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章:队长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九百章:队长

第一千九百章:队长 之前行刺穆正仁的几个人,林昆心中有所估量,陆婷发来的短信,证实了他的猜想的同时,也揭露了三个人近年来的作案纪录。 这三个人分别是笑面杀佛杜鳌,以及他的儿子杜葵,另外还有一个女人是杜鳌的女徒弟,也是杜葵的女朋友叫林樾,最近这两三年,全国各地发生了不少暗中刺杀的案件,死者黑白参半,全国的警方立案调查一直都没有什么眉目,没想到这次吉森省的刺杀案件,让陆婷从中找出了线索。 根据材料和证据显示,那些至今没有破获的杀人案件,就是杜鳌他们这一行人所为。 杜鳌和他的儿子以及女徒弟,在华夏的杀手榜上属于隐名的杀手组织,所为的隐名杀手组织,就是不参与杀手榜的排名,但道上的一些人都知道他们存在的,也会找他们做生意。 参与了华夏杀手榜的排名可以拿到更多的佣金,但还有一个风险就是容易被国安局盯上。 在我们华夏,是绝对禁止杀手这种组织出现的,近些年来国安局的人一直暗中打击杀手团伙,但获得的效果并不显著,再加上一些杀手组织也不是没有原则的滥杀无辜之辈,甚至他们杀的多数都是十恶不赦之流,所以某种程度上,国安局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对于杜鳌这种滥杀无辜之流,一旦发现了踪迹,国安局马上会派特工出来进行围剿。 陆婷给林昆发了杜鳌等人相关资料的同事,还希望林昆有时间能回家和她商量一下。 林昆知道陆婷的意思,她是希望这一次能由他解决了杜鳌这一伙人,怎么说他也是国安局的七号特工,击杀这种s级的犯罪分子也是分内之事。 林昆驱车回到了别墅,陆婷正捧着一本时装杂志,坐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上正晒着太阳。 一眼看过去,她是如此的一个温柔娴静的女人,和国安局特别行动处这种神秘兮兮的组织绝对令人难以联想二者会有什么关系。 林昆坐到了她的旁边,笑着问:“商量什么事?” 陆婷放下杂志,笑着说:“你应该知道了。” 林昆笑着说:“我是国安局的特工,击杀这种危险的犯罪分子必须是义不容辞的,除了这个还有别的事儿么?” 陆婷道:“组织上新下来了一个指令,希望在东三省重新梳理一下我们的特工组织,前任的东三省特工队长刘军牺牲以后,特工组织一直都是群龙无首的状态,不是我们组织上没有合适的人选派过来,而是这东三省的地界特殊,民风带着一股彪悍,咱们的特工也是一样,上面随便派下来一个人他们不服气。” 林昆诧异的看着陆婷,道:“你这个代理的副处长在这儿了,发出什么命令他们还敢不听?” 陆婷笑着说:“他们是会听,可多数的情况下都是阴奉阳违,就算是最终事情办成了,效率也是低的不像样子,这太影响工作了。” 陆婷顿了一下,继续说:“就拿这次调查杜鳌的事件来说吧,如果我们当地的特工可以积极配合的话,我完全不用动用燕京方面的资源,我们华夏地域广阔,我们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资源毕竟有限,所以我希望东三省这一片,可以得到一个号的梳理,这可是属于国家的光荣任务,怎么样?” 林昆笑着说:“还能怎么样,我如果拒绝的话,算不算是抗命?” 陆婷笑着说:“抗命倒算不上,组织上的意思,也是要让我和你商量着来,你拒绝的话,最多也就算是不给我面子,别的没有任何的影响。” “不给你面子?”林昆哈哈笑了起来,“这可比违抗命令还严重,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就冲这个,这次的这个摊子我也得接下来。” 陆婷微笑起来,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就像是一个安静温暖的仙子,尤其此时那明媚的阳光照在脸上,更是凭添了几分仙子气息。 “东三省这边的特工组织其实也挺容易的,每个省里有两个负责人,这六个人是主要负责东三省的特工工作的,只要能让这六个人心悦诚服,他们手下的人自然就服从了。” 林昆道:“就六个人,组织上就派不出一个能服的了他们的?” 陆婷笑着说:“可别小瞧了这六个人,辽疆省的两个负责人,李战辉和李战国,他们两兄弟你应该听说过,以前是燕京军队大院里出来的特种兵中的佼佼者,或者说是兵王更贴切;吉森省这边的是刘幸福和章寒,刘幸福是吉森省当地人,刚刚从军的时候,便被我们组织上挑选进入了国安局系统,培训了五年以后把他放了回来,也只用了几年的时间,便成了一方的负责人;章寒是内蒙古人,祖辈都是放牧为生,他是我们老局长到内蒙出任务的时候看中的苗子,有三年的军人经历,后来又是经过组织上的严格培训,他有一个绰号……” 林昆笑着打断说:“章铁拳?” 陆婷笑着说:“怎么,你听说过他?” 林昆笑着说:“我在漠北的时候,听我们后厨的老师傅讲起过早年的全国军区大比武,这个章铁拳当时可是一只独秀,打的众军区派出的一干精英都找不到北,后来好像是被南京方面的一哥们给打败了。” 陆婷笑着说:“那是以前,现在的章寒比过去更恐怖,他有一个外号,章三拳。” 林昆疑惑了一声,“哦?” 陆婷笑着说:“没有人能受得了他三记铁拳。” 林昆笑了起来,“嗯,有点意思,什么时候安排我见见他们。” 陆婷道:“先别着急,还有黑龙江那边的两个人我没给你介绍……” 林昆笑着打断说:“那不着急,反正现在我是在吉森省,先把吉森省的这两个搞定就可以了,什么时候方便,安排我跟他们见见?” 陆婷笑着说:“春生今天晚上去的龙兴茶馆,就是刘幸福开的。”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笑着说:“这倒是巧了,看来今天晚上我是势必要去一趟这个茶馆了。” 陆婷道:“你可以先和刘幸福谈谈,刘幸福和章寒两个,刘幸福更偏向于计谋,章寒负责行动,刘幸福如果能听你的,那章寒应该也能服你,如果他们肯听你的,那杜鳌的事儿就可以交给他们来执行了。” 说着,陆婷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任命书,递给林昆,“凡事都讲究师出有名,这个你拿着。” 林昆接过任命书看了一眼,笑着说:“如果拿着这个他们就能听我的,组织上也不会这么费脑筋了,拿着这个东西也没什么用。” 陆婷笑着说:“祝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