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就是个干(4)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九十二章:就是个干(4)

第一百九十二章:就是个干(4) 砰! 又是一记闷响响起,林昆和疯彪硬碰硬的又来了一记,两人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完全是力量与硬度的角逐,碰撞之后两人同时铿铿倒退。 “呵……”林昆淡淡的一笑,眼神微微一眯,看着疯彪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个高手。” “你以为呢?”疯彪兀自得意的一笑,“混道上的自己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行,怎么服得了手底下的兄弟?” 说完,两人立马又向对方冲了过去,两只拳头仿佛两颗流星一样闪烁在空气中,而后又是一记势大力沉的碰撞,这一次林昆动用了九成的力道,疯彪毫无疑问是个高手,他之前的两次分别用了四成和六成的力道,就是想要试一试疯彪的实力到底如何,这一下动用了九成的力道是想速战速决,毕竟另一边龙大相被豹、狼、狗三个带着一群小喽罗缠斗的很难受,一个人再牛逼对上了一群人也很难能够全身而退,林昆不想龙大相受到什么伤。 疯彪这一次拿出了十成的力道,他也不想再和林昆多纠缠,眼下他只希望速战速决,把阿东给灭了,又把蒋叶丽给控制了,再把眼前这个姓林的给干趴下了,几乎就再没有任何阻力阻止他获得百凤门舞厅了。 只可惜,疯彪的想法是好的,完全不知道林昆刚才是故意摸他的底,刚才林昆只使出了四、六成的力道,就已经抵的上他的八九成力道,现在林昆动用了九成的力道,根本就不是他用十成力道所能抵消掉的。 轰的一声,声音隆隆的像是两座大山撞在一起发出的声音,两只拳头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旋即疯彪自胸腔里发出一声沉痛的闷哼,整个人应声向后飞了出去,飞出去的一瞬间,他的目光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直到落地的一瞬间他才恍然明白,自己跟人家不是一个等级的呢。 疯彪一直滑出去了老远,直到撞翻了一个理石面的桌子才停下,挣扎了两下想要爬起来,刚刚要坐了起来,林昆紧跟着一只脚踢了过来,直接横的踢在了疯彪的脸上,疯彪啊的一声惨叫,嘴里喷出一连串的血花,整个人又是凌空的翻了起来,轰隆一声摔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疯彪这一昏死过去,豹、狼、狗以及疯皇集团的那些小弟们全都有些乱了阵脚,主要是他们对上的龙大相太霸气了,已经打倒了十多个小喽罗,豹、狼、狗三个虽然能和龙大相周旋,但也没到占什么便宜。 林昆冲还愣在一旁的百凤门的那些之前跟着阿东叛变的小弟们道:“都还愣着干什么,想戴罪立功的都马上给我冲上去!” 这些个小弟们本来就没了主心骨,站在这手足无措,听林昆这么一说,马上全都冲了上去,疯彪手下的小弟虽然人数众多,但被龙大相一路放倒下来,所剩的也只有那么十几个了,百凤门的小弟们也有个十几个,双方此时对上之后,完全就把龙大相给释放了出来,龙大相一挑豹、狼、狗三个。 林昆想要过去帮龙大相的帮,结果被龙大相给制止了,这厮威风凛凛的说道:“昆哥,不用你帮忙,今个我要打个痛快,灭了这三个孙子!”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一声惨叫声响起,他和林昆说话的功夫也没闲着,脚下突然猛的向前一揣,正好揣中想要趁着他说话上来偷袭的阿豹,龙大相的脚板子可是相当的长,穿着四六码的定制鞋,这一脚想去直接就把身形矫健的阿豹给踹飞了,紧跟着龙大相将身体缩成一团,从阿狼和阿狗的夹击中间穿了过去,他这一传过去阿豹可就倒大霉了。 只见龙大相两个大步跨出,速度奇快的追上了凌空倒飞的阿豹,单脚一发力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同时另一只脚猛的向前一踹,脚底下虚影一闪,紧接着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阿豹应声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发出,整个人像皮球一样高高的飞起,随后轰隆一声砸在了地上。 噗…… 阿豹嘴里吐出一摊鲜血,浑身抽搐了一下,两只眼睛一翻白,晕死了过去。 “哇靠,大相,你什么时候学会泰拳了?”反正也不用自己动手,林昆干脆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笑着道。 龙大相回过头来嘿嘿的一乐:“昆哥,我这段时间可不是在泰国白待的!” 阿狼和阿狗眼见着阿虎和阿豹都被放倒了,自问肯定不是眼前这个大块头的对手,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读懂了眼神里的意思,转身就要逃。 “md,站住!” 龙大相大吼了一声,整个百凤门舞厅里都是回音,这厮底气的雄厚那绝对不是盖的,同时冲着临近的阿狗就冲了过去,他脚下的步伐大,阿狗根本就跑不过他,几步就被龙大相给追上了,一脚踹在腰上给踹趴下了。 阿狼这时想要跳过二楼的栏杆,直接翻身到楼下,结果他刚刚翻上栏杆,龙大相的大手就已经抓了过去,直接把他像是小鸡一样从栏杆上提溜了下来。 结果无需在多说,阿狼和阿狗的下场比阿虎和阿豹还要惨,龙大相是最看不过逃兵了。 疯皇集团的人难得聚集的这么齐,也难得这么一个机会把他们给一窝端了,说到这林昆似乎应该感谢一下趴在楼下的阿东,只是等一切都搞定之后,再往楼下看去,却发现阿东已经不知所踪了。 林昆把蒋叶丽从地上扶了起来,从刚才到现在,她脸上的表情都很平静,直到此时被林昆扶起来,她才突然像个不喑世事的小女孩一样趴在了林昆的怀里哭了起来,她边哭边哽咽的冲林昆说:“昆子,谢谢你……” 清理战场,林昆没有轻饶了疯彪和四大手下,林昆和龙大相单独的把这五个人弄到了百凤门的地下室里,拿着一把小刀片,一根根的割断了他们的手筋和脚筋,那一声声惨叫的声音回响在地下室里,这五个人在为他们曾经做过的恶事遭到报应。 阿东逃了,蒋叶丽和林昆都不算去追究了,把百凤门里的一切都收拾好之后,林昆安排龙大相在百凤门里守一夜,晚上他不能不回家,就先回家了。 等到第二天,中港市大大小小的新闻全都上报了——疯皇高级会所的老板冯彪遭到仇家报复,一夜间和他的四个得力大手全都切断手筋脚筋…… 老百姓热热闹闹的看新闻的时候,林昆已经派人去通知来了肖治国、张德胜、李老四他们三个,林昆和蒋叶丽以及龙大相和三人单独的坐在一个豪华的包间里,包间里灯光明亮,三个大佬的脸上一层细汗。 “三位,早上的新闻大家都看了,咱们之间的赌约不用我再多说了吧?”林昆淡淡的笑道,眼神自肖治国他们三个的脸上轻描淡写的滑过。 肖治国擦了擦汗,李老四和张德胜紧张的呼吸都有些急促,本来说是一个月踏平疯皇集团的,结果前后也就两天的时间,疯彪就被人给废了,虽然他们心底不确定废疯彪的人是林昆,但他们也敢公开怀疑,但就这样失去了百凤门的干股,三人似乎又心有不甘,所以一时间谁也不说话。 “怎么,三位不会又想食言吧?”林昆目光突然一冷,语气也变的阴森起来,他的话刚说完,龙大相直接吼了一嗓子道:“md,你们三个奸商要是敢不认证,今天就别想从这个门走出去,老子非拧下你们的脑袋不可!” 闻言,肖治国三人脸上全都冷汗如瀑,心脏更是抽紧了起来,不光是龙大相的话让他们感到恐惧,重要是龙大相长的也是十分具有威慑性。 龙大相唱黑脸,林昆顺势就唱了个白脸,笑着说:“肖老板,你们别害怕,我这兄弟就这脾气,除了小时候一生气拧下了一头牛的脑袋之外,还真没拧下过人脑袋。” 这表面上像是在安慰肖治国他们三个,可听在耳朵里,三个人怎么感觉更瘆了呢? 钱损失了是可以再赚的,可命要是没了有多少的钱也是浮云,肖治国三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劲儿,马上争先恐后的说道:“我们当然不誓言……” 林昆把事先安排好的律师请进来,这律师先给肖治国三人录音取证,证明他们不是被胁迫的,而是自动愿意放弃百凤门舞厅的干股,然后又拿出了放弃协议给三人签,在签放弃协议的时候,三人的手都是颤抖的,心都是在滴血的,那百分之四十的干股算起来可是好几千万呢,他们虽然富贾一方,可那么多的钱,也不是一两年之内说赚就能赚回来的,说到底这件事也不能怨别人,只能怨他们自己,要不是他们站错了队伍,怎么会招致来今天的祸,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百凤门舞厅算是彻底的度过了一劫,虽然外界对疯彪被废的事情不知道是谁干的,但中港市那些个黑道上的大哥们全都认定和百凤门有关系,一下子这些人过去对百凤门的觊觎全都收了起来,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疯彪。 疯彪被废,疯皇集团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如今疯皇集团表面上和过去没什么两样,但一时间却成了别的帮派的眼中餐,谁都想来分一杯羹。 蒋叶丽坐在办公室里,林昆坐在他的对面,另外还有龙大相也在,百凤门需要一个能镇的住门面的人,林昆平时时间不充裕,于是就将龙大相留在这里,蒋叶丽对林昆信任,对龙大相自然也就信任,大小的事情也都交给他去办,龙大相如今的角色和当初的阿东倒是十分的相像。 “昆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蒋叶丽看了一眼窗外,目光的落点是隔着两条街的凤凰集团,她一个在道上的女人,对地盘的利益还是很敏感的,疯皇集团这回完全是被林昆和龙大相给踏碎的,这份羹要是被别人给分去了,是她不愿意看到的,不能力是自己人出的,得便宜的却是别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