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内部瓦解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内部瓦解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内部瓦解 随着一声喝喊,马欣兰走了进来,她今天穿着一身牛仔装,长发挽在脑后,整个人说不出的飒爽,轻蹙着眉头,目光有些嫌恶的从她的两个哥哥的身上划过,显然是不怎么待这两位哥哥。 这其实也不是她马欣兰傲气,实在是她的两个哥哥太过纨绔无能,都是二十好几快三十岁的人了,整天晚上只会扯着红缨帮的大旗在外面胡作非为,她最近更是听说,二哥马功可是和洪林门的人走的很近。 吉森省的地下世界如今是一片和睦,可谁都知道这和睦的背后隐藏着一场巨大的暴风雨,周典已经放出话了,要将吉森省的地下世界统一,那些小的帮派自然心甘情愿的臣服,可他们红缨帮却是绝对不会臣服的。 红缨帮身为吉森省的第二大帮派,实力上和洪林门自然有不小的差距,周典这么多年来没灭了红缨帮,主要忌惮的是帮主马万元的功夫,马万元昔日可是整个吉森省的武功第一,在整个东三省也是名号响当当,真要是把他给逼急了,周典生怕马万元会拼死拼活闹个两败俱伤。 可现在不同了,马欣兰的父亲马万元的身体状况每日俞下,外人看起来老爷子可能没什么异样,还是如同往日异样神采奕奕,可老爷子的三个儿女以及贴身的几个亲信都知道,如今老爷子的身体差的很,甭说是与人对决了,只要是离开了坐下的这张太师椅,路走的多一点,都会气喘吁吁。 按说马万元的身体出现了状况,这属于红缨帮内部的秘密,周典却得到了消息,这消息一定是马家内部的人传出去与的,而在马欣兰去中港市请林昆回来之后,她便暗中找人调查了,先是排除了父亲身边的几个亲信,这些人都是跟了父亲十几年二十多年的,可以说都是忠心耿耿,结果也没令马欣兰失望。 可调查到她大哥、二哥头上的时候,马欣兰便是说不出的失望了,首先是他大哥,和外面的一群狐朋狗友吃饭喝酒的时候,借着酒劲儿曾放言——老爷子快不行了,我是长子,以后马家家主的位子一定由我来坐! 而二哥马功,则是和周家的大公子周汉文走的很近,按说两人处在敌对的位置,彼此又是双方帮主的儿子,理应保持距离才是。 马欣兰心里头有一个极其不好的预感,如果父亲倘若有一天真的不在了,马家偌大的产业,一定会葬送在自己的这两位无能的哥哥手里。 她是一个女儿身,按说不能参与争家产的,可面对这样的两个哥哥,她实在是没办法…… 马成和马功暂时停了下来,两人回过头向着门口一看,声音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哟,这不是我们那能力超群的妹妹么?” “妹妹,你一个女儿家的,别每天掺和家里的事儿了,还是好好的打扮打扮,找个男人嫁了吧,咱们马家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 谈起别的事,马成和马功两兄弟一向都是分歧的,打小两人就是这样,一个要往东,另一个肯定要往西,每次总得争出个胜负来。 可在面对马欣兰的时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便会很默契的站在一起,他们的心里头也都明白,在继承家业这方面,他们共同的敌人,也是最大的敌人,就是这个近几年来连连得到父亲赏识的妹妹。 面对两位哥哥的冷言冷语,暗暗中带着的嘲讽,马欣兰早就习以为常了,她喝停了两个人之后,便向正首位置的父亲走了过去。 “爸,你突然叫我过来,有什么事么?” “欣兰,洪林门怕是已经有所行动了,你请来的那个林昆,他真的可以靠的住么?” 马万元微笑着说,两个只会明争暗斗,并且难堪大用的儿子,已经让他渐渐失去了信心,倒是自己的这个当初最看不好的女儿,却是越来越让他觉得安心,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也更喜欢把女儿叫过来商量一番。 马欣兰没有马上回答,略微沉吟了一声,道:“如果我们和洪林门冲突,林昆会站在我们这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除了他是我请来的,他和周典本来就有恩怨。” 马万元点了点头,嘴角苦笑的说:“我们红缨帮在吉森省的这片地界上,也算是洪林门对峙了这么多年,红缨帮是我一手打下来的,还搭上了包括你二叔在内的诸多兄弟的性命,可不能说亡就亡了啊,唉……” 马万元长叹了一声,本来就颇为疲惫的目光,望向自己的两个儿子,掩不住的失落。 马成和马功这时也不顾彼此间的恩怨,向父亲走了过来,马成大大咧咧的说:“爸,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咱们红缨帮现在发展的这么好,我和二弟的生意也都很赚钱,而且这么多年来我们和洪林门也没什么大的冲突,即便洪林门现在想灭我们,凭我们红缨帮现在的实力,也能跟它斗上一斗。” 马成也跟着说道:“是啊,爸,大哥别的事我不赞同,可大哥刚才说的很有道理啊,何况最近也没听到风声,洪林门要动手啊。” “唉……” 马万元又是长叹一声,目光在两个儿子的脸上指点了一下,道:“你们两个还是常年在外面闯的,难道你们就没看出来,洪林门这次根本就没打算真刀真枪的上来就火拼,儿是打算从我们马家的内部瓦解么?” “从内部瓦解?”马成和马功同时疑惑了一声,旋即又一起说道:“这怎么可能,我们马家内部难道有什么漏洞能让他抓住么?” 马万元道:“你们刚才为什么争吵?新城区的规划,傻子都知道是一块大蛋糕,马成本来已经要拿到手里的地,为什么到了你马功的手上,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奇怪?” 马成和马功同时沉默,不过片刻之后,马成就又变成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了,“还不是因为马功使了小聪明,从我手上抢走了地!” 马功也是一副不相让的模样,“大哥,商场就是战场,商场上无父子,何况我们两兄弟,你技不如人就得认怂,找什么借口!” …… 两人又开始争吵了起来,马万元脸上的愁容更深,边上的马欣兰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