你爸是对头,但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就是喊我一声周叔叔也不为过吧。” 马功马上迫不及待般的喊了一声:“周叔叔。” 周典哈哈笑道:“好,既然这周叔叔都叫了,那就是自家人了,快坐吧。” 周典用眼神示意,让马功坐在他的对面。 马功依旧是惶恐不安的坐下,脸上笑容僵硬,“周叔叔,我遇到了麻烦,感谢你和二公子收留我,让我躲在这儿。” 周典笑着说:“你这孩子,怎么又说这外道的话了,跟你周叔叔就别客气了,难不成我还能看着你爸把你给抓回去,不说要了你的小命,怕是也要打的半死吧。” 马功一脸骇然紧张的说:“周叔叔,我爸他知道是我误杀了我大哥么?” 周典笑着说:“孩子,你这问题问的,你爸是多么聪明的人,他怎么会不知道,另外他可不认为你是误杀的你大哥,我可听他放狠话了,要把你抓回去当着他和你死去的大哥的面儿,把事情说清楚,说 清楚以后可就是家法了,你们马家的家法不用我多说吧。” 马功扑腾一声跪地上了,冲周典哀求,“周叔叔,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如果被抓回去了,我爸会杀了我的。” 周典俯视着马功,笑着说:“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爸已经宣布让你妹妹继承家业了,那可本来应该是你的家业啊,现在落在你妹妹的手里了,哎,可惜可惜啊,你比你大哥的资质强多了,要不是 出了这次的事儿,偌大的家业最后一定是落在你手里。” 马功一听说马欣兰继承了家业,脸上的表情马上凸显出几分狰狞,咬着牙说:“她一个女人,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凭什么继承我们马家的产业!” 周典笑着说:“马功,你先别跪着了,你如果像夺回属于你的东西,我或许能帮上一点忙。” 马功坐了起来,一副热切的模样看着周典,道:“周叔叔,你没逗我吧?” 周典笑着说:“我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逗你们小辈,那可是要遭天谴的。” 马功急切的道:“周叔叔,只要能夺回属于我的家业,你要我怎么做都听你的!” 周典笑着说:“马功,咱们男人呢,说话可都是要算数的,你可不能反悔啊。” 马功眼神异常的坚定,道:“周叔叔,我绝对不反悔,只要我反悔,天打雷劈!” 周典笑着点点头,看了周汉全一眼,道:“汉全,你们年轻人沟通的容易,还是你和马功说说吧。” 周汉全嘴角诡谲的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