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赌约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八十六章:赌约

第一百八十六章:赌约 眼看着林昆一脸阴测测表情走过来,肖治国和张德胜都害怕了,这种恐惧是发自肺腑的,与他们身旁站着多少个兄弟无关,他们之前对林昆的凶名也是有所耳闻的,再加上上次林昆毒打了李老四,现在李老四又趴在地上后脑勺直流血,这一切就像是一道挥之不去的魔咒深入了他们心里。 肖治国他们带来的这些小弟,也正如林昆所说,都是疯彪给他们派来的,说到底肖治国他们都是商人,根本不是混黑社会的,平时仗着自己的钱势欺负欺负人还行,真要遇上了黑社会的打架斗殴,尤其是群殴,他们的两条腿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脸色也顿时黑跟生铁一样。 疯彪派来的这些小弟以二十多岁的愣头青为主,这些个小年轻打起架来都是脑门一热啥事都敢干,他们听说过百凤门新出了个很牛逼的人物,依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也差不多知道这个牛x的人物就是迎面走过来的这个,他们心里恐惧的同时,一股高亢的战火也油然而生,说到底混道上的想要出人头地就必须得出名,没有什么比打倒一个已经成名的牛x人物要成名的快。 林昆向这边走过来,有两个小青年在一阵按捺不住的躁动后,也向林昆走了过来,这两个小青年都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头上焗着花花绿绿的颜色,他们两个向前走出来之后,马上就有其他的小青年也跟着走出来。 另一边,阿东冲身边的小弟使了个颜色,马上就向前走去,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随时一场激烈的大战就能爆发开来,蒋叶丽平静的坐在沙发上,她脸色平静,手里夹着一根烟,如果说这一仗在所难免,那她宁愿由林昆来挑起、结束这场争斗,这出乎于她内心对林昆的信任。 李老四趴在地上抽搐了两下,被身边的小弟扶了起来,蒋叶丽让手下拿出医药箱对他的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处理,李老四虽然还在昏迷着,但一时间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肖治国和张德胜虽然方才神气活现了一阵,但此时两人都蔫吧了,吓的两条腿直哆嗦站都站不稳了,蒋叶丽这时淡淡的冲他们招呼道:“肖老板,张老板,坐下来慢慢看。” 肖治国和张德胜的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汗,唯唯诺诺的应承了一声,两条腿便不由自主的坐了下来。 林昆淡淡的瞥了迎面走上来的两个小青年,这两个小青年暗暗的握紧了拳头,同时从怀里摸出了一把两尺长的砍刀,看着他们一脸坚定的表情,心里已经将林昆当成了他们扬名立万的对象,只要今天晚上干翻了林昆,那他们以后在道上肯定会是家喻户晓,地位直接就蹿升起来。 林昆手里还提溜着一个啤酒瓶,在距离两个小青年三米远的时候,他拎着酒瓶的手突然的向前一抡,做出一个向外抛的姿势,吓的两个小青年同时抬起砍刀挡在眼前,而其实林昆手中的啤酒瓶却并没脱手。 等两个小青年回过神,知道自己上当以后,他们手中的砍刀才刚刚放下,啤酒瓶已经一道虚影闪过,奔着其中一个小青年的面门就飞了过来,这啤酒瓶的速度奇快,在灯光昏暗的大厅里,更像是子弹一样难躲,这小青年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鼻梁处顿时传来一阵炸裂般的疼痛,他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被啤酒瓶砸的向后翻躺了过去,呼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砍刀铛啷啷的落地,当场昏死了过去。 所有向前的小青年全都是一怔神,就在这个间隙,林昆一拳劈到了走在最前面的另一个小青年的脸上,这一拳比刚才的那一酒瓶子还要威猛,直接一记重炮将这小青年打的一声闷哼,整个人凌空向后倒飞…… 呼通…… 一声势大力沉的轰隆声,伴随着另外两个砸翻的小青年的痛叫,所有人顿时全都惊呆了,如此恐怖的战斗力顿时将所有人都震慑住了,刚才这些个还幻想着撂倒林昆扬名立万的小青年们,此时心中只剩惊骇。 林昆嘴角歪嗒嗒的叼着半截烟,一抹轻佻的笑容浮现,目光自眼前的这些小青年的脸上淡淡的一扫,道:“给你们一次机会,滚出去或者躺着出去。” 所有的小青年满脸的骇然,场面一瞬间寂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林昆不温不火的数道:“1,2,3……”话音刚落,这些傻怔着的小青年们全都撒丫子的往外跑,有的甚至还把手里的砍刀丢在了地上,发出一阵铛啷啷的声音,场面轰动的就好像是在逃离什么灾难一样。 短短的几秒钟,本来还闹哄哄的舞厅大厅,一下子空荡了不少,只剩下百凤门的人站在那儿,以及趴在地上的李老四,和惶恐不安坐在椅子上的肖治国和张德胜。 肖治国和张德胜本来也想趁乱跑路的,经过今天这次事,他们以后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来百凤门找事了,他们虽然有心要逃,但脚底下哆嗦的厉害,等一干的小青年都跑的干干净净了,他们才刚刚站起来,两条腿脚这时抖的更厉害了,根本就迈不开步子…… “肖老板,张老板,怎么急着要走?”林昆淡然的一笑,来到了肖治国和张德胜的面前坐下,抬腿踹了一脚地上的李老四,正好踹在李老四的肋骨梢上,直接把李老四疼的‘啊’的一声醒了过来。 李老四慢慢的抬起头,后脑勺的血已经止住了,但疼痛却是格外的清晰,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挨的那一记,在看到了坐在他面前的林昆后,他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怔,并喊了一声:“快,快来人啊!” 结果周围一片寂静,根本没人回他,他觉察出了对劲,活动着脖子四处看看,见他自己带来的那小弟全都没有了,肖治国和张德胜两人腿脚哆嗦的站在那儿,他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妙,但还是心有不甘的冲肖治国问道:“老肖,咱们带来的那些人呢?怎么他女良的一个都没有了!” 林昆冲旁边的小弟递了个眼色,这小弟上前去把李老四给扶到了椅子上坐下,没有得到肖治国的回答,李老四意识到情况不妙,脸色顿时黑成了猪肝色,看向林昆的眼神里也变的异常的畏惧。 林昆看向一旁的蒋叶丽,笑着说:“蒋姐,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蒋叶丽点点头,不够言笑的表情,一阵说不出的冷艳的女王范儿。 林昆转过头看着肖治国三人,嘴角淡淡的一笑,道:“三位,我林昆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你们给我面子,我就会给你们面子,而且我林昆说话一向算数,我答应过将百凤门的收益提高,让三位都可以有红利分,咱们本来是说好的达成协议,以后三位不再来找百凤门的麻烦,可三位似乎不守我们之间的约定,按照我的性格,三位今天得躺着离开这了。” “林,林当家的,我们知道了,我们这也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利益,你知道的,我们都是商人……”肖治国奸猾的道,只字不提他和疯彪有瓜葛。 林昆摆摆手,淡淡的笑道:“肖老板,如果你这么侮辱我的智商,可就别怪我手下留情了。” 肖治国脸上的表情一凛,赶紧胆颤的道:“林老板,我没有那个意思……” 林昆抽了一口烟,“我不知道疯彪对你们承诺了什么,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跟疯彪勾结在一起,到时候只会引火烧身,百凤门是绝对不会败在疯彪的手下,相反疯彪的疯皇集团一定会被百凤门踏碎!” 李老四直接冷哼一声,虽然他心底对林昆畏惧,但还是不屑的说道:“呵……你说大话呢吧?” 林昆毫不介意的看着李老四笑道:“李老板,要不咱们打个赌怎么样,百凤门要是踏碎了疯皇集团,你在百凤门舞厅里的干股全都归百凤门所有,如何?” 李老四冷哼道:“你要是输了呢?” 林昆转过头,正对着李老四拍了拍后脑勺,“我要是输了,也让你拿啤酒瓶子在我这后脑勺开个瓢,之前我打过你的那几巴掌你也可以都还回来。” “还不够!”李老四决然道。 “哦?” “我要你再跪在地上给老子磕三个响头,另外再喊老子三声祖宗!” “呵呵,没问题。”林昆淡淡的笑道:“这次如果你还是不守信用,我就让你在床上躺一辈子。” 李老四眉毛跳动了一下,咬牙道:“好!” 林昆又看向肖治国和张德胜,笑道:“肖老板,张老板,你们有兴趣赌一赌么?” 肖治国和张德胜犹豫,不过他们心里还真是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真能踏碎了疯皇集团,即便他一个人再牛逼,疯彪手下的豺、狼、虎、豹也不是吃素的,再说百凤门如今已经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想要起死回生谈何容易? “跟你们赌,我再加大赌约,如果我一个月之内踏不碎凤凰集团,我自愿将我手里持着的百分之二十的百凤门的干股让出来,你们不是想拿到百凤门的话语权么,现在正好机会就摆在眼前,你们还有什么要犹豫的么?”林昆淡淡的笑道。 肖治国和张德胜对视了一眼,眼前的条件是极具诱惑力的,再者他们本来就不信林昆能踏碎疯皇集团,更别说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了,这摆明了胜算大的赌约,他们作为生意人的精明,让他们无法拒绝这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