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老马的无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老马的无奈

陆婷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她的一个同学发生了意外,让她心里难过,就想着要出来散散心,刚好小雅在这边。” 林昆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因为他在这边,宋歆艺要过来就好,想到宋歆艺,林浩的脑海里马上浮现了那个绝美的容颜,最开始的时候,是爷爷和她爷爷有意撮合,让两人认识并且将来能够结为夫 妻。 一个是燕京宋家的独孙女,宋老爷子最为疼爱,另一个是朱家的嫡系孙子,最受朱老爷子赏识,这本是一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可在朱老爷子知道了澄澄和楚静瑶的存在以后,马上就改变了想法,不再 如先前那般期望林昆和宋歆艺未来能在一起了。 在朱老爷子的眼里,为了攀上权势而休了原配妻子的男人,那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渣男,他们朱家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人。 林昆一直和宋歆艺保持着距离,不主动联系,两人之前的见面,本来就是两家老爷子的安排,见面之后也都不是奔着处对象去的,一番了解之后,宋歆艺从原本的充满戒心,倒是愿意和林昆做朋友,尤 其后来知道了林昆有媳妇,她也刻意和林昆保持距离。 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哪有说的清,真要是要保持距离,这一次或许她就不会来吉森省了,不过来了也不一定就是为了林昆。 李勇在医院里继续养着伤,有马欣兰派人在那边盯着,林昆倒是很放心,马欣兰是一个很有心机的女人,可一些大的原则问题,她是不会疏忽的,如今她和林昆是盟友关系,就绝对不会允许林昆的好友 遭受意外。 八指保护着穆正仁,正在一个秘密的地方继续调查着吉森省的问题,没了外界的干扰,调查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整个吉森省的问题,已经浮现出大半了。 此时此刻,整个吉森省看起来风平浪静,可这风平浪静的背后,却是藏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危机。 马家的私人庄院,马老爷子的身体最近越来越差了,他已经无力继续执掌整个帮派,打理大大小小的事物了,他手底下的那些元老级的兄弟,也都呈现出警惕的心理。 红缨帮还是那个红缨帮,但此时谁都知道马老爷子一手创建起来的家业,正摇摇欲坠。 偌大的家业闯下来难,没有人继承更难,就马万元的两个儿子,马成和马功,大儿子明显就是心机和脑子都不够,倒不是说他傻,而是凭借他的能力,根本无法掌控红缨帮。 二儿子颇有心机,可这个人心术不正,又是天生的一副纨绔的派头,许多红缨帮的骨干人物都在私底下小声议论,如果红缨帮最终落在了马功的手里,那他们也就解甲归田了。 最有能力的,瞎子都知道是马万元唯一的女儿马欣兰,这小丫头是不少人看着长大的,从小就聪明仗义,只可惜是个女儿身。 谁都知道马欣兰的能力,马万元心里也清楚,可他天生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表态过让女儿继承他的职位。 “咳,咳咳……” 马万元剧烈的咳嗽着,他的病是年轻时候留下的痼疾,如今才不到六十岁,身体的状况猛下,再加上最近心事缠身,一夜之间就好像老了好几岁一样。 马欣兰接到父亲的电话时候,正在火车站接铁力,铁力刚从乡下办完了母亲的后事,便被马欣兰安排人接到了吉森市,马欣兰挂了父亲的电话,便让甘向南快速的驱车回到山庄。 电话里,父亲说找她有急事商量,父亲的声音听起来是那般的苍老,苍老的令她心痛。 咚咚咚…… 站在父亲的房门口敲了敲门,马欣兰说:“爸,是我。” “欣兰,进来。” 马万元虚弱的声音传来,带着一阵初中的呼吸声。 马欣兰进到了房间里,房间里挂着窗帘,光线黑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烟草味。 马欣兰鼻子微微一皱,有些不悦的冲马万元道:“爸,你又抽烟了,医生不是说了么,你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能再抽烟了。” “罢了罢了,你先坐下,爸有话对你说。”马万元冲马欣兰招呼着。 马欣兰坐在了旁边,马万元那一双昏暗的眼睛看着女儿,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摇了摇头,“唉,你要是个男儿身该多好啊。当初我和你妈年轻的时候,生了你大哥二哥,在这之前我曾遇到过一位高人, 他给我算了一命,说我这一辈子都得不到一个满意的儿子,而且他断定我命里只有两字,第三个孩子如果是儿子,不是早年夭折,就是命理不全,除非是一个女儿,那就是巾帼不让须眉。” “本来我还不信,可如今你和你的两个哥哥都长大了,我再回过头看一看,高人是真的高人,愚腐的是我这么多年的陈旧思想,女儿身怎么了,该继承家业同样能继承。” “爸……” 马欣兰看着马万元,听到父亲这么说,此时此刻她的内心里是高兴的,但同时也感到了一阵悲凉,眼前的父亲一脸的苍老,似乎已经在向命运妥协了,而自己这个女儿,却是他心里最不愿妥协的一个芥 蒂,但凡是两位哥哥优秀,他是不会说这番话的。 马万元看着马欣兰,道:“欣兰,你的两个哥哥最近的情况,你有没有关心啊?” 马欣兰直言道:“没有,爸你不是不知道,我和他们俩根本就没有共同的立场,而且他们打小心里头就排斥我,我何必去自讨没趣。” 马万元一脸愁苦的说:“毕竟是亲兄妹啊,找个时间去劝劝你的两个哥哥吧,他们最近折腾的很凶,就为了争西城郊外的地皮,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好几次两人都吵翻了,甚至差点就叫上人互殴了,唉 ……” 马万元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早该退居二线休息了,只可惜没有争气的儿子啊,欣兰,你答应爸,假如爸将来有一天不在了,你一定要照顾好你的两个哥哥,毕竟是亲人。” 马欣兰暗暗的抿了一下嘴唇,点了点头。 马万元又是悲伤感叹起来,“说来,周典这一辈子倒是比我强,虽然死了最得意的小儿子,可他毕竟还有五个儿子,而且这五个儿子里,还有那么两三个可塑之才……” 马欣兰又咬了一下嘴唇,不服气的说:“爸,你女儿也不差,红缨帮我有能力承担下去!” 马万元回过头看向女儿,目光里同样闪烁着犹豫,不过最终却屈服般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