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我是林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我是林昆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我是林昆 嗖! 半空中一声呼啸,东子手里的那根银色的棒球棒,奔着林昆的脑门就砸了下来,这一棒子可是凝聚了他不少的力量,目的简单明了,就是想一下子就把林昆给撂倒。 像东子这种级别的小混混,打架全凭一个气势,上来一招就把对方给撂倒,不单单能快速的结束战斗,而且还能震慑在场的其他人。 言归正传,就眼前这气势凛然,搅动的风声呼啸的一棒而言,对上普通人那绝对是有十足的把握,可在林昆的眼里,那真就是小孩过家家玩耍的刀枪棍棒一个道理,看起来势头挺足的,可根本就不足为道啊。 林昆原地站着,也不躲闪,在周围围观的一群人眼里,就好像是反应慢半拍,或者干脆就没反应过来一样,围观的一群人都暗暗的替他捏了把冷汗,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众人也不希望看着林昆被东子给撂倒。 东子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嘴角甚至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心里头暗暗的嘀咕,md小子,刚才你不是挺能白话么,马上老子就削的你亲爹都不认得。 东子眯起了眼睛,似乎已经看到了林昆被他这一棒子打倒在地的模样,抱着脑袋疼的呜嗷乱叫,甚至是跪在了地上求饶。 铿! 突然的一声沉闷声响,东子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愣,眼看着棒球棒就要削到林昆脑袋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只剩下最后的一点距离,仿佛怎么也没办法继续打下去了。 林昆一副淡定的模样,嘴角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笑容,东子目光僵硬的向棒球棒看去,这棒球棒还在他的手里,只是棒子的另一端,被林昆的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他已经来不及去想林昆是怎么抓住他这势大力沉的一棒子,只想将棒球棒用力的给拽回来,可咬紧了牙关狠狠的拽了两下,却发现根本拽不动丝毫,这棒球棒就像是被一双钳子牢牢夹住了一样。 “你就这么点劲儿么?”林昆看着东子,淡淡的笑道。 “哼,力气大你了不起啊,有本事你松开。”东子脸上有些慌了神,他又不是成天到晚,只会拉着百凤门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的傻缺,人家能徒手抓住他全力挥下的棒子,不用说别的,就这一份臂力就不是盖的。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手上猛的一发力,直接将这棒球棒,硬生生的从东子的手里给夺了过来。 “你……” 东子张嘴就要乱叫,这被人徒手给夺了家伙什,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可是够丢人的。 只是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林昆将棒球棒在半空中换了一下手,握住了棒球棒的根部,劈头盖脸的冲着东子的脑门就抽了下来。 砰…… 势大力沉的一声闷响,好在林昆是控制了力道的,否则这一下棒子下来,别说是人脑袋了,就是狗熊的脑袋都能给敲碎了。 “啊哟!” 东子的脑门挨了个正着,马上就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同时脑门子仿佛咧开了一般的疼痛,东子惨叫了一声,直接捂着脑门蹲在了地上。 这一棒子抡下来了,林昆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个借着他和百凤门名头在外面招摇撞骗的小子,这种人要是不给点教训,以后百凤门和他的名头,岂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拉出来唬人。 砰砰砰…… 棒球棒一通的挥舞下来,声声有力的砸在了东子的身上,东子抱着脑袋一通的惨叫,几棒子下来以后,整个人就躺在了地上咿呀的乱叫,就像是被棒子抡翻的野狗一样。 前一秒的神气,前一秒的得瑟,前一秒喊着林昆是他大哥的那劲头,这会儿狗屁也不是了。 打了十几棒子以后,林昆停了下来,低头俯视着地上的东子,东子已经被打的浑身都快散架了,小心翼翼的抬头向林昆看过来,嘴里头哆嗦着哀求道:“大哥,你,你不打了吧?” 林昆笑着说:“你不是说你是百凤门的,跟林昆混的么,给林昆打个电话,就说我在这儿等他。” “真,真打啊?”东子边说话,边抽着凉气,他带来的几个手下,这会儿都傻傻的愣在一旁,根本就没人敢上前帮他的。 侯大勇这会儿也是懵了,本以为把弟弟给搬出来,能唬住眼前这些人,重要的是唬住耿军狄,不把他这一身警服给脱下来,事实证明他想多了,也想歪了,眼前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怕他弟弟,好像也不怕百凤门。 “打,我不和你墨迹,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打,我马上砸断你一只手,我再数三个数,你要是还不打,我就再砸断你一只手,两只手砸完了,还有两只脚,两只脚要是砸完了……” “我打,我打,大哥我错了,我现在就打。” 东子赶紧摸出了手机,哆哆嗦嗦的就要打电话,可号码刚输入了一半,马上丢掉了手机,看着林昆说:“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其实根本就不是百凤门的人,我也不认识林老大,我……我都是在撒谎的,我以为搬出林老大,搬出了百凤门,你们就会怕,可……可我真没想到你不怕啊。” 林昆笑了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害怕么?” 东子摇着头,道:“不知道……你,你一定比林老大还厉害吧,我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求求大哥你把我当屁放了吧。” 林昆笑着说:“因为我就是你嘴里的林老大。” “昂?” 东子两只眼睛一翻白,顿时惊吓过度昏厥了过去。 而东子带来的几个手下,本来就是一副凛然害怕的模样,这会儿更是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不等林昆向他们看过去,他们便主动的点头哈腰的认错,“林老大,我们错了,我们真不是有意要冒充是你的小弟,都是东哥的主意,这真的和我们没关系啊。” 林昆笑了笑,倒没打算真和这些人计较,目光看向侯大勇,侯大勇被林昆这么一看也是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腆着一张脸就要说软话,不等他开口,林昆就挥着手打断,“侯所长,就你的人品而言,你不足以穿着这身警服给人民当公仆,你这么蛮横跋扈的劲儿,我想老百姓也用不了你这种公仆吧。” 侯大勇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主要是被吓的,哆哆嗦嗦的说:“我,我知道该怎么办,这一身警服我对不起它,我现在就脱了它。” 至于饭店的老板,这会儿已经吓的躲进了后厨里,林昆也不打算继续追究,今天出来是玩的,这事儿已经闹的够麻烦了,继续折腾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林昆坐下来继续吃饭,饭店周围围观的人却是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老百姓才不管什么黑不黑社会的,老百姓的眼里只有正义,显然林昆刚才扮演的是正义守卫者的角色。 一行人吃过了饭,继续在游乐场里玩,耿军狄接了一个电话,突然间有些心事重重,林昆见了之后笑着问:“耿哥,怎么了?” 耿军狄叹了口气说,“又来大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