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各取所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各取所需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各取所需 一听说谈生意,赵广年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古怪起来,他似乎不太相信林昆的话,“林先生,你说跟我谈生意,是……” 林昆抽出了一根烟,放在指尖上把玩,“我在吉森省那边,看到了不错的商机,我打算让静瑶再给我投一大笔的资金进去,这个项目在你的眼里可能不怎么赚钱,不过在我看来却是很有前景的。” 赵广年将眉毛低了下来,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下,“林先生,你的意思是?” “你不是一直都在和静瑶唱反调么,我知道你心里头惦记着集团ceo的位置,说吧,如果让你支持静瑶,继续给我投资,条件是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胃口。” “这……” 赵广年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林先生,我是天楚集团的股东,天楚集团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我相信林先生的眼光,可我这年岁大了,不如你们年轻人有一股闯劲儿,我还是觉得按部就班,维稳的发展,对集团的长远之计有好处。” “至于ceo的位置,我想林先生你是误会我了,我可是楚相国董事长带出来的,静瑶是老董事长唯一的女儿,我一定全力支持她,有时候不太赞同琳娜的观点,其实……” “停!” 林昆冷笑着打断,“赵先生,我今天早上过来,可是带着诚意的,你在这儿跟我一个味的唱高调,是不是有点太没诚意了?” 赵广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 林昆笑着说:“你不是一直觊觎ceo的位置么?以天楚集团的财力,目前再往吉森省投几个亿,应该影响不大,如果这次投资失败,那么以后ceo的位置你来做。” “这……” “我说的话一定算话,这也是静瑶的意思。” 林昆笑着说,身体坐直了起来,打火机喀嚓的将烟点着,眯着眼睛看着赵广年,“赵总,机会只有一次,而且我也知道你除了天楚集团以外的诸多产业,你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也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赵广年略微沉吟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又好似在犹豫,可这一切落在林昆的眼睛里,完全就是在故弄玄虚,此时的赵广年,内心里一定是高兴的不得了,能坐上天楚集团ceo的位置,意义非同寻常。 林昆离开了岚山一品别墅区,给蒋叶丽打了个电话,此时的蒋叶丽还在沈城,接到林昆的电话,声音倒是有些慵懒,“怎么,今天突然把我给想起来了?” 林昆笑着说:“瞧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不想你。” 蒋叶丽哼了一声,“油嘴滑舌,你在吉森市的那个姓俞的小朋友不错,挺漂亮的。” “这你都知道?”林昆故作惊讶,实际上蒋叶丽知道他的这些事,也没什么奇怪,蒋叶丽的一个好友张雯雯也在吉森市。 “行了,说正事吧。” “哈哈!” 林昆打了个哈哈,道:“中港市这边有一个人,我想你回来给他一点教训。” “哦?” 蒋叶丽笑着说:“说说吧,是什么样的人得罪了我们林老大,我一定不手软。” 林昆笑着笑着将赵广年的情况和蒋叶丽说了,蒋叶丽听完笑了起来,“我从不认为你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不过既然是得罪了静瑶,要是不赶尽杀绝,似乎又太仁慈了,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会让这个不守规矩的人明白,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觊觎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 岚山一号别墅区,赵广年圈养金丝雀的别墅内,大厅里,赵广年穿着一身睡衣抽着烟,他身旁的女人小心翼翼的俯视着,一双棉花般的小拳头,轻轻的在他的腿上敲打着,小声的问:“赵哥,刚才的小子什么来头,看起来很威风呢。” 赵广年捏着烟的手指停顿了一下,眼神中两道寒光射出,冷哼一声,“威风个屁,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鼠辈罢了,仗着有些身手,在地下世界里翻云覆雨,真要论起从商经营,他就是给我提鞋都不配!” 女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惊讶状的道:“他……他就是中港市地下世界的王者林昆?都说他长的帅,果然很有……” “嗯?” 这只穿着一身睡衣,性感婀娜的金丝雀话不等说完,赵广年马上冷的瞪了她一眼,吓的她赶紧一哆嗦,话风马上就变了,“哎呀,赵哥说的没错,那个小子怎么能跟您比呢,您是运筹帷幄,他……他就是一个跳梁的小丑,蹦跶不了几天。” “嗯,这说的倒是事实。”赵广年满意的笑了起来,想到林昆威胁让赵英伟离开中港市,他却不得不放在心上,拿起手机给赵英伟拨了过去,响了好半天才被接起来。 “喂!” 电话里先传来了赵英伟的声音,声音很冷漠,昨天晚上他被林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打,本以为二叔能出面帮他,结果他的好二叔却是屁都没放一个就走了。 “英伟,还生二叔的气呢?”赵广年笑呵呵的说。 “有事么?没事我就挂了。”赵英伟声音冷漠。 “昨天不是二叔不想帮你,实在是姓林的那小子太混蛋,我就是帮你了,他也不会轻易撒手的,二叔不劝过你么,楚静瑶这个女人想可以,但真要是想得到她,可不能光明正大的去追求,要用计谋。”赵广年笑盈盈的说着,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 “计谋?”赵英伟疑惑了一声,语气平和些。 “这个嘛,我就先不和你多说了,眼下有一件事非常的重要,姓林的今天早上已经过来找过我了,他提出了要求,你近期必须离开中港市,他不想再见到你。” “要我走?” 赵英伟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二叔,还是那句话,你怕他姓林的,我不怕,他不是很能打么,可我有钱,我就不信,我花钱还买不来他的命,走着瞧!”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赵英伟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恨恨的说了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好心提醒他,他还不领情!” 旁边的女人柔声的劝说,“哎呀,赵哥,你先别生气,年轻人都不懂事,或许再吃点亏,他就会明白你说的是对的呢。” 赵广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你说话招人听……”说着,大手摁着女人的头,就向他的裆下摁了下去,女人嘤咛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