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就是个干(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八十九章:就是个干(1)

第一百八十九章:就是个干(1) 林昆把所有的想法都说给了龙大相听,他跟龙大相没什么可隐瞒的,几年前林昆曾在鬼门关口把龙大相给救了回来,自此两人便是过命的交情。 龙大相不是林昆的战友,而是华夏诸多佣兵团里的一个翘楚,几年前被林昆救了之后,从那以后也算是退隐江湖了,一直在国外过着逍遥的生活。 要不是林昆一个电话把他给召唤过来,这儿他估计还在泰国享乐呢。 林昆的想法简单而又直接,捣碎一个疯皇集团不是他的真正目的,真正目的是给中港市其他的那些暗中觊觎的百凤门的势力震慑,杀鸡儆猴。 龙大相不擅长计谋,但一提到简单粗暴的打架,那可绝对是一把好手,听完了林昆的计划之后,他马上就兴奋的两只眼珠子闪亮,兴奋的道:“有架打,太好了!昆哥,咱们赶紧结账,我现在就去会会那个什么虎豹豺狼的!” 林昆笑骂道:“你小子要我说你什么好,淡定,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淡定。” “对对对,淡定……”龙大相傻憨的笑起来,单看他这一副傻憨的模样,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联想到,这货曾经是华夏佣兵界里的翘楚——龙爷。 一提到龙爷的大名,界内的人都主动的联想到两件轰动江湖的大事,一是龙爷跟曾经的一个米国的特种兵牛人杰克大战,结果那个号称是米国特种兵界的第一铁汉,硬是被咱们龙爷用拳头捣烂了头颅,死的面目全非。 另一个是岛国内排行第三的横滨忍者团与龙爷结怨,具体的原因不详,龙爷一怒之下只身前往岛国,将横滨忍者团上上下下二十多个高层全都干掉,据说那二十多个忍者高层死的都非常惨,脑袋全都被捣碎了。 其实,大多数人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如果当初不是有林昆出手相助,龙大相已经死在了横滨,也正是那次林昆把龙大相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其中还有许多事情,包括之后龙大相选择了退隐江湖,也都和那次事件有关。 结了帐从北国园里出来,林昆就近找了一家酒店给龙大相安排住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两人约好了晚上碰面,林昆就开着车去接澄澄放学了。 百凤门舞厅里,蒋叶丽准备暂停营业一个星期,正常来说这一个星期的收入自然不少,但自从百凤门三番两次的出事之后,已经很少有客人来光顾了,百凤门在外的名声是一天坏过一天,如果再出现有人闹事的情况,即便百凤门度过了这次难关,怕是以后也会因为名声扫地而无人问津。 舞厅的利润一直是很客观的,尤其对于百凤门来说,现在其他的产业已经完全丧失,只有靠着舞厅的收入来维持整个集团的正常开销。 蒋叶丽坐在她的私人办公室里,窗外金色的阳光照进来,照在她那淡淡忧伤的脸上,事情到了今天的这种地步,她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无力感,或许黑道根本就不是她一个女人该涉足的,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将百凤门拱手让出去,拿着一笔不菲的钱远走高飞,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只是,一切都没有回头路,人生只有一次,选择也只有一次,她既然选择了有骨气的走下去,那么就是跪着也要把这条路一直走到尽头。 门敲响了,这敲门的声音她太熟悉了,一直伴随了她好多年,她回过头疲惫的说:“进来吧,门没锁。” 阿东推开门进来,来到了她的身后,她望着窗外的风景,笑着说:“坐吧。” 阿东坐下来,看起来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守规矩,只是眼神里多少有些不情愿,他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蒋叶丽,像是在看一副得不到的画。 “疯彪给了你什么好处?”蒋叶丽打破尴尬,语气不温不火的问道。 “嗯?”阿东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但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所以疑惑的底气明显不足,旋即不置可否的一笑,“姐,看来你都知道了。” “我本来不相信,是昆子告诉我的,刚才说出口的时候我其实还是不相信,或者说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蒋叶丽凄婉的一笑:“可它真就是真的。” 蒋叶丽的脸上突然说不出的哀伤,金色的黄昏照在上面更是说不出的哀愁,她转过头,眼神平静的看着阿东,道:“能告诉我,为什么么?” 阿东不置可否的一笑,摸出根烟叼在了嘴里,刚要掏出打火机点着,才想起来问蒋叶丽:“我可以在这抽根烟么?” 蒋叶丽伸出手,道:“也给我一根。” 阿东替蒋叶丽点着烟,然后才给自己点着,他深吸了一口烟惨淡的笑着说:“我就是觉得不公平,凭什么我守在你身边这么长时间,到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吐出一团烟,将他整张脸都笼罩在了烟雾后。 蒋叶丽道:“你如果想要,我也可以给你百凤门百分之二十的干股,你如果想要钱,我也可以尽我所能给你钱……” 阿东笑着摇头打断蒋叶丽,道:“你知道的,我想要的不是钱,而是……” 蒋叶丽打断阿东:“我一直都把你当弟弟看,当做我的亲弟弟看。” 阿东脸上的表情一怔,紧接着惨淡的笑了起来,喃喃的道:“弟弟,亲弟弟……”他抬起头看着蒋叶丽,“为什么你只把我当亲弟弟看?为什么你不把姓林的当亲弟弟看,反过来非要把我当成亲弟弟看!?” 蒋叶丽幽幽的叹了口气,道:“阿东,这个我真的说不明白,或许是感觉吧,我感激你为我所做过的一切,我也不是没想过去喜欢你,但最后我发现我做不到,你在我的眼里永远是弟弟,像亲弟弟一样的弟弟。” “呵……呵呵……”阿东冷笑着站了起来,“那从今天开始,我不做你的亲弟弟了行么?我过去付出了那么多,这么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的守在你的身边,到最后只换来一句亲弟弟一样的弟弟,我不干了!” 蒋叶丽仰着脸看着阿东,她的目光颤抖起来,声音也开始变的哽咽,“阿东,你要离开百凤门姐姐不拦你,但姐姐想再求你最后一次行不行?” 阿东不说话,蒋叶丽继续说道:“你何军大哥的死,我一直怀疑和疯彪他们有关,你离开百凤门姐姐给你准备一笔钱,但你不要去投靠疯彪,咱们姐弟一场这么多年,姐姐就这么一个请求,你答应我好么?” 阿东看着蒋叶丽,眼前的这张脸他默默的喜欢了这么多年,也付出了这么多年,可到头来全都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自己还不如一个新来的小子得到的多,他不在乎金钱的多少,只在乎自己在这个女人的心里的份量,他本来一直都劝自己要大爱无私,既然爱一个人就要踏踏实实的守在她的身边,可疯彪跟他说的那一席话,忽然让他觉得自己好卑微,卑微的连只蚂蚁都不如,都说大爱无私,可这个世界上能真正做到大爱无私的男人又有几个? 阿东的心里是伤心的,那种说不出的伤心,混淆着说不出的绝望,听着自己心脏传来的铿锵声音,呼吸在这一刻凝结成了无数的冰霜,他看着蒋叶丽的脸,就这么静静的看了两秒钟,然后忽然冷冷的一笑,道:“我不能答应!” 阿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蒋叶丽的脸上瞬间划过两行冰凉的泪水,她哽咽的声音颤抖着,张开了唇角却说不出话,悲伤透着泪水的痕迹弥漫,远处的黄昏渐渐浓烈,她看着眼前这个亲如弟弟的男人,心底是那么的绝望。 与此同时,阿东的心底也是疼痛的,他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如此的决绝,对着自己最深爱的女人……可此时他的心里又是那么的恨,恨自己,恨那个姓林的男人,也恨面前这个自己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她。 由爱生恨,一点都不假。 晚上,一家三口吃完早餐,林昆向楚静瑶和儿子请了个假,便带着小海东青开着老捷达离开了海辰别墅区,直接来到了和龙大相实现越好的地点。 龙大相穿着一套时尚的运动衫,脖子上拴着根大金链子,脚上穿着一双知名品牌的运动鞋,鼻梁上架着一个大大的墨镜,看上去相当的有范儿。 林昆停好了车,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了龙大相,为了给小海东青长见识,林昆也不避把它带在身上,小家伙这会儿正很乖顺的站在林昆的肩膀上。 “嘿,昆哥,你咋还带着只巴哥啊!”龙大相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远远的就冲林昆招呼道,他那一副咧嘴大笑的模样,实在是粗陋的很,没办法,这就是咱龙爷的范儿。 龙大相的话音刚落,突然就感觉两道凛冽的杀气射向自己,他还以为是林昆向他看过来呢,结果确定了一下之后,发现竟然是那只‘巴哥’的眼神。 “哟呵,小东西杀气挺足啊!”龙大相哈哈笑道,走近了自己的观察小海东青。 林昆直接白了龙大相一眼,笑骂道:“你这货可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瞅瞅,这是你们家的巴哥?” 龙大相绝对是个见过世面的主儿,这么走进了一看,马上惊呼一声:“我靠!” 林昆白了他一眼骂道:“靠什么靠!” 龙大相激动的道:“靠!” 林昆道:“看出来了?” 龙大相道:“靠,这再看不出来,我就该把眼睛给揪扔了!这是海东青!” “呵呵。”林昆笑着说:“还算你小子识货。” 龙大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昆哥,这小东西你从哪里搞的,看这毛羽的颜色,是一个极品的海东青啊,这小家伙要是长大了,那还得了!” 林昆笑着说:“行了,还是少说点。”眼神指了指疯皇高级会所的大门,“待会儿咱们要是进去了,可就是一场恶仗,虎、豹、豺、狼四个不是真正的硬茬,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我敢肯定那个疯彪更是个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