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修路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修路

杜葵的模样有些小帅,林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两人在一起绝对算是郎才女貌,只可惜他们选错了队伍,跟着他们那杀手的爹、师傅,做了一个无良的杀手,眼里只有钱,没有任何道义。 林昆看着这一对年轻人,两人此时全都被制服,手上戴着国安局特别行动处配备的特殊手铐,杜葵一副不屑而又愤恨的模样瞪着林昆,嘴里喷着血唾沫低喊道:“姓林的,除非你让我死,否则……” 啪! 杜葵的话不等说完,一个大巴掌已经抽在了他的脸上,章寒这全力的一巴掌,可真不是惯毛病的,杜葵直接惨叫了一声,嘴里头飞出了三颗新鲜的牙。 章寒张口就是大骂:“干你女良的,和你他不要脸的爹一个德行,本事倒是一般,吹牛逼的功夫倒是一个顶一千个,我今天非打到你服不可!” 章寒的性格,向来就是雷厉风行的,说动手可真就不磨蹭,啪啪啪的就是一连串的大嘴巴子抽了下来,也就眨眼的功夫,杜葵前一秒钟还挺硬气怨毒的一张脸,肿的就跟猪头一样,嘴角淌着血,牙齿又 飞出了五六颗,整个人也耷拉着脑袋,处在半昏半死的模样。 “傻大个,我跟你拼了!”林樾一声怒喝,双手被铐在身后,抬起腿就冲章寒踢了过来。 章寒眸光一冷,直接迎着她的腿一拳砸了过去,拳头交击的一瞬间,空气中砰的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同时伴随着骨裂的声音,那细微的喀嚓声不大,可落入耳朵里却令人感觉到扎心的疼。 “啊!” 林樾嘴上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极度的痛苦让她的脸颊扭曲起来,所有的愤怒与不甘,此时全都消散,她脑袋磕在地上,身体因疼痛不停的抽搐着。 章寒漠然的看着地上的林樾,“我章寒从不打女人,但对于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有一个揍一个,绝对不放过!” 刘幸福站在一旁笑盈盈的道:“本来我只是猜测,昔日华夏杀手界的黑寡妇,现如今时不时跟在了笑面杀佛的身旁,果然是如此啊,你本名不叫林樾,而是林思淼,曾经杀手界的黑白双煞,不过你却因 为和杜葵这个小白脸勾搭到了一起,结果亲手杀了老公,哎……可怜你当初那个心底还算善良,也很讲道义的老公,绿帽子直接戴到了死。” 林樾咬牙切齿的抬起头,眼中带着一抹诧异看着刘幸福,道:“你,你怎么知道?” 刘幸福笑着说:“我这个人别的不擅长,搜罗消息,了解华夏江湖的秘事,那可是我最擅长的,知道你这点事儿算不得什么,你也不用过于惊讶,呵呵。” 林樾道:“那你想把我怎么样?” 刘幸福笑着说:“这我可说不算……” 说着,刘幸福的目光看向了林昆,显然是让林昆来拿主意。 林昆嘴角满意的一笑,道:“我们不就不动用私刑了,还是交给燕京方面处置吧。” 一听说要交给燕京方面,林樾脸上的表情马上因害怕而扭曲起来,大声的喊道:“不,我不要去燕京的国安局,不要!” 林昆笑着说:“坏事做的多了,就不要怕受到惩罚,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 一番躁动,引来了酒店的安保人员,后续的一些事情刘幸福都已经安排好了,被废了双手双脚的杜鳌,以及被揍的如同猪头一样的杜葵,还有断了一条腿的林樾,被刘幸福安排的人给带走了。 酒店的楼下停着三辆车,其中一辆是黑色的面包车,另外的两辆都是黑色的轿车。 车是刘幸福提前安排好的,林昆和章寒、刘幸福三人坐进了第一辆车里,手下的人将杜鳌、杜葵、林樾三个人押进了中间的面包车里,后面的一辆车坐着刘幸福的手下,也是特别行动处的人。 三辆车离开了酒店,奔着龙兴茶楼驶去,龙兴茶楼表面上是刘幸福在吉森市的产业,实际上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在吉森省的一个联络地点。 车上,林昆坐在后排,和章寒并排,刘幸福坐在副驾座上,章寒转过头看着林昆,唇角似乎有犹豫,林昆感觉到章寒在看他,回过头笑着说:“章大哥,有什么话直说,没什么可顾忌的。” 章寒嘴角咧开一抹尴尬的笑,“林兄弟,不,林队长,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林昆笑着说:“章大哥,你就别说什么队长不队长的了,那就是一个名头,咱们以后在一起相处,都是兄弟,要是把这名头给搬出来,岂不是显得太外道了?” 章寒脸上的笑容灿烂了两分,“嗯,好,那我就不叫你队长,反正今天这件事,我必须要谢谢,回头我摆酒,林兄弟你可一定要赏面子啊。” 林昆笑着说:“喝酒我喜欢,一醉方休!” 坐在副驾座上的刘幸福,始终沉默不语,不过心里头却是很钦佩林昆,不光是他的身手,而是他待人这般温和,可比先前燕京方面派下来的人强的太多了,那些人仗着自己在燕京的关系,一个个眼睛都 长脑瓜壳子上了,就好像他们一来到东北这地儿,就是王了一样。 我呸! 咱东北民风彪悍,耍酷摆阔,不好使! 车子行驶到半路,前面突然遇到了道路施工,需要绕路,几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站在路中间打着手势,一个工人拿着个小红旗,向旁边的另一条道路指挥着。 刘幸福见了,眉头微微的一蹙,小声的说:“来的时候这条路还好好的。” 开车的司机犹豫不决,将车停下里了,回过头问刘幸福,“刘哥,咋整?” 刘幸福没有说话,而是透过后视镜看向林昆。 林昆知道刘幸福这是在等他拿主意,这某种程度,也说明了刘幸福在心底已经是认可他这个队长了,认可的程度不一定深,但至少目前是没什么异议。 林昆笑着说:“回龙兴茶楼,还有几条路?” 开车的男人指了旁边的一个路口,道:“在这个位置,就只有这一条路了。” 刘幸福补充道:“那条路不太好走,是小路,周边不少废弃的工厂,适合打埋伏。”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笑着说:“杜鳌他们行刺穆先生的受,暗中还有一个狙击手,这个狙击手枪法神准,我的一个兄弟就差点着了他的道儿,现在杜鳌三人被我们控制了,这个狙击手……” 林昆话不等说完,刘幸福会意,冲开车的男人道:“就走那条小路,同时跟后面的兄弟说一声,一切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