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酒是女儿红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酒是女儿红

章寒怒然的一拳砸下,带起了一阵呼啸的风声,章寒本来就是一个耿直而又雷厉风行的性格,自己的一车同事被杜久给一枪打爆了油箱葬身火海,这个仇他必须要报,而且绝不是直接杀了杜久这么简单。 砰! 拳头恶狠狠的砸在了杜久的肩膀上,顿时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杜久本来就已经是精神萎靡,马上张开了大嘴惨叫一声,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意识暂时清醒了起来,他望着满脸怒容的章寒,朗声大喊:“ 国安局的狗,有本事你就直接杀了我!” 章寒本来就是满心的怒火中烧,扬起了拳头就要冲着杜久的脑门砸下来,这一拳要是真砸下来,杜久的脑袋瓜子就能如一个西瓜一样,被砸的稀巴烂。 “老章!” 刘幸福大喊了一声,章寒狂怒的脸上,马上冷静了下来,恶狠狠的瞪着已经睁大了眼睛等死的杜久,咬牙切齿般的冷哼一声,“混蛋,你想激怒我,让我一拳打死你,哼,没那么容易,你害的我那么多 的兄弟丧命,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话一出,杜久的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他最怕的就是受尽折磨,眼下绝望令他丧心病狂般的哈哈大笑起来,嘴里不老实的骂道:“哈哈,哈哈……你们国安局的人都是一群狗杂种,我……” 啪、啪! 刘幸福陡然的两个大巴掌甩了下来,“我次奥你大爷的,死到临头还嘴硬,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们国安局的手段!” 林昆安慰了一下刘幸福和章寒,“先别跟他一般见识了,赶紧处理一下后事,这个地方我们不能多待,免得惹上其他的麻烦,咱们赶紧回到龙兴茶楼。” 刘幸福和章寒听林昆的劝,章寒直接一只手将杜久拎了起来,拖着往面包车走去。 几个人上了车,至于那辆爆炸的车,林昆、刘幸福、章寒还有其他活下来的人,全都静静的站在一旁敬了个军礼。 刘幸福打了电话,马上便会有人过来善后。 两辆车到了龙兴茶楼,车子直接停在了龙兴茶楼的后院,刘幸福直接打开了一个通往地下的密码门,几个人将杜鳌、杜葵、林樾还有浑身嗜血的杜久带到了地下一层。 经过一段灯光暗淡的走廊,几个人来到了一个大厅里,这大厅里有不少的人坐在计算机前工作,刘幸福向林昆介绍,这些人都是特别行动处的下线同事,专门负责收集情报的,这次能查出杜鳌几个人的 藏身之处,多亏这些人。 刘幸福喊来了专门的医护人员,把杜鳌他们几个交给了他们,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不能让这些人任何一个死了。 刘幸福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电话面色凝重,是负责善后的弟兄打过来的,他们这次行动一共伤亡八人,死了六个人,他叮嘱了负责善后的兄弟,一定要给已故兄弟的家属最大的补偿,另外吉森省这边 特别行动处的组织,还要一直密切关注这些兄弟的家庭状况,要是有什么困难,必须马上帮忙解决。 刘幸福对着手机吩咐完,眼眶中的热泪已经打转,外人面前他总是笑眯眯的,可此时此刻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林昆看向刘幸福的目光,更对了一丝钦佩,本来只以为刘幸福和章寒是两个一身东北人彪悍气焰的刺儿头,刚才算是见识了刘幸福义字当头的一面。 刘幸福回过头看着林昆,嘴角苦笑,道:“别人眼里,我们国安局特别行动处很神秘,甚至不少的人会儿渴望成为我们其中的一员,以为我们是所向无敌的战神,专门为这世界主持公道,可我们也是有 血有肉,我们也是人,普通的犯罪案件有警察处理就好了,我们所接手的都是一些丧心病狂的亡命之徒,这些人要么是杀手,要么是佣兵,还有国外潜入的一些特工……” 刘幸福的话顿了一下,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将满心的悲伤克制,继续说:“我来吉森省已经有些年头了,我喜欢东北的民风彪悍、淳朴,义字当头,为兄弟两肋插刀,可我在这儿负责这边的这些人,我手底下死了三十多个兄弟,又的我们前一天晚上还在一起喝酒,畅想着以后的生活,第二天就阴阳两隔了,自从我们东三省前一任队长牺牲以后,我一直抵触那些燕京来的文官,他们一个个趾高气昂的样 子,不单单是侮辱了我和老章,更是侮辱了我们的这一群为国家置生死与不顾的兄弟!” 刘幸福越说,脸上的表情越是激动,一双眼睛瞪的明亮看着林昆,“林昆,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你是一个义字当头的人,你在辽疆省威名赫赫,你手底下也有一群生死兄弟,我今天就把我和老章还 有我们手下的这些兄弟交给你来统领,我们全心全意的跟着你为国家和人民卖命,但如果你不义,我刘幸福第一个放不过你!” 林昆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是沉重,点了一下头道:“刘大哥,这你就放心吧,我林昆要是那不仁不义的人,任凭你处置,我们的心里只有一个目的,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啊!” 林昆的话刚说完,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惨叫,所有人全都循声望去,脸上多多少少都露出了紧张之色。 吱…… 房间的门开了,章寒从里面走了出来,浑身嗜血,一双眼睛红红的,望着林昆和刘幸福,声音低沉的说:“对不起,我还是没忍住,砸死了那小子。” 刘幸福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道:“老章,你太冲动了,我们还没问出他背后是谁指使的!” 林昆拦了刘幸福一下,道:“不用问了,这个人我想我能猜的出来,周典。” 刘幸福看向林昆,道:“我们如果有人证,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他动手了。” 林昆道:“周典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了,蹦跶不了几天了,只是可惜,让那个杜久这么轻易的就死了。” 说着,林昆看向章寒,道:“章大哥,准备酒吧,今天晚上我想喝一杯。” 林昆的面色沉重,刘幸福也是同样,章寒明白林昆这是心里有事想痛饮一番。 夜,如期而至…… 月光下闪烁着迷离,还是龙兴茶楼龙兴阁,被林昆一脚踢飞的茶海已经被清理出去了,茶海上摆的不是茶具,而是大坛的酒,酒是女儿红,柳家的女儿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