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生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生刃

叮铛的一阵声响,子弹全都打在了林昆的脚边,几乎每一颗子弹,都无限的接近于洞穿他的腿骨,周围的砂石飞溅了起来,原地留下一个个子弹的弹坑。 “我去尼玛的!” 林昆冲到了狙击手的跟前,这个狙击手戴着一块黑色的面巾,他左手枪中的子弹已经射尽,林昆根本不会给他换弹夹的时间,直接高高的跃了起来,脚底下冲着狙击手的胸口猛的一踹。 砰…… 脚底下踹了个正着,林昆的速度极快,这狙击手即便有心想要躲闪,也躲不开。 狙击手嘴里发出一声痛叫,整个人两脚离地的倒飞出去,林昆紧跟着快速追了上去,左手一甩,三棱军刺握在了手中,半空中一个弧线落下,向着狙击手的胸口就扎了下去。 狙击手落地之后,快速的从地上弹了起来,手中的两把没了子弹额手枪,猛的向林昆掷了过来,与此同时从小腿上抽搐了两柄砍刀似的的斩马短刀,迎着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就击杀了过去。 叮铛,叮叮铛铛…… 三棱军刺和两柄斩马刀交击在了一起,火星四溅,同时林昆逼的狙击手连连倒退,马上就到了屋顶的边缘,狙击手两条腿猛的一个马步扎稳,手中的两柄斩马短刀交叉着向着林昆的喉咙割了过来。 林昆身子向后一躲,狙击手马上又挥着短刀追击了过来,两柄战马短刀在空气中挥舞的猎猎作响,狙击手嘴里发出了一阵呜嗷的喊声,声势极其的嚣张。 林昆接连后退了六七步,脚底下突然站稳,手中的三棱军刺猛的半空中挥了下来,冲着那两柄紧逼的斩马短刀就劈了下来。 喀嚓…… 两柄短刀应声被斩断,掉落在了地上,狙击手显然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慌乱之中赶紧后退,林昆趁机三棱军刺一挑,将狙击手脸上的面巾给挑飞了。 狙击手后退了两步站稳,林昆也没有马上追击,两人相距着三五米的距离,目光平静的对视,狙击手的眼眶里震惊之余,又落在了林昆手里的军刺上。 “你这把军刺是华夏的名兵杀器鬼畜?”狙击手面色平静的问,语气里带着一丝恐惧。 “你还算是挺有眼光的。”林昆眯着眼睛冷笑,“华夏杀手界的精英杜久,传说没有他爆不了的头,只有他不收的命。” 狙击手脸上的表情一凛,“你知道我是谁?” 林昆冷笑着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因为你的名气大才知道,而是上一次你躲在暗处狙击,这一次又来救杜鳌,所以我就想到你应该是笑面杀佛的亲侄子杜久,你和你的叔叔名声都不怎么好,今天一 见果然是和我想的一样,既然让我林昆撞上了,就把命留这儿吧。” 杜久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带着一丝怨怒道:“你特么真以为你能杀得了我!?”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试试你就知道了。” 话音落罢,不等戮久再说话,林昆整个人已经向他扑了过来,戮久丢到了两柄已经断掉的斩马短刀,从腰间又拔出了一把瑞士军刀,反握在手里就向林昆刺杀过来。 屋顶下,对面的马路上,被打爆了油箱的车还在燃烧着,林昆仿佛听到了车里的特别行动处的兄弟的灵魂在天空中惨叫着,他们在看着他,双眼里满是愤怒与哀求,让他为他们报仇。 唰、唰…… 杜久手中的瑞士军刀挥舞的极其诡异,向着林昆身上的要害扎了过来,林昆脚下从容的后退了两步,眸光突然一冷,鬼畜那乌金色的刺身,冲着杜久的手腕就洞穿了过去,似乎能够清晰的听到军刺洞穿 了手腕的声音…… 噗嗤! 一道鲜血顺着军刺的放血口喷了出来,杜久不敢相信这一切,他本来挥舞着瑞士军刀正起劲儿,眼神里满是必杀的决心,但知道林昆的身份,知道他是那个来自漠北的狼王,但对自身强大的信心,令他 根本没把林昆放在眼里。 能摸到屋顶来,凭的是小聪明,能斩断他的两柄斩马短刀那是他手上的兵器好,可现在……能洞穿他的手腕,这,这是…… “啊!” 凄惨的叫声从杜久的嘴里发了出来,他紧握着瑞士军刀的手一下松开,军刀激将落地的一瞬间,林昆脚尖一踢,军刀重新飞了起来,被林昆一把握在了手中,然后猛的向杜久的肩膀一扎。 噗嗤…… 又是一声轻响,军刀直接扎进了杜久的肩膀里,又是一道热血喷了出来,林昆紧跟着将军刀往外一把,更多的血喷了出来,那腥红的血液照耀下阳光下,透着诡异而又鲜艳的光芒,浓浓的血腥弥漫开, 带着死亡的味道…… “啊!!!” 又是一声惨叫,仿佛撕破了喉咙刺向了苍穹,这叫声里一半是疼痛,另一半是恐惧,杜久本来还信心满满、誓要斩杀的脸上,一瞬间满是绝望密布,或许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算明白,这个来自漠北的狼 王到底有多可怕。 江湖上有很多传说,其中大多数都是浮夸的,但眼前的这个面色冰冷,双眸里透着死神光芒的漠北狼王,绝对比江湖上的那些传说里的还要可怕的多。 一切都晚了,所有的一切对于杜久来说都将是尘埃落定,他的眼眶里充满了恐惧与绝望,他杀了那么多的人,每次得手之后的兴奋,仿佛一下子从内心里涌了出来,变成了无以复加的绝望。 唰唰唰…… 林昆握着瑞士军刀,快速的在杜久的身上剐了十余刀,刀速极快,几乎几秒钟,杜久身上的衣衫便变的破破烂烂,血水透着衣服渗了出来,每一刀都不致命,但足以让挨刀子的人疼入骨髓。 “啊……” 杜久的叫声,虚脱里透着绝望与恐惧,这个时候他已经料定自己难以全身而退了,可如此的折磨还是让他感到害怕,不如直接一刀杀死他来的痛快。 刘幸福和章寒在屋顶下守着,两人听到了屋顶的惨叫,脸上全都紧张了起来,刚才的枪响已经够让人紧张了,此时的惨叫声,倒像是最终的尘埃落定。 仔细的一听,那声音不是林昆的,两人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吱嘎…… 工厂车间的大门打开了,林昆手里拎着浑身是血精神萎靡的杜久从里面出来,扑腾的一声往地上一丢,刘幸福和章寒马上一起围了过来,两人望着地上浑身是血的戮久,再看身上沾染了血迹的林昆,眼 神中满是钦佩之色。 章寒望着地上的戮久,怒然的一拳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