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章:军人血液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军人血液

女儿红,是柳家的女儿红,林昆拿起酒坛子,没想到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柳如烟便将这女儿红销到了吉森省。 哗啦啦…… 酒水倒了三大碗,内心悲伤,三个人都不是那多愁善感之辈,悲伤不写在脸上,仰起头一口将碗里的酒干了,都在酒里了。 酒一直喝到了半夜,刘幸福和章寒都已经醉的趴在了桌子上,对于重情重义的人来说,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面前,那滋味真不如死的人是自己。 林昆也是酒意朦胧,他起身去了趟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秦雪打过来的,秦雪声音很平静的问:“你在哪儿呢?” 林昆嘴里吐着酒气,“在茶楼里喝酒。” 秦雪道:“好消息,你想不想听?” 林昆道:“还是算了,今天没什么对于我来说是好消息,明天再说吧。” 说完,林昆直接就把电话挂了,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不顾及电话另一边的秦雪个感受,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的,也不光是对秦雪,对身边的任何一个朋友,他总是会从细节上替别人考虑。 有的兄弟情义是生死之交,有的情义是靠着平常日积月累的小细节增进彼此的感情。 电话的另一头,临近北城区郊外的别墅区里,秦雪正坐在一楼的大厅里,大厅里灯光明亮,章小雅和卡戴珊娜、安吉丽娜三个人依然在玩,自从学会了玩斗地主之后,卡戴珊娜和安吉丽娜就有些上瘾了 ,非要拉着章小雅玩。 章小雅今天晚上的手气太好了,从玩到现在不管是当地主还是农民,总是赢的,小丫头的跟前此时已经堆了一堆的钱。 秦雪的对面坐着李春生,李春生也是刚刚回来不久,脸上的兴奋劲儿还没褪去。 见秦雪挂了电话,表情里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李春生试探的问:“我师父咋说的?” 秦雪嘴角苦笑了一下,“他说今天没心情,等明天再说。春生,你这次干的漂亮,已经大大的超出我的预期了。” 受到秦雪的夸奖,李春生并没有表现的太高兴,嘴角象征性的笑了一下,道:“谢谢雪姐夸奖,我会再接再厉的。” 秦雪道:“怎么,你情绪好像不高?” 李春生憨憨的笑了笑,捎了捎后脑勺,道:“雪姐,我也不瞒你说,我是想听到我师父夸奖我,可他好像……” 秦雪站了起来,道:“我先上楼休息了。” 李春生哦了一声,目送着秦雪上楼,另一边章小雅已经招呼李春生过去替他打牌了,秦雪刚走到楼梯口,突然回过头看着李春生,道:“你师傅今天晚上的心情好像不太好,他在茶楼喝酒,我想应该是 那个龙兴茶楼吧。” 李春生闻言,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等秦雪上了楼,他也转身离开了别墅,开着车往龙兴茶楼驶去。 章小雅气鼓鼓的冲林春生的背影喊道:“春生哥,以后你都别想和我打牌了!” 李春生开车到龙兴茶楼的楼下,林昆正好从楼上下来,章寒和刘幸福都已经喝倒了,他意识还算清醒,准备开车回家。 李春生从车上下来,两人遇到了一起,李春生嗅到了林昆一身的酒气,连忙迎上来问:“师傅,你怎么喝这么多?” 林昆看着李春生,笑着说:“你小子怎么来了,来的正好,我正愁没人给我开车呢。” 李春生道:“师傅,我就是来接你的。” 李春生扶着林昆上了车,林昆坐在了副驾座上,李春生发动了车子离开,窗外的路灯光照进车里,映在林昆的脸上。 李春生想要问林昆到底怎么回事,但想了一下还是没问出口,师傅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道理,自己如果硬追问,不太合适。 林昆倒也没有隐瞒李春生,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李春生听完之后心惊肉跳,当听到几个特别行动处的人死在了车里,脸上也是一阵的默哀。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看李春生,嘴角微微一笑,道:“雪姐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有好事,北城郊外那片地皮的事儿定下来了?” 李春生点了一下头,脸上没有了在别墅里那时的兴奋劲儿,道:“明天上午九点,我们约了他们三个老板一起签合同,地点是我让人找的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商务会议室。” 林昆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看吧,我就说你小子行,连地点选在外边,而不是去他们某一个的公司里这种事情都想到了,如果去他们的某一个公司里,那就是人家的主场了,人家有主场优势,到时 候发生什么我们都不好把控。” 李春生道:“师傅,这些其实都是你和雪姐教我的,谢谢你们提携我。” 林昆笑着说:“傻小子,跟师傅还说什么谢,你要记住你是李家的人,要让那些曾经瞧不起你的人,都刮目看你,男人有的时候争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一口气,一口顶天立地的傲气。” 车子开回了别墅区,章小雅几个人也都散了,别墅一楼的大厅留着灯,李春生要扶林昆上来,被林昆笑着拒绝了,“你师傅我没喝多,不用扶。” 林昆回到了顶层的阁楼,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重回漠北军区,和小伍一群兄弟执行任务的场景,枪林弹雨,炮火连天,九死一生的热血豪迈,肩上的军章,是他们 骨子流淌的军人血液的唯一信仰…… 为了祖国,为了人民! …… 此时,周家的大院里,已经是夜深,周典还没睡,脸被林昆打肿的福伯,急匆匆的从屋外进来,来到了周典的跟前毕恭毕敬的说:“老爷,消息已经确定了,杜鳌的藏身地点败露了。” 周典冷哼一声,一副冷然的模样,道:“那个老家伙,我让他低调一点,偏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还那么张扬,出了事也是活该,杜久呢,找到了么?” 福伯小心翼翼的道:“杜久得知杜鳌被林昆带人抓走,一个人去打伏击了,好像已经被林昆给拿下了。” 咣! 周典直接抓起了一个茶杯,摔在了地上,骂道:“次奥,我特么在他身上花了那么多的钱,才替我办了一件事就挂了!” 福伯道:“老爷,不过有一件好事要通知你。” 周典眉头一动,道:“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