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章:只爱钞票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只爱钞票

林昆也在床上睡懒觉呢,李春生穿着一条大花裤衩,风风火火的闯进房间,吓了林昆一跳,还以为他这徒弟大清早的发疯了。 “师傅,庞万才给我打电话了,你说我是接还是不接啊?”李春生一脸高兴的模样,庞万才打电话过来,证明他昨天晚上表现的不差,庞万才很有可能已经决定卖地皮了。 林昆搓了搓眼睛,瞪了李春生一眼,道:“你就不能矜持一点,什么时候能成熟啊?” 李春生笑着捎捎头,“师傅,我这可是头一次干大事,心里头紧张又兴奋,理解理解。” 林昆又白了他一眼,道:“你要是再磨蹭一会儿,估计这电话就要挂断了,空欢喜一场。” 李春生脸上的表情一愣,赶紧接听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庞万才的声音,“李公子早啊。” 李春生开着免提,抬起头看着林昆,用眼神在询问他该怎么回答,林昆干脆的躺在了床上,扯起了大被蒙在头上,不搭理他。 李春生只好硬着头皮靠自己,装作一副懒洋洋的口吻道:“庞老板,你可真够早的,刚做了一个美梦,让你给我搅和了。” 声音里带着斥责,电话对面的庞万才马上连连致歉,“李公子,实在不好意思,我这没想到你还没起床,不过我倒是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准能弥补你那美梦。” 李春生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口吻说:“哦?什么好消息,说说看。” 庞万才笑着说:“今天李公子什么时候方便,我打算再约李公子去一趟龙兴茶楼,关于我手里的那块儿地皮,只想卖给有缘人,我第一眼看见李公子,就觉得我们俩有缘,这笔生意做成以后,我们可就 是忘年交了。” “哦,好吧,那等我一会儿起床了,再给你打电话。” 李春生心里头高兴,可语气里却是波澜不惊还带着一丝困意,说完也不等庞万才回应,直接啪的一下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师傅……” 李春生冲着被窝下面喊了一声,小心翼翼的。 “师傅,你觉得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我那么说行吧,不能让那老家伙觉得我热脸上杆子,我越不把他当回事,他越热脸往上贴,这才证明他手里的地皮没有好的出路。” 林昆的脑袋从被窝下探了出来,整个人随之坐起了来,嘴角含笑的打量着李春生,一直过了两秒钟也没说话,看的李春生都有些发毛了,愣愣的说:“师傅,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昆笑着说:“行啊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能忽悠了,怪不得昨天晚上那老家伙被你给唬住了呢,换成是我怕是也得让你给唬了一道,不错不错,师傅果然没看错人。” 李春生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说:“师傅,你没故意跟我开玩笑呢吧,我刚才那么说没问题?” 林昆笑着说:“对自己有信心,你真的很棒,庞万才的土地合同签完以后,剩下的那两个老板也会马上主动联系你,等所有的地皮都收到了手里,你的第一个任务就完成了。” “啊?” 李春生一副诧异的模样看着林浩,“师傅,怎么听你话里的意思,还有任务等着我呢?” 林昆笑着说:“别忘了之前我和你是怎么说的,好好干,师傅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李春生忽然满眼感激的看着林昆,“师傅,谢谢你,谢谢你给我机会,谢谢你这么看的起我,我一定好好干,不让你失望的。” 林昆的手机响了,是刘幸福打来的,林昆接听了电话,刘幸福的声音懒洋洋的,“杜鳌藏身的地方已经找到了,我和章寒马上带人过去,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过去?” 林昆心里骂了一句狡猾,嘴上却是笑着说:“行,把具体的地址发给我,我稍后就到。” 刘幸福冷笑一声,道:“好,咱们不见不散。” 林昆挂了电话,刘幸福来电话的意图很明显,这件事是你林昆拜托我们的,不能我们自己出力,好歹你也得到现场来露个脸,不过这其中还有别的原因,杜鳌在杀手界也是名气不小,手上自然有着不俗 的功夫,刘幸福担心他和章寒带人过去,万一和这杜鳌旗鼓相当,手下的兄弟出现了伤亡可就不太好了,要是有林昆在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自从昨天晚上和林昆交过手之后,刘幸福和章寒对林昆的身手,打心眼里百分之百的佩服。 尤其是章寒,他本来就是崇尚以武为尊,能打的过他的人,他势必都会尊敬三分。 刘幸福把地址发到了林昆的手机上,杜鳌和他的儿子以及女徒弟,倒是挺不低调的,三个人住在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不过用的身份证和信息都是假的,当然了,这种把戏唬一唬普通的民警还可 以,但身为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刘幸福,想要查清楚他们的信息,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师傅,你要出去?”李春生看着林昆问道。 林昆从床上下来,踩着拖鞋去洗手间洗漱,道:“是啊,去办一件大事情。” 李春生道:“那用我去帮忙么?” 林昆从卫生间里探出个头道:“你就老实的在别墅里待着,好好的陪一陪王倩,等你觉得什么时候差不都了,再去见庞万才,记住你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拿下城北郊外的所有地皮,拿下了师傅给你记一 个大功。” 李春生马上昂然的抬起胸脯保证,“师傅,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不让你失望。” 林昆开着车,便向市中心的那家五星级酒店驶去,车直接开进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然后按照和刘幸福约定好的,在一楼的大厅里碰面。 刘幸福一身休闲装的打扮,这家伙一眼看上去圆乎乎的脑袋,脸上总是带着笑意,根本冷人难以想象这家伙竟然会是国安局的。 而章寒穿着的是一身运动装,脚上穿着一双跑步鞋,他身高马大的,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一个运动员。 大厅里只有刘幸福和章寒两个人,林昆走过来,也没什么多余的客套话,直接就问刘幸福,“怎么就你们两个,其他人呢?” 刘幸福笑着说:“这就不用你操心了,都已经安排在楼上,把那三个人监视起来了,就等你这位东三省的队长一来,我们就动手。” 林昆笑着说:“没问题,只要这次任务完成的漂亮,回头我就向上级申请,给你们嘉奖。” 刘幸福笑着说:“勋章什么的就免了,我们只爱钞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