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滴水不漏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滴水不漏

周典能有今天的地位,做事自然有他的风格,滴水不漏,这是他行事的最基本原则,杜鳌、杜葵、林樾以及杜久都是他雇来刺杀穆正仁的没错,穆正仁可是燕京派下来的纪委领导,这种国家要员他都敢买 凶刺杀,自然更要做的滴水不漏,哪怕是杜鳌等人落入了警察的手里,咬定是他买的凶,警方也不可能获得任何有利的证据。 所以杜鳌等人被林昆办了以后,周典只是心疼他花出去的钱,而并非担心这些人咬定是他买凶杀人,从而被抓。 福伯说有好事,周典倒是提起了点儿兴趣,福伯凑到了周典的耳边,脸上的表情变的嘻嘻哈哈起来,周典听完后哈哈大笑,一边拍着大腿,一边笑着说:“马家的那两个小子真不错,窝里斗的凶,最好 把马老爷子给气死,不动一兵一卒,我们就可以把马家给收了。” 福伯笑着说:“老爷,我建议我们在马成和马功的中间选一个人支持,要是有我们在暗中帮忙,这哥俩一定斗的更凶。” 周典嘴角冷的一笑,道:“福伯,依你的意思,这两个人我们选哪一个合适?” 福伯认真的剖析,“马成胸无大志,目光短浅,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怂包,应该是我们选择支持的不二人选,不过马功倒是有些心机,还算的上是一个可塑之才,不过也只是算的上罢了,他野心不小,只 可惜没有那个能力,马成和马功要是对上了,即便有我们的支持,我也担心马成不是马功的对手。” 周典道:“那我们就干脆一点,支持马功。” 福伯有些担心的说:“可一旦马功这小子的翅膀硬了,我怕对我们来说会是隐患。” 周典鄙夷的笑道:“就凭他一个野心比能力大的小崽子,我们没办法治他?” 福伯马上附和道:“老爷说的是。” 周典马上悠悠的叹了口气,“唉,只是可惜了汉涛,汉涛没了以后,我的几个儿子里,没有一个是我完美的继承人。” 福伯在一旁不敢随便搭话,周典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姓林的,我必须要你死,只有你死了,我儿的在天之灵才能安息!” 等周典脸上的表情平息了一些,福伯又凑了上来,道:“另外还有一个消息,有一个外商把城北郊外的地皮都收购了,表面上这个人和林昆没什么关系,不过好像真的就是林昆的人。” 周典眉毛一挑,道:“什么叫应该是?” 福伯道:“这也只是猜测,不过那个外商低价收购了城北郊外的地皮倒是真的。” 周典挥了挥手,道:“新城区的项目不落在那儿,城北郊外的地皮只能当成玉米地,即便是低价收购也毫无前途。” 福伯笑着说:“就怕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周典道:“不用担心太多,我们现在西城郊外的土地已经掌握多少了?” 福伯道:“回老爷,差不多百分之八十了。” 周典呵呵的笑了起来,道:“有了这百分之八十的地皮,我们马上就能赚翻了。” 福伯笑着说:“老爷,我们淘了这一桶金,然后就有钱大肆的招兵买卖,就不怕灭不了姓林的,灭不了红缨帮。” 周典眯起了眼睛,眼眶里透出一股野性来,“我何止要灭了林昆和红缨帮,我不但要统一了吉森省,我还要统一整个东三省,到时候我就是东三省的王!” 福伯道:“老爷,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 第二天一早,阳光格外的明媚,林昆迷迷糊糊的睡醒,穿着睡裤和背心下楼,餐厅里几个人正在吃早餐,林昆走了过来,章小雅马上帮他盛了一碗粥。 “林昆哥,喝粥!”章小雅笑眯眯的说,清澈的眼睛,弯弯的柳叶眉,很是可爱。 陆婷先吃完了,转身上楼,临走前对林昆说:“林昆,待会儿来我屋里一趟,我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 俞苏昨天晚上也是住在别墅的,听到陆婷这么一说,脸上马上涌起了一阵醋意,目光在林昆和陆婷之间游弋了一下。 林昆感受到了陆婷的目光,不过他假装没看到,继续喝粥吃咸菜,有时候解释的越多,误会也就越多,女人的心,海底的针,不得罪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她犯傻的时候,你装的比她还要傻。 林昆早餐也没多少,就放下了筷子到楼上,陆婷正在房间里给花儿浇水,林昆走进房间,陆婷放下了手里的水壶,抬起头看着他说:“把门关上。” 林昆照做,然后坐在了屋里的沙发上,笑着问:“一早上叫我来什么事。” 陆婷笑了一下,说:“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完成任务,降服了章寒和刘幸福。” 林昆笑着纠正道:“这可不是降服,东北民风彪悍,不过都是讲道理的人,有时候跟他们讲道理,不如讲义气,我只是入乡随俗,再说我从小就在东北长大,也算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 陆婷笑着说:“你不用和我谦虚,上面让我对你表示嘉奖,另外提出一定要让你做东三省的队长,你不能推脱。” 林昆笑着说:“放心,我绝不推脱,不过暂时我不打算离开吉森省,辽疆省和黑龙江那边的四个人,暂时先让他们逍遥吧。” 陆婷点了一下头,道:“杜鳌三个人昨天晚上已经被送往了燕京,审讯之后得到了点儿消息,我想对你或许有用。” 林昆笑着说:“什么消息?” 陆婷道:“买凶杜鳌他们几个的人是周典。” 林昆笑着点了一下头,道:“这个我已经猜到了。” 陆婷道:“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代组织告诉你,宋家的大小姐这次过来,你一定要保护好她,要是出了什么篓子,我们国安局都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 林昆眼睛眨巴了一下,道:“这么严重,那我干脆不让她来好不好?” 陆婷笑着说:“哪像是你说的那么容易,宋家的大小姐这次过来是散心的,你主要就是陪好了,另外保证她的安全。” 林昆挠了挠头,道:“我这压力山大呀。” 陆婷笑着说:“她这次来是有原因的。” 林昆道:“什么原因?” 陆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