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致命伤害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致命伤害

林昆接到马欣兰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睡觉,听马欣兰电话的声音沉重,他决定还是过来看看,毕竟两人现在是盟友关系。 马欣兰看着林昆,脸上的泪光闪烁,她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扑到了林昆的怀里…… 泪水哭的更凶了,她此时只想有一个人拥抱,即便不是林昆,任何一个熟悉的人在眼前,她都会紧紧的抱住,寻一份内心的慰藉。 悲伤…… 悲伤已成河流。 她实在不敢想象,也无法接受前两天还冲她冷嘲热讽的大哥,此时已经成了冰凉的尸体。 等马欣兰情绪稍稍稳定,林昆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到底怎么回事,马成他怎么会?” 马欣兰从林浩的怀里站起来,抹了一把眼泪,冲林昆说了一声抱歉,又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子。” 扈强已经扶着几次哭晕过去的马万元回来,赵康带着几个警察也过来了,现场的证据已经采集完毕,尸体家属可以认领了。 马万元还是没有走进包间,他怕见到儿子惨死的模样,他这个曾经吉森省出了名的铁铮铮的男人,如今萎靡的像是个孩子般懦弱。 他曾经可以为了自己心目中的江湖道义,舍弃生命,可如今却无法面对自己已故的儿子。 “欣兰,带你哥回家……”马万元嘶哑的说道。 马成的尸体被带回了马家的私人庄园,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远处的天空泛起鱼肚白,黎明那虚弱的光芒照在庄园的上空,映衬出此时哀伤的氛围。 曾经辉煌的庄园大堂,被布置成了灵堂,往日里欢乐宁静的庄严,此时再无笑声。 马万元坐在大厅的一角,始终不敢靠近马成的尸体,马欣兰走到跟前,林昆也跟在身旁。 马欣兰小声的说:“爸,二哥还是不接电话。” 马万元道:“也罢了,我就当没这个儿子了。” 马欣兰还不知道凶手是马功,一路上扈强一直陪在马万元的身边,始终没机会告诉她。 “爸,你别生二哥的气,他可能只是在外面忙,我再打几个电话,早晚会联系上的。” “不用再打了,传我的命令,全城将这个逆子给我抓回来,我倒要问问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居然要亲手杀了他大哥!” 马万元本来悲伤平静的脸上,忽然间像是投下了一颗巨石的湖面,激起层层的涟漪。 马欣兰一下子惊呆了,林昆也惊呆了,整个大厅里所有马家的吓人,也都诧异极了。 是二少爷,杀了大少爷? 亲兄弟相残? 这…… 众人的目光不一,但看向马万元的目光里,或多或少都带了一丝同情,手足相残,承受着最大痛苦的,就是这个人到暮年的父亲吧。 “爸,不会是搞错了吧,二哥他,他怎么会……”马欣兰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即便两个哥哥平时对她排斥嘲讽,可毕竟是亲兄妹,她宁愿相信大哥是被别人所杀,至少她可以理直气壮的去为大哥报 仇。 可如果是二哥所杀,那,那她还怎么报仇? 马万元胸口剧烈起伏着,目光从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咬着牙说:“都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马功就是我们马家的敌人,我身体的状况每日愈下,马家以后就由欣兰说的算,你们都要听她的 !” 宣布完,马万元看向马欣兰,“欣兰,咱们家的产业,都是你老子我亲手打下来的,你有信心将它一直传承下去,经久不衰么?” 马欣兰咬着牙,点了点头,“爸,我有!” 马万元道:“好,我对你再没有别的要求,但只有一点,把你马功这个败类给我抓回来,我要他跪在我的面前,跪在他大哥的灵位面前,亲口说出来为什么要杀他大哥!” 马欣兰再点头,“爸,我记住了,我一定会把二哥给带回来,让他亲口给你解释的。” “咳,咳咳……” 马万元剧烈的咳嗽,极度的悲伤,让这个年过半百身体状况极差的老人,一下子晕厥了过去。 救护车的声音响彻在私人庄园里,马万元被送去了医院,马欣兰担心父亲的身体,也要随着一起去,可马成的尸体还在大厅里摆着,葬礼要继续,父亲要照顾,关键的时候,林昆站了出来,对马欣兰说 :“马姑娘,如果相信我的话,我陪马老爷子去医院吧。” 马欣兰点了一下头,“林先生,谢谢你。” 一同去医院的还有马家的两位远亲,这两位远亲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多岁,一路上林昆和他们也没怎么说话,心里头有着疑惑,马成和马功兄弟就算是再反目,也不至于下杀手,他不相信马功是故意杀 死马成的,应该是两兄弟因为争吵而误伤,可现场…… 林昆回忆着当时现场的环境,尤其是马成胸前的那道致命的伤,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但他这种刀尖舔血,无数次九死一生,手下不知道残存多少亡魂的人,一眼便能看出,那是二次伤害,也就说第一 下扎向马成胸口的那一下不足以致命,但紧接着又扎了第二下,这第二下才是切断心脏动脉的致命伤害。 这二次伤害会是马功所为么,还是另有其人? 林昆闭上了眼睛,暗暗的分析,在脑海里将当时现场的画面,虚拟的回放着,重复着。 从当时屋里的环境,再到马成的身上,再到地上散落的酒杯器具等等,所有的连在一起,如果推断的没错,马功绝对不会想要杀死他大哥,那肯定有第三人进到了房间里。 “林,林小友……” 马万元睁开了眼睛,冲林昆虚弱无力的喊道。 林昆睁开了眼睛,冲马万元道:“马先生。” 马万元道:“我的身体我知道,这一次就算是不死,估计以后也是个半废的人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帮我照顾我的女儿。” 林昆脸上的表情有些为难,笑了一下,说:“马先生,您女儿是个女强人,她能独立的。” 马万元摇摇头,“唉,我的女儿我了解,欣兰是一个有能力有野心的女人,可野心未必是好事啊,如果将来她与你为敌,还希望你看在我这个将死或者是快要成为废人的老爷子的面子上,能放她一马。” 林昆没有说话,马万元一直看着他,最终马万元的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怅然道:“罢了,罢了,金鳞岂是池中物,这吉森省的天下,从你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要变的……” 说完,马万元阖上了眼睛,重新闭目养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