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暗中狙击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暗中狙击

车子驶上了旁边的路口,这是一条不是很宽阔的小路,是一个向上的坡路,刘幸福给林昆介绍说,吉森市一片平原,唯独这条路是建在丘陵上的,说是丘陵,如今也已经被完全开发起来了。 往里走是一片工业区,不过如今东北的重工业经济不是很好,工厂倒闭了不少,前一段时间还有工人聚集到市政府去请求政府出面主持公道,把拖欠他们的工资都给还了,结果政府出面了,可那些个企 业家硬是成了老赖,口口声声说没钱,搞的政府也很无奈。 车子一路往上行驶,渐渐过了坡路,地形开始平稳起来,一路上确实看到了不少的工厂,有的工厂里一片生机,有的则彻底的冷清,显然是倒闭停业了。 林昆看着窗外的景象,再一联想到中港市和辽疆省其他的一些城市的现状,几乎都和吉森市差不多,重工业严重萎靡,东北的经济整体的不如以前。 中港市倒还好一些,三面环海,有着旅游业支撑,可其他的城市就不那么乐观了。 国家三令五申的要投资东北,振兴东北,兴荣昌盛容易,萧条之后再次撅起可不是一朝一夕的,现如今的社会经济也变了,高科技开始领先于传统行业,而传统的行业许多都迁到了一些发展中的国家去 国家富强了,人民有钱了,可这中间产生的一些问题,还是需要慢慢解决。 林昆心思遐想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感触,他一向自认为不是从商或者从政的料儿,忽然想了这么多,他心中竟有一股豪气,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在东北也搞起一个高科技的领域。 思绪正飞转着,忽然间外面一声震耳发聩的枪声响起,不远处工厂前的一棵几近枯死的大树上,腾的一下惊起了一大片的鸟儿。 吱嘎! 林昆他们乘坐的这辆车,马上一脚刹车停了下来,紧跟着就听砰的一声,车屁股被后面跟着的那辆黑色的面包车撞了个结实,车身猛的一摇晃,章寒马上警惕的吼了一声,“怎么回事!?” 林昆、刘幸福、章寒一起回过头看去,只见身后的那辆黑色的面包车的挡风玻璃上碎了一片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状,玻璃上似乎溅着血,是司机的位置。 刘幸福马上抓起了车上的对讲机问道:“小张,怎么回事?” 对讲机里传来了一个年轻人紧张的声音,“刘哥,我们突然遭到了……” 话不等说完,空气中又是咣的一声响起,对讲机里传来了一声惨叫,紧接着便没声音了。 “md,有人竟然敢埋伏我们!”章寒是个暴脾气,就要推开车门下去,把那暗中的狙击手给揪出来,被林昆赶紧一把拦住。 “章哥,你不要命了,暗中的那个狙击手就等着你下去呢,你下去之后,他一枪就可以打爆你的头,先冷静!” 章寒怒道:“我特么怎么冷静,我们的兄弟正在被杀,这个狗杂碎,我要灭了他!” 刘幸福一脸紧张,暂时也没了办法,这时就听外面有扩音的声音响起,“车里的人给我听着,马上放了杜鳌三个人,我可以饶你们不死,否则的话……” 话音刚落,还不等林昆等人确定他的位置,空气中又是一声枪声响起,紧跟着就见最后面的那辆车的油箱盖,突然擦起一阵花儿,然后砰的一声…… 车爆炸了,车里的几个人还没来得及逃下来,就连同整辆车一起燃烧了起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暗中的人也绝对的狠辣,杀人不眨眼,极其的凶残。 章寒已经愣住了,满心的怨怒,让他脸上的表情狰狞在了一起,刘幸福也是一脸的愤怒,却又是着急而又无措。 对讲机里传来了面包车里其他人的声音,“刘哥,到底怎么办,我们被埋伏了!” 话音传来的同时,里面也传来了杜鳌那凶残狰狞的声音,“哈哈,姓林的,你想要抓住我,送我去燕京,没那么容易吧,哈哈!我侄子可不是吃素的!” 林昆一把从刘幸福的手上,将对讲机拿了过来,语气冷静的说:“马上把杜鳌给丢下车,不要问为什么,快!” 哗啦…… 面包车里的人动作很麻溜,已经到了这个关头,就是让他们问为什么,估摸着也没那个心情了,只要听到了命令,马上就执行,否则里的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面包车的车门开了,被断了双手双脚的杜鳌,被从车上丢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摔的一阵呜嗷的惨叫,但嘴里还是不停的猖狂的大笑着。 林昆右手一甩,马上将银色的沙漠之鹰握在了手里,砰的一下踹开了车门,整个人纵身跳了出去,在地上滚落了一圈,直接躲在了旁边的那可大树后面。 他前一秒钟刚刚滚落离开,后一秒钟马上一颗子弹射在了他刚刚离开的地面上。 空气中还带着一阵枪声回音的颤音,地面上被子弹打出了一个大坑,车上的刘幸福和章寒都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了之后章寒也要跟着跳下车来,却是被刘幸福给拦住,刘幸福什么也没说,只是冲章 寒轻轻的摇了下头。 章寒心中明白,刘幸福这是不让他下去给林昆添乱。 咣! 空气中又是一声枪响,这一枪不是在暗处发出来的,而是林昆手中的沙漠之鹰,子弹精准的打在了大笑不止的杜鳌的腿上,杜鳌顿时一声惨叫,再也笑不出来了。 林昆靠在树后,大声的喊道:“不想让他死,你就别乱来,你的子弹可以杀人,我的子弹也不是吃醋的。” 话音说完,林昆竖起了耳朵,仔细听声音的来源,扩音设备里响起了仇恨的话音,“小子,我特么的要你死!” 林昆迅速的辨别方位,快速的攀上了大树,然后对准了三点钟的方向,咣的一颗子弹射了出去,马上就听滋啦的一声,紧接着那扩音设备的声音没了。 林昆马上又竖起了耳朵,这时他清晰的听到了暗中那个人真实声音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