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矛盾起因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矛盾起因

刘幸福在电话里很客气,喊林昆老大,“老大,情况基本上已经查明白了。” 林昆的年龄比刘幸福和章寒都小的多,刘幸福这么喊林昆,完全是出于尊重。 林昆先是斗了杜鳌,紧接着又以强悍的实力撂翻了暗处的狙击手,替吉森市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兄弟们报了仇,再加上林昆为人行事的风格,使得刘幸福和章寒都对他由抵触变成了敬佩。 林昆问:“说吧,怎么回事?” 刘幸福道:“城西的郊外有一块地皮,不说是黄金地脚,但极有发展的潜力,现在可以低价入手,等新城区项目落定,恐怕至少能翻十番以上的价值。” “这块地皮本来是在周汉全的,周汉全突然要转让,先是联系了马功,价格具体不知道,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马成得到了消息半路上杀出来,从周汉全的手里,把地皮给买了过去。” “马功知道以后当然不甘心,带着保镖就去找马成算账,结果就把马成给杀了。” 林昆道:“这个周汉全是什么人?” 刘幸福道:“周典的儿子,周汉涛死了以后,就属这个周汉全最得周典赏识。” “好,我知道了,辛苦了,刘哥。”林昆道。 “都是兄弟,别这么客气,有事儿我们再联络。” 挂了刘幸福的电话,扈强一直在看着林昆,林昆对扈强也没什么隐瞒,直言道:“我的朋友查出马成和马功兄弟反目的原因,是因为城西郊外的地皮。” 扈强道:“又是城西郊外的地皮,最近不知道所少人因为城西郊外的地皮红了眼,马成和马功本来就不和睦,两人之前就因为地皮的事儿争吵,没想到……” 林昆道:“这可能是一个阴谋,有人故意让他们兄弟反目,来离间马家。” 扈强点了点头,“一定是洪林门的周家,周典那只老狐狸,有的是狡猾的手段,马成和马功兄弟俩功利心一个比一个强,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林昆并没有继续多说,“扈先生,既然你来了,就留下来照顾马老爷子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扈强冲林昆拱了下手,“林先生,我替我们小姐谢谢你,替红缨帮谢谢你。” 林昆拱手回礼,转身走向了电梯,他现在离开,是想要查证一下,洪林门到底安的什么心,如今马家是唯一能和他们周家略微制衡的家族,马家如果没落了,洪林门在吉森省可就是一手遮天,这不但威 胁到马家的利益,还会威胁到他的利益,这毕竟是在人家的地头上,他想要立足不是那么容易的。 …… 洪林门名下的一家产业,这是一处农家乐模样的山庄,建在隶属于吉森市的一个小镇上,背后靠着山,迎面一湾湖水,是不少城里人前来旅游的好去处。 此时,在山庄的一间高档的客房里,神色不安的马功,正坐在沙发上面色难看,他的腿不停的哆嗦着,脸上浸出了一层冷汗。 咚咚咚……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马功马上打了个激灵,冲门口问道:“谁,谁啊!” 门口传来了一个女服务员的声音,“马少爷,我是餐厅的服务员,来给你送餐了。” 马功这才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腿不知道什么时候麻了,走了两步差一点摔倒,站在门口透过猫眼看了外面一眼,确定是餐厅的服务员,才打开了门。 吱…… 房间的门开了,女服务员端着丰盛的菜肴进来,不光是女服务员端着的菜肴精美,女服务员长的也是十分的惹眼,白皙的脸蛋,大大的眼睛,身上穿着一件粉红的色旗袍,旗袍的下摆很短,一双白皙修 长的美腿十分的性感。 女服务员将吃的东西摆在了桌上,弯腰的时候,裙摆下难免露出几分撩人的春光。 咕噜…… 马功也顾不上心里的恐惧,看着女服务员,一下子心里头一股火焰蹿了起来。 他的腿似乎也不麻了,向着女服务员就轻手轻脚的走过来,才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房间的门,掉头走过去把门从里面反锁上。 女服务员听到了动静,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马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虽说面带疑惑,可嘴角的一抹笑容却是盛开的桃花儿,妩媚又带着撩人的意味。 “没事,你继续忙你的。”马功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是露出了一抹猥琐。 女服务员哦了一声继续摆放菜肴,马功却是快走了两步过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女服务员马上惊慌了一声,“马公子,你这是要干什么?” 马功淫邪的一笑,“废话,这还用说么?” “不,不行呀……” “来吧!” …… 房间里一番挣扎的声音传来,房门外站着一个人,此人三十出头,生的一副俊秀的模样,脸上的表情冰冷,听着房间里传出的声音,回过头冲身后跟着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说:“马家的两个孬货,一 个死了,另一个也是饭桶,难怪红缨帮是越来越堕落了。” 身材高大的男人笑道:“二少爷说的对,那马老头儿还算是个英雄,可生的这两个儿子,可真是孬的不行。” 周汉全冷笑着说:“老黑,昨天晚上的事儿,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吧?” 被称作老黑的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副森寒的牙齿,“放心吧二公子,马功的两个保镖,我们已经控制了,这两个家伙本来还想要逃走,被我们在会所的后门给堵住了,您要怎么处置他们?” 周汉全脸上的表情,兀自更加的冰冷起来,“老黑,你说什么人最能守住秘密?” 老黑会意的一笑,“二公子,我懂了,我现在就让手下的人把那两个家伙给做了。” 周汉全笑着点点头,这时迎面又一个男人走了过来,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典。 周典神采奕奕,看见周汉全之后,满脸的笑容,冲儿子竖起了个大拇指,“汉全,这件事干的漂亮,马家那小子呢?” 周汉全用眼神指了一下房间里面,里面断断续续男女运动的声音传出,周典笑着说:“罢了,这小子一定吓坏了,就先让他享受享受,再和他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