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六章:服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服了

刘幸福见状赶紧放弃了攻击,两条胳膊抬起来挡在胸前,林昆的膝盖猛的撞在了上面,顿时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响声。 “啊……” 刘幸福嘴里发出一声叫喊,那圆鼓鼓的身子向后趔趄,脚底下一连倒退了数步,直到撞在了身后的墙上,才停了下来。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还想要冲林昆扑过来,可脚底下刚要迈动,喉咙突然一咸,面色一阵的潮红,一口热血仿佛到了嗓子眼,被他强行的呼吸给压了下去。 章寒这会儿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打他十八岁开始,他从来没尝过被打败的滋味,更是想都没想过自己会被人这么轻易的就给打趴下了,屈辱的怒火在他的胸腔里滚滚的燃烧,他直接抓起了旁边的半截 茶海,挥舞着就向林昆砸了过来。 咣! 林昆脚底下一个错步,轻松的就躲闪了过去,半截茶海砸在了地面上,顿时把大理石的地面给砸的千疮百孔,那木质的茶海哗啦的一声,顿时也碎成了无数瓣。 章寒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愣,眼前已经没了林昆的踪影。 “在你身后!” 靠墙捂着胸口的刘幸福,大声的喊了一声。 章寒猛的一个转身,就要回过头,但他还是慢了半分,身后一阵冰冷的杀气袭来,这杀气仿佛实质化的利刃,穿透了他的胸膛,让他浑身上下的神经一瞬间抽紧,仿佛已经嗅到了死神镰刀上的味道。 绝望…… 章寒的人生里,除了小时候大雪天被狼围在了蒙古包里几天几夜,差一点被吃掉,他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感到绝望。 难道,就要这么死了? 章寒的心里头冒出了死亡的念头,可接下来的一秒,他没有感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毙命伤害,倒是屁股上仿佛被火车撞了一样。 砰…… 声音不是很大,不过力道却是很足,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直接重重的踹在了章寒的屁股上,后者嘴里头呜嗷的一声痛叫,整个人猛的向前飞了出去,呼通的一声响,再一次重重的摔趴在了地上。 “哎哟……” 这一次不管好不好面子了,章寒都叫出了声。 刘幸福靠墙站着,眼神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听说过北疆狼王的传说,但都以为那其中杜撰夸张的成分居多,华夏人喜欢吹嘘,喜欢把平凡的事情神化,别看刘幸福胖,但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体育迷 他最喜欢的两项运动就是篮球和足球,每每看到体育新闻报道有关篮球和足球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的点进去看,结果看到的内容,不是小编一个人在那yy的,就是典型的媒体夸张吸引球迷的眼球。 华夏的足球,但凡是个华夏人都知道,基本上已经是臭到家了,十三亿的人口找不出十三个会踢球的,成天在那儿吹嘘华夏足球崛起。 华夏的篮球,自从姚先生退役以后,就没一个能扛的起大旗的,每每有年轻人进入了米国的篮球联想,媒体就开始疯狂的吹,本来就是一个上不去场的替补队员,都能被他们给吹成是篮球之神了。 本来,刘幸福和章寒都以为林昆这个被传的无所不能的漠北狼王,也是杜撰吹嘘的成份居多,心里头对他也根本没有丝毫的敬意,结果没成想人家这一上来,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他们俩给打的服服帖帖。 林昆走向章寒,在章寒的屁股上又踢了一脚,笑着说:“大块头,起来继续打啊?” 章寒闷着一张脸不说话,他心里头清楚的很,自己根本就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而且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的不是一星半点,当然了,这不是因为他太弱,而是他太强了。 强者,理应受到尊敬,可章寒回过头看了一眼一副轻佻模样的林昆,顿时这心里头就不舒坦了,这小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市井上的小无赖,自己居然被他给打败了。 懊恼,不甘,还有几分尚未熄灭的火焰在胸腔里滋滋啦啦的冒着烟,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站起来再跟林昆动手的勇气,刚才一瞬间仿佛来自死亡深渊里的绝望,让他浑身冰凉,彻底的感到害怕。 林昆又看向了靠墙的刘幸福,“刘老板,你要不要再过来试试?或者,我干脆问你们俩一句,就说你们服不服吧?” 刘幸福看了一眼地上的章寒,章寒也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两人的眼底尽是苦涩,他们不是那种爱面子胜过一切的主儿,男人面子是要争,但在事实的面前也必须要承认。 “服。” “服了。” 两人一人一声,说完便把头低了下去,一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羞愧模样。 林昆回头走到茶海的边上,将半截茶海扶了起来,又找了三把椅子摆好,然后冲刘幸福笑着说:“刘老板,章寒,我们现在可以坐下来好生的聊聊了么?” 两人没吱声,章寒从地上趴了起来,他的皮肤不白,脸色这会儿功夫更是黑乎乎的,刘幸福上一个白肤色的胖子,这会儿功夫,脸色一直从脸颊红到了耳后根。 哎,被人打成这副德行,他们都觉得丢人啊。 哗啦啦…… 林昆拣起了还能用的茶壶,将就着给两人一杯倒了一杯茶,随后给自己又来了一杯。 刘幸福和章寒都坐了下来,林昆站着举起了茶杯,“来者便是客,我是从外地来的,我这个当客人的,先敬二位一杯茶。” 说完,林昆一仰头,一杯茶喝的干干净净。 章寒和刘幸福对视了一眼,两人端起茶杯喝了。 谈事情的时候,章寒一向不说话,这会儿却是冒出了一句,“你比我厉害,我服你了。” 刘幸福比章寒理智,他看着林昆说:“我们都是国安局体制里的人,但我就看不惯那种仗着自己是从燕京来的,或者是领导身份的,在我们面前臭嘚瑟的。” 林昆笑着说:“放心,我就算是嘚瑟,但也绝对不臭,这杯茶喝了,我们以后就是兄弟。” 刘幸福看着林昆,说:“也别绕弯子了,你想让我们怎么配合你工作,我也听说过你,你是一个讲义气的,我和章寒就先试着跟你合作,你要是臭嘚瑟,我们就……” 林昆笑着说:“我要是臭嘚瑟,我就自己走。” 刘幸福道:“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