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楚静瑶的担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楚静瑶的担心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楚静瑶的担心 “叫我什么?”楚相国笑着说了一声。 林昆马上改口,“爸……爸你别介意,我这改口还有些不太熟练,下次一定注意。” 楚相国笑着说:“没关系,不习惯可以慢慢来,我们还是言归正传,这次回来因为什么事?” 林昆也不拐弯抹角,笑着说:“两件事,第一件是私事,我听说有人骚扰静瑶,就赶着回来给那人点教训,第二件是公事,我打算在吉森省继续投资项目,把新城区的地一举都给拿下。” 不等楚相国说话,楚静瑶放下了筷子,略微有些惊讶的看着林昆,“你打算继续投资?” 楚相国微笑着看着林昆,也在等着答案。 在座的也没有外人,林昆也不绕弯子了,将吉森省目前的状况,大致的讲述了一遍。 “好!” 楚相国听完立马表态,“小林,真没想到你这么有商业眼光,如今吉森市的新城区规划,其他人都以为是在西区,趁着这个时候把北区的地都拿下来,等城区规划的项目重新落定,光地皮就能赚上一大笔。” 楚静瑶听完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稍有担心的说:“万一中间再出什么变故呢,那我们投资进去的成本,岂不是都要亏进去。” 楚相国看向楚静瑶,笑着说:“静瑶,你跟爸说句心里话,你对林昆的能力信不信任。” 楚静瑶道:“信任归信任,可这件事关系的是天楚集团未来的发展动向,万一要是出现了意外,我担心……” 楚相国笑着说:“你担心爸这辈子的心血,全都打了个水票?” 楚静瑶默然不语,算是默认了,同时看向林昆的目光里,多少带着一丝言之不出的歉意。 林昆笑着说:“没关系,媳妇你要是担心有风险,那这笔资金我再想其他的办法。” “不行。” 楚相国马上反对,笑着说:“这摆明了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项目,而且静瑶一直是一个很有眼光的孩子,不管是小林还是静瑶,我对你们俩的能力都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静瑶,天楚集团是爸爸创建不假,可一个集团的发展,就好像是逆水行舟一样,天楚集团的格局已经够大,可仅近几年来的利润增长缓慢,如果没有新的突破口,恐怕要不了多久,偌大的集团就要走下坡路了。” 江映霞给楚相国递过来一杯水,楚相国接在手里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继续说:“静瑶,商场如战场,任何机会都是稍纵即逝的,私心杂念不能一点没有,可如果参杂的太多,就会影响你本来的判断,得不偿失,你也不用总去想天楚是爸爸一手创建起来的,万一要是有个什么决策上的失误,偌大的企业就要败在你的手里了。” “说一句稍微土豪一点的话,老子赚钱就是给小的去败的,哪怕天楚集团真的在你手里没落了,或者我们楚家对它失去了控制权,爸爸也绝对不会怪你的,你也不用自责,爸爸希望看到一个战略目光长远,而且行事果断,能百分之百发挥出长处的你。” “爸……”楚静瑶看着楚相国,目光复杂而又感动。 楚相国微笑着,示意楚静瑶重新作出决定。 楚静瑶犹豫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再次看向了林昆,道:“明天一早我就召开董事会。” 事情已经决定下来,楚相国满意的笑了起来,林昆也笑着表态,“媳妇,我就算是把自己给赔进去,也不会让你的利益受损的。” 楚静瑶道:“我也不允许你赔进去,你赔进去了,我和儿子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放心,我怎么舍得你和儿子。” 这两人当着楚相国和江映霞的面儿秀恩爱,楚相国和江映霞对视一眼,脸上流露出替两个孩子高兴的神色,楚静瑶意识到刚才的话过于甜蜜,马上脸颊微微有些羞红。 吃过了饭,楚相国拉着林昆上楼下了一盘棋,过去两人对弈,每次楚相国都是胜在大局观和心态的沉稳上,今天的这一盘棋,两人角逐了将近一个小时,最终以平局收手。 楚相国满意的点头,“小林,你的棋艺没有长,可你的心态比过去沉稳的多了,不像过去那样每一步都充满了咄咄逼人的杀气,你现在变的沉稳而又老谋深算了。” 林昆马上笑着说:“爸,你就别夸我了,我今天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再来一句就不一定能和你平手了。” 楚相国笑着说:“我们这一茬的人是越来越老了,国家在发展,社会也在进步,未来这天下是你们年轻的人,爸既然把女儿都放心交给你了,其他一定无条件的支持你。” 林昆抬起头看着楚相国,楚相国神色平静,可那平静的目光后,似乎有着另一层深意,他林昆现在的目标是东三省的王,可未来呢…… 肩上背负着朱家嫡系子孙的命运,偌大的一个家族,仿佛一头洪荒猛兽蛰伏在燕京皇城之中,还有江南的姥爷家,这些外人看似光环的荣耀,无形之中却是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肩头。 林昆开着车,楚静瑶坐在副驾座上,澄澄和小灰灰、小海东青在后排,平静而又繁华的夜色中,车厢中满是澄澄欢乐的声音,而林昆和楚静瑶的脸上虽然都挂着笑容,但楚静瑶的目光深处,却有着一抹担心。 明天召开董事会,本来就对她投资吉森市持反对态度的一群股东,应该不会轻易答应继续投入更大一笔的资金到吉森市吧? 林昆笑着说,“怎么,在担心明天的董事会?” 楚静瑶点点头,和林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得好好的想一想,怎么样让股东们支持我。” 林昆笑着说:“这其中最难搞的就是那个赵广年吧。” 楚静瑶点了下头,“过去我爸任ceo的时候,他从不敢造次,现在轮到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心里头最不服气的就是他。” 林昆笑着说:“其实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你说如果我们和赵广年做一个交易,以他的性格会不会答应?” 楚静瑶疑惑的道:“什么交易?” 林昆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