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谈生意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谈生意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谈生意 楚静瑶早早的就洗好了澡,穿着一件粉色的蕾丝睡衣,一双白皙的美腿露出一小截,她的皮肤光滑有光泽,就仿佛刚刚浸了牛奶一样,此时披着一头长发,半靠在床上捧着一本杂志,目光却是不自觉的向林昆瞄去。 林昆也在床上了,两人的中间隔着澄澄,都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澄澄还是不睡觉,一双眼睛黢黑锃亮,抱来了一堆的童话故事,非要让林昆给他讲故事。 林昆本以为讲上几个,小家伙就该睡着了,可没想到小家伙是越听越精神,林昆都有些怀疑,难不成是自己照着书读故事太生动了?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自己有这天赋呢。 林昆也不时的向楚静瑶看去,眼神里满是焦急与无奈,不伺候睡了澄澄这小祖宗,不论他想和楚静瑶单独干点啥都是不可能的。 “澄澄,乖,该睡觉了,已经十一点钟了。”楚静瑶放下杂志,笑着劝说道。 “不嘛不嘛,我喜欢听爸爸给我讲故事,再让爸爸给我读几个。”澄澄表示抗议,回过头看着楚静瑶,“咦,妈妈,你最近晚上不都是忙着工作么,怎么今天晚上看杂志了?” 楚静瑶脸颊微微一红,看了林昆一眼,然后收回了目光笑着说:“妈妈今天晚上打算放松一下。” “哦……” 小家伙也不追问,显然这心思就没在楚静瑶的身上,回过头继续让林昆给他读故事。 林昆读的自己都打瞌睡了,心里头这个着急啊,都说了小别胜新欢,娇滴滴的亲媳妇就在跟前,可咋这亲儿子就是不给机会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澄澄终于是熬不住了,躺在林昆的怀里睡了过去。 楚静瑶也是熬的困意渐浓,放下了杂志冲林昆苦笑,“澄澄就是最近太想你了。” 林昆小心翼翼的将澄澄从他的怀里抱起来,放在了枕头了,然后替小家伙盖上了被子,这一切都做完后,笑着对楚静瑶说:“媳妇,再等我十分钟,我去冲个热水澡。” “嗯。”楚静瑶的脸颊上,一抹红晕缭绕。 偌大的别墅里,没有章小雅和陆婷在这儿住,就剩下林昆一家三口,林昆走进了浴室,打开了水龙头,热水从头顶浇了下来,说不出的舒服。 吱…… 浴室的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林昆这会儿正涂了满头的洗发水,抹了一把眼睛就要回过头,一双细腻柔软的受,突然捏在了他的肩膀上,同时一阵温热的呼吸打在后背上。 林昆浑身的神经顿时绷劲,嘴角却是勾起一抹淫邪的笑容,花洒的水流调大,那一头白色的洗发水泡沫冲掉了七七八八以后,他直接转过身来,将睡衣湿透的楚静瑶抱住…… 阳光明媚,天空晴好。 今天是周末,本来集团是放假的休息的,但楚静瑶昨天晚上就给公司的各大股东发了邮件通知,今天上午十点钟召开股东大会。 林昆一早上就出门了,醒来以后先准备好了早餐,楚静瑶和澄澄下楼以后,便看到那精美的早餐放在餐桌上,散发着丝丝香味。 一早上醒来没看见爸爸,澄澄很不开心,楚静瑶好不容易哄着,小家伙才下楼吃早餐。 澄澄刚坐在餐桌旁,桌子上摆着一张小纸条,同时在旁边放着一个平板电脑,澄澄拿起了纸条,脸上马上惊喜起来,“妈妈,你看!” 楚静瑶从澄澄的手里接过纸条,上面写着一行笔风刚劲的字体——儿子,在家乖乖听话,爸爸出去办事,回来带你出去玩。 “耶!” 澄澄脸上方才的不开心,瞬间烟消云散,主动捧起了盛满粥的碗,高兴的吃起了早餐,胃口那叫一个好。 楚静瑶放下纸条,掏出手机就想给林昆打个电话,问一问他一早上去哪儿了,不过想起昨天你晚上林昆和她说的事,她又将手机放了下来,夹了一个小笼包放在澄澄面前的盘子里,笑着说:“爸爸的手艺好,多吃一点,待会儿好有力气跟爸爸出去玩。” …… 岚山一品别墅区,位于中港市依山傍海的一片黄金居住区,均价五万以上,每套别墅的建筑面积至少在300平以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人区。 一大清早,一辆黑色的野马车开进了小区,小区的门岗戒备森严,不是小区的业主,或者经过业主确认的人,根本不会放行。 可这辆黑色的野马车开过来,根本不用车上的林昆下车解释,保安就主动打开了大门。 无他…… 林昆的这辆野马车在中港市只此一辆,如今只要是稍微了解一点道上消息的人,都知道这辆野马车的主人是如今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的,敢拦他的车,那不是找死么。 林昆开着车进到了小区里,路过岗亭的时候,摇下车窗笑着冲开门的保安说了声谢。 岗亭里的保安马上毕恭毕敬的站了起来,冲林昆说了句:“不用谢。”心中却是极其忐忑。 野马车直接开向了18号别墅,这18号别墅是赵广年的,如此价格昂贵的别墅,并不是赵广年的家,而是赵广年包养小三的地方。 叮咚…… 林昆摁响了门铃,这个时间太阳刚刚升起,又是周末,过了足有半分多钟别墅的大门才被打开。 开门的不是赵广年,而是一个穿着睡衣,皮肤白皙的小妇人,看样子三十出头,风韵十足。 “你找谁?” 这小妇人警惕的看着林昆。 “赵广年在里面吧?”林昆笑着说。 “你是?” 林昆没有回答,直接从小妇人的身边挤了进去,小妇人马上不高兴,就要阻拦,林昆直接喊道:“赵广年,赶紧下来我们谈谈吧。” 小妇人见林昆气势十足,又没敢上前阻拦,只是站在一旁警惕的看着他,表情有些不安。 没多久,同样穿着一身睡衣的赵广年,穿着拖鞋下来,看见林昆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有些吃惊,但很快又强行的稳定了下来。 “林先生,你这一早上过来,是有什么事么?”赵广年坐在了林昆的对面,表情恭敬。 林昆笑着说:“昨天晚上我打了赵英伟,听说他是你侄子,你不会记恨我吧?” 赵广年脸色微微一变,但依旧是一副笑脸的模样,“林先生,这我可不敢,也是英伟那小子不懂事,你打他也算是给他长教训了。” 林昆笑着说:“那好,你回头你再替我跟他说一声,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他了,让他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否则的话……” 林昆的话没说完,赵广年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不过语气依旧十分恭敬,带着一丝求情的味道,“林先生,可英伟他就是中港市的人呀,他的家人亲戚都在这边了。” 林昆笑了一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赵广年,我今天早上过来,是跟你谈笔生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