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业余散打冠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业余散打冠军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业余散打冠军 林昆很不愿意跟这些厨子动手,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了,他要是发慈悲不动手,那这些个仗着自己一脸横肉挺着个大肚子,还贼特么嚣张的厨子,可是要冲着他们过来,重要的是有可能伤到女人和孩子。 嘿哟,林昆这暴脾气顿时可就上来了,啤酒瓶子手上一拎,冲着那嚣张的鼻孔冲天的厨师长的脑门子就砸了下来,就听喀嚓的一声脆响,那还装着半瓶啤酒的酒瓶子,顿时在厨师长那肥实的脑门子上碎开了花儿,酒水喷溅,玻璃碴子也飞的到处都是。 “啊哟!” 凄厉的一声惨叫,这厨师长的一张脸极度扭曲,脚底下虚晃了一个大趔趄,抬起手捂着脑门子,那血水顺着指缝的中间汩汩的涌流出来,手里本来拎着的一把菜刀,也是铛啷的一声掉地上,啥叫出师未捷身先死,这厨师长虽然没死,可这会儿也疼的半死。 其他的一群本来就要扑上来的几个厨子,一下子全都懵了,他们没想到林昆他们这伙儿人居然动手的这么干脆,好歹这饭店也是他们的主场啊,更没想到林昆出手居然还这么狠,一下子把他们的头给打的满脑袋的血,也就眨眼的功夫,便跟个血葫芦似的。 林昆这一动手,李春生几个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李春生手里同样拎起了一个啤酒瓶子,指着眼前愣住的几个厨子,道:“md,上啊,你们挺牛的呗,看谁怕谁!” 李春生还真不是吃素的,也是因为跟着林昆学了不少的功夫,性格上也受林昆的影响,一声喝吼之后,啤酒瓶子紧跟着就冲着站在面前的一个厨子劈头盖脸的砸下来了。 这厨子可就悲催了,刚刚回过神,就看见一个啤酒瓶子冲他的脑门飞下来,本来想抬起自己手里的家伙什格挡,可哪里来得及,砰的一声闷响,紧跟着啤酒瓶子在他的脑门上也开了一朵花,喷溅着酒水,混合着玻璃碴子,还飞溅出一大片的血花儿…… “啊哟!” 惨叫声再次响起,这厨子可能做菜不如他们头头,可这惨叫的势头,还有他那大嗓门子,可一点都不输他们的厨师长,这叫的好似都要把饭店的房盖给掀飞了,同时这一声惨叫,更是把其余的厨子全都震慑住了。 吧台后的收银员,这时悄悄的拨出了一个电话…… 李春生削了一个厨子,手里又拎起一个酒瓶子就想要跟剩下的几个厨子继续磕,林昆却是一把将他拽住,使了个眼色,李春生马上会意,但还是拎着酒瓶子指着对面的几个厨子恐吓道:“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放你们一马,要不然让你们的脑门都开花儿!” 林昆冲着几个厨子微微一笑,道:“几位朋友,我们无意冒犯,不过你自己炒的菜怎么样,我想你们应该清楚,这种东西都端上了餐桌,我们又都是付了钱的,恐怕说不太过分吧,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总得有个人出来讲讲道理,你们说是不是?” 林昆话音刚落,外面就急匆匆的走进来了一个男人,这男人四十多岁的模样,长的一副五短身材,典型的地中海发型,故意把两边的头发留长,然后抹在了头顶上。 这男人一进门就开始大声怒吼:“md,是谁在我的饭店里闹事,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是吧!” 这男人话音刚落,他就看清了屋里的情况,一瞅他的厨师长这会儿正像个血公鸡似的杵在那儿,以及另外一个厨师已经躺在了地上,这火气一瞬间就蹿到了脑瓜顶上,也不再多问什么,直接冲着林昆几个人就过来,“小子,不给你们点教训,你还真把自己……” 林昆眉头马上一皱,他本来是打算和这个饭店的老板先讲一下道理,既然对方这么把自己当回事,还主动的奔过来,对付这种不讲道理还喜欢自我为中心的人,那除了先用武力震慑,好像其他办法都不怎么好使。 林昆直接向这五短身材的饭店老板就迎了过来,脸上始终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眼瞅着就要饭店老板正面撞上,这饭店老板已经亮起了拳头,咬牙切齿的想要一拳抡倒林昆,而林昆这时突然的一脚已经启动…… 砰! 一声闷响响起,这饭店的老板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觉得小腹上重重的挨了一脚,好似被一把大锤击中一样,又好似是被火车给撞上了,总之一个字——疼! 两个字——太疼! 要是用三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太太疼! …… “啊!!!” 饭店的老板一声惨叫,两只脚已经离地,整个人应声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而且方向上轨迹十分的笔直,直接飞出了五米开外,呼通的一声摔在了门外。 “咳,咳咳,咳咳咳……”饭店的老板趴在地上,强撑着爬了起来,心肝肺一下子好似都被踹碎了,喉咙里一口鲜血咳了出来。 噗…… 饭店的里里外外,此时都围满了围观的人,外头的大多数人还是没来这饭店吃过饭的,这种景点游乐场里的饭店,不光价格贵,而且一般来说质量也不高,大多数人还是不会选择进来吃饭的,这些人只是单纯的看热闹。 而饭店里的一群人可就不同了,他们是感同身受,知道这家饭店的菜难吃的有多过分,此时林昆替他们出了气,这心里头甭提有多痛快了。 “md!” 吐完了鲜血之后,这五短身材的饭店老板,强撑着站了起来,目光阴鸷的瞪着林昆,“小子,你挺有两下子的,刚才是我大意了,我过去可是咱们市业余散打冠军,我就不信今天打不服你!” 说着,这五短身材的饭店老板,又迈着步子向饭店里走了进来,迈过门槛的一瞬间,这心里头甭提有多屈辱了,刚才就是从这门槛上走进了屋里,结果被人一脚给踹出来了,瞪着一双眼睛,再看向林昆的目光里杀气更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