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有想法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有想法么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有想法么 楚静瑶很想离开中港市,带着澄澄跟着林昆一起去吉森省,可集团内部的事情一团乱,还有那么多人等着看她的笑话,这个时间要是走了,那就太过自私不顾全大局了。 林昆想带着澄澄去吉森省,这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可真要把澄澄带去吉森省,也将面对一系列的问题,比如澄澄的安全,洪林门的周典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林昆杀了周汉涛,周典现在表面上不动声色,背地里不一定在攒着什么阴狠的大招呢。 在中港市就不同了,这里是百凤门的主场,林昆在楚静瑶母子身上安排了一堆秘密保护的人,即便是国际级别的杀手来了,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夜,越来越深了,林昆和楚静瑶躺在床上,两人刚刚云雨一番之后,此时都有些疲惫,可兴奋劲儿还残余,一时间又睡不着。 林昆笑着问楚静瑶,“等忙过了这一段,有什么想法么?” 楚静瑶躺在他的胸前,想了想说:“等忙过了这段时间,我想以后都不这么忙了,找一个代理的ceo,把集团的大权交出去,我也好好在家做一做贤妻良母,做你的林太太。” 林昆笑着说:“这主意不错,我支持,可咱爸能支持么,天楚集团那么大的产业,就放心交到别人的手里?万一碰上哪个不负责任的,再把这偌大的家业给整的下滑了咋整?” 楚静瑶笑着说:“以前吧,我爸是一直想让我继承家业,他手里的股权都悄悄的转移到了我的名下,可现在怎么说呢,他好像也意识到了我应该以家庭为重吧,一个女人总在职场上闯荡,适量就好了,总是太拼的话,那还要你们男人干什么?我爸已经在物色人选了,以后我幕后掌控就行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天天在一起,也省的你没事总出去沾花惹草,哼!” “额……” 林昆苦笑了一下,说:“媳妇,你这话里的意思我算是听明白了,这是在有意无意的批评我嘛。” “那你敢说,你为我守身如玉了么?”楚静瑶抬起头看着林昆,“你们男人都是花心的萝卜。” 林昆马上举起手,有模有样的发誓状,还不等他开口呢,楚静瑶却提前把他的手按下来了,“算了吧,你这誓要是发了,不心虚么?” 林昆嘿嘿一笑,道:“媳妇,你又不知道我要发什么事。” “哦?” “我是想发誓,不管我遇到多少别的女人,我心目中第一的位置,始终给保留着。” “你……” 楚静瑶嘴角微微一瘪,马上一副生气的模样,张开了一双嫩白的小手就向林昆掐了过来,“果然你个花心大萝卜,你还排名次。” “哎哟,哎哟……媳妇我错了,轻点,轻点……” “啊!你个流氓,刚完事一把,你又来!” 两人打情骂俏的声音响起,很快又纠缠在了一起,就在两人刚准备一番云雨之后再来一番的时候,澄澄迷迷糊糊的醒了,咕哝了一句:“爸爸妈妈,你们是不是又打架了。” …… 轻松惬意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周一的早上阳光明媚,送澄澄去上学以后,林昆也开始准备回吉森省了。 楚静瑶叮嘱他好好照顾自己,眼神里满是不舍。 看着自己这位倾国倾城的漂亮媳妇,林昆也不想离开,说真的,男人这一辈子拼死拼活的为了啥,还不就是一个温暖的家,一个漂亮贴心的媳妇,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 而这一切,对于目前的林昆来说似乎都有了。 可作为一个男人,作为朱家的后人,命运往往又是无从选择的,他喜欢享乐的生活,但也期望将来的某天,他能够站在华夏的某个领域的权利鼎峰,给自己的老婆孩子更好的生活,给他心爱的儿子更好的榜样。 人生就如同逆水行舟,安于享乐只会令人退步,满怀斗志的大步向前迈,总会有不一样的风景在前方等着自己。 离开之前,林昆给龙大相打了个电话,叮嘱他不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楚静瑶和澄澄的安全。 龙大相在电话里头拍着胸脯保证,哪怕他自己的脑袋掉了,也绝对不会给林昆掉链子的。 对于自己的这一群兄弟,林昆是绝对的相信。 由于李春生也要跟着一起去,林昆他们这一次倒是没有坐高铁,而是自己开了一辆车。 李春生也是个疼媳妇的主儿,王倩目前有身孕,这小子专门搞了一辆房车,让媳妇坐的舒服。 林昆单独带了两个负责开车的小弟,他和李春生就坐在车厢里聊天,李春生忽然问林昆,“师傅,你跟凯哥最近有联系么?” 李春生说的凯哥是金凯,昔日里中港市地下世界元老金元宗的孙子,爷孙俩和林昆的交情都不浅,林昆和金凯还结拜了异性兄弟。 林昆道:“前段时间联系过去一次,小优嫂子生了个儿子,我还随了八万的份子钱。” 李春生道:“前段时间我回了趟燕京,专门约凯哥出来喝酒,嘿,凯哥现在的变化可真大啊,身上可一点过去的纨绔劲儿都没有了,白天打理金店,晚上回家当奶爸。” 林昆道:“等王倩生了,将来你也一样。” 李春生笑着说:“奶爸好啊,奶爸幸福啊,我就希望倩倩给我生一个闺女,我一定把她培养的出类拔萃,人见人爱,不过可不去参与家族里的事儿,就简单幸福的过一辈子。” 林昆道:“凯哥怎么样,没打算回来发展么?” 李春生道:“没有,小优嫂子喜欢燕京皇城的气派,咱这海滨城市她总说觉得陌生,其实我知道,当初凯哥家和小优嫂子家之间的恩怨,他们只是想离开这有着不好回忆的地方。人啊,都说拿起来了容易,放下难,不管什么东西,想放下来都难啊。” 林昆道:“你家族里的那些堂兄弟什么的,还针对你么?” 李春生冷笑一声,“他们想怎么就怎么想,我才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呢,小时候都喜欢笑话我傻,现在又像眼中钉肉中刺似的盯着我,这些人有聊没聊,我都觉得烦了。” 林昆笑着说:“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 李春生道:“什么想法?” 林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