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八章:心中芥蒂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心中芥蒂

庞万才是一个商人,能动辄拿出几千万的资产购买地皮,绝对是一个有实力的商人,他要是不长个聪明的脑袋,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见李春生起身要走,他赶紧站了起来,眼前的和这个年轻人是他目前 唯一的希望,马欣兰提出的高价收购地皮只是一个噱头,就庞万才所知,马欣兰十有八九不会收他手里的地皮,至于马欣兰到底想的什么,他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的钱包。 李春生并没有理会庞万才,已经向门口走去,随行跟从的小秘书,反应似乎慢了半拍,又或者是她认为李春生应该停下来,继续和已经起身开口的庞万才再坐下来谈谈,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李春生已经 快走到了门口,小秘书赶紧抬起脚步追赶,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一阵嗒嗒的声音,还差一点扭了脚。 庞万才脸上的表情也是明显一愣,他是真没料到李春生居然这么的果断不通情面,从见面的一开始到现在,都是摆出了一副纨绔不羁的模样,对待他可谓没有半点的尊敬。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对自己如此的不尊敬,庞万才发誓在他的人生里还从来没发生过,但现在不是他置气的时候,他赶紧向门口追了过去,脸上堆着和煦如同春风一样的笑容,挡在了李春生的面前, “李公子,您稍安勿躁,我这是出于真心来跟你谈的,我承认我现在急于将手上的地皮出手,我需要现金来流转公司的业务,一块钱能难倒英雄好汉,更别说这么大的一笔数目了。” 李春生微微扬着下巴,一副傲然不羁的模样,他嘴角轻佻的一笑,似乎下意识的在模仿林昆的笑容,“庞先生,我喜欢直来直往,我们都是生意人,但我从来不喜欢尔虞我诈,我问你的问题你始终不回 答,我看不见你的诚意,你还是把你的地皮高价卖给那位马姑娘吧,我李某人不感兴趣了。” “别啊,李公子,我没有要瞒着你的意思,马姑娘那边吧,开的是高价码,可不一定能谈成,或者说谈成的几率很小,所以我想还是跟你合作,心里能更踏实一点儿。” 庞万才算是说了一番掏心窝子的话,李春生直视着他的眼睛,庞万才脸上的表情尴尬而又懊恼,自己啥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啊。 李春生重新回到了包间里,坐在了座位上,庞万才心里松了一口气,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李春生端起茶杯,身后跟着的小秘书赶紧倒上茶,李春生吹了吹热气,喝了一口,茶杯放在桌子上,抬起头看着庞万才说:“庞总,本来是我是想付原有土地百分之十五的价码,看在你这么实在的份儿 上,我改变主意了。” 庞万才眼睛一亮,心说这小子不会是要提高价码吧。 “百分之十二,降的那三个点是因为你别无选择,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来吉森省之前,我已经暗中的调查过了,城北郊外的这片地皮,若是新城区规划了,价格会翻番的涨,可惜现在政府的项目变卦了 ,谁握着这一片土地,短时间内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几十年以后什么样,谁也说不好。” 李春生笑着说,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就像是茶余饭后的闲话一样,而对面的庞万才,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吞了一只死老鼠一样难看,他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他也很想猛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起身 离去,但他始终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怒火,渐渐的将胸膛里一团汹汹然要的火焰给压制了下去。 今天晚上的谈判,从一开始他就在犯错,他不该低估眼前这个一副纨绔二世祖模样的年轻人,这小子绝对是一个扮猪吃虎的高手。 md,认栽了! 庞万才在心中思量,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但他这一次并没有再犯错误,脸上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甚至还自然的微笑起来,“李公子,你的提议我会考虑的,今天晚上反正你也忙,那我们就先到这儿 了。” “好!” 李春生站了起来,向着包间的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来,脑袋微微的侧过来,笑着说:“庞总,三天的时间,要是收不到答复,我就考虑其他的方案了。” 庞万才脸上的笑容依旧和善,“好的!” 离开龙兴茶楼,身后跟着的一身职业装,但其貌不扬的小秘书,小心翼翼的说:“李公子,你真是太厉害了,把庞老板给唬住了。” 李春生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位秦雪安排在他身边的小秘书,这小秘书别的底细他不清楚,但有有点可以肯定,她绝对靠的住,笑了笑说:“我刚才也是紧张的一手心冷汗。” 小秘书笑着说:“那你说庞老板会主动联系你么?” 李春生笑着说:“这个我还真说不准,但愿他能主动联系我吧,要不然的话这单买卖就算是办砸了。” 李春生和小护士上了车,这时龙兴茶楼的暗处,一直没有离开的扈强探出了个头,掏出手机给马欣兰打电话汇报,“欣兰,那个外地的小子走了,看来他和庞万才谈的挺顺利。” 电话里传来马欣兰的声音,“表哥,回来说。” 马家的私人山庄,有着马欣兰的一个独栋小别墅,马欣兰一般的时候很少过来住,她的两个哥哥也住在这儿,她不喜欢离他们太近,在她看来两个哥哥胸无大志,整天到晚还互相猜忌窝里斗,而且这两 位哥哥时刻都在提防着她,担心她在老爷子的面前争了宠,偌大的家业落在了她的头上。 马欣兰的心里也挺苦涩的,红缨帮是父亲一手创建,可以说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在她的心里,父亲这一辈子功过参半,父亲对她和两个哥哥几乎倾尽了所有的爱,但对他们的母亲,却犯下了大多数男 人都会犯的错。 在内心的深处,马欣兰一开始是恨父亲的,但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看惯了世态炎凉,尤其认清了男人这种动物以后,她越来越觉得父亲所犯下的错,也不是那么不可饶恕的,只是作为她的父亲,伤害 了她的母亲,她心中的芥蒂始终还是有些放不下。 洪林门决定要对红缨帮动手,她马不停蹄的去中港市请来了林昆,她不能看着父亲的心血葬送,望着父亲愈发苍老的脸颊,白发渐多,她不忍心让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变成别人眼中的猎物,所以她决定要守护红缨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