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两柄短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两柄短刀

这边杜鳌的门被叫开了,隔了一间的杜葵和林越的门也被暴力的给撞开了,杜鳌此时正穿着一身睡衣,他是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会被国安局的人盯上,甚至他都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会得罪了国安局 ,难不成是因为要刺杀穆正仁? 不给杜鳌多余的反应时间,章寒已经冲进了房间里,那饭钵大小的拳头,凌空一挥向着杜鳌就砸了过去。 杜鳌的绰号是笑面杀佛,他平时就是一副和事老的笑眯眯的模样,杀人的时候更是笑的入木三分,但此时他却笑不出来了,他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对面冲过来的这个大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手。 杜鳌挥起一只拳头,正面和章寒碰了一记,和章寒拼力气,杜鳌明显落了下风,一声铿锵有力的闷响之后,整个人接连的倒退了四五步才停下。 “你是什么人!?” 稳住了身形,杜鳌眼眶里涨满了血丝,凶狠的盯着章寒。 “要你命的人。”章寒嘴角淡淡的一笑,将近两米的身高站在那儿,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好猖狂的口气,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么?”杜鳌阴沉着一张脸,一双拳头愈发的握紧,他那一双满是血丝的双目里射出两道精光。 “笑面杀佛,杀手界挺有名的一个主儿,不过今天你撞上了我,就别磨磨唧唧的,等待会儿你要死了的时候,我会成全你,告诉你我是谁。” “好的口气!” 杜鳌脚底下一蹬,整个人如同一把刀子,向着章寒就扑杀了过来。 章寒毫无躲闪之意,挥着一双拳头正面迎击了上去。 铿! 又是一声沉闷的声响,两个人的拳头再次撞击到了一起,杜鳌这一次被震的狼狈,脚底下连连倒退,按说他的势力不至于这么弱,都是因为这几天疯狂的痴迷于女色,身体被掏空了大半。 “老家伙,受死吧!” 章寒大步的迈开,紧跟着就追击了上去,杜鳌方才明知不敌还要硬碰到了那一拳,实际上是有意为之,他的身体靠在了窗边的一张桌子上,随手从桌子下面抽出了两柄短刀握在了手里,唰唰唰的一阵挥 动,空气中顿时多了一阵刀光剑影,连成一片向着章寒逼杀了过来。 杜鳌绰号笑面杀佛,这名号可不是白给的,一个总善于用笑来伪装自己的人,往往都是狡猾至极之辈。 杜鳌挥刀的速度很快,快的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眨眼之间他手中的刀子,就已经逼到了章寒的胸前,章寒眼看着避无可避了,杜鳌的嘴角勾起了笑容,那笑容阴森而又邪魅,伴随着一阵咯咯咯的阴险笑 声,他仿佛已经看见了章寒的胸口,被他的两柄刀给剖开的模样。 章寒眉头一皱,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中计了,不是技不如人,实在是这老混蛋太特么狡猾了,这时他有心想要躲闪,可刚才冲的势头太猛了,根本躲不过。 眼看着两柄刀就要扎进胸膛,章寒心中懊悔而又愤怒,嘴里不甘的一声怒吼,“啊!!!”同时一双拳头握的更紧,完全就是一副拼命的架势,即便自己的胸膛被剖开,他也一拳用拳头生生的将杜鳌的脑 袋给砸出两个大坑。 紧要关头,突然就听空气中一阵呼啸的声音响起,一道乌金色的光芒破空二来,就在杜鳌手中的两柄短刀,就要扎进章寒胸膛一刹那,空气中响起了‘叮当’的一声响,这声音如同裂金一般,杜鳌手中的 两柄短刀迸溅起一阵的火花,与此同时刀锋被打的偏离的轨迹,杜鳌惊诧之余只觉得户口一阵发麻,手中的两柄短刀险些脱手而去。 铿! 那道乌金色的光芒,直接扎进了墙上,大半截的没入了墙里,杜鳌急忙躲过章寒的拳头,向着那乌金色的军刺看了一眼。 “老家伙,阴谋诡计,看我不揍扁你!” 章寒怒火汹汹,一下子动起了真火,一双拳头在空气中挥舞的猎猎作响,紧逼着杜鳌就轰炸了过来。 杜鳌挥着一对短刀倒也不落下风,时而的还能逼着章寒后退两步,章寒一向不喜欢在身上带兵器,这会儿吃了亏,气急之下拎起了一把椅子,就向杜鳌砸了过来。 叮叮当当、嘁哩喀喳的一阵响声之后,章寒手里的椅子被劈的七零八落,只剩下半截的椅子腿儿。 杜鳌嘴角的笑容又猖狂了起来,一双短刀抖落了无数的刀花儿向章寒逼杀过来。 这时林昆已经走进了房间,一把将墙上的‘鬼畜’给拔了下来,笑着对章寒说:“章兄,他欺负你没兵器,看来以后你得配一个趁手的兵器了,这个老家伙就交给我吧,你去隔壁帮忙,隔壁的那两个也不是 善茬,咱们的人有些吃力。” 章寒回过头看了林昆一眼,答应了一声,道:“好,不过你得答应我,好好收拾这个阴谋狡猾的老匹夫,可别一刀宰了他,这样太便宜这个老王八蛋了。” 林昆微微一笑,“放心吧。” 章寒闪身退开,林昆手持鬼畜和杜鳌对峙,杜鳌眯着眼睛看着林昆,“你就是漠北狼王,年纪轻轻的,名头可不小嘛。” 林昆笑着说:“你知道我?” 杜鳌冷笑着说:“当然知道了,我去刺杀那个姓穆的之前,就已经调查过你了,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一向是我们做杀手的基本原则。” 林昆笑着摇摇头,“明知道有我在,你还照常不误的去刺杀,你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而且我的那个朋友,还差点死在了你的手上,这笔账今天可得算算了。” 杜鳌冷笑一声,道:“我行走江湖大半辈子,什么样的狠角色没见过,我杀过太多的人,不少都是名声在外的,在我看来名声越响的人,往往越是沽名钓誉,我要是杀了你,以后我的身价一定会更上一 层的。”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我说笑面杀佛,你活了也算是大半辈子了,谁给你这么强大的自信,行了,也别废话了,我人就站在那儿了,你过来杀我吧。” “小子,受死吧!”杜鳌眼睛微微一眯,挥舞着手里的两柄短刀,嘴角勾起一抹狞笑,向着林昆就杀了过来。 他这一下绝对是动用了全力,刀花儿在空气中频频闪烁,一下子仿佛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林昆整个笼罩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