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躺着出去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八十五章:躺着出去

第一百八十五章:躺着出去 把澄澄接回了家,林昆便开始忙活着做晚餐,小海东青在别墅里闷了一天,一见到林昆和澄澄回来,便寸步不离的缠在两人的跟前,林昆去厨房里做饭,它就和澄澄在一楼的大厅里玩,两个小家伙倒也是玩的不亦乐乎。 等林昆把晚饭做好,天空已经逐渐的暗淡了下来,楚静瑶这时正好也回家了,一家人围在餐桌前吃着晚餐,画面十分的温馨。 正吃着晚餐,林昆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蒋叶丽打过来的,林昆对着电话‘嗯嗯’了两声,脸色变的凝重起来,挂了电话之后对楚静瑶说:“百凤门那出了点状况,我得赶过去看一下,你和儿子慢慢吃。” “嗯。”楚静瑶点点头,澄澄在一旁却吵着道:“爸爸,爸爸我也要去!” “乖,儿子,爸爸不是去玩,是处理大人要处理的事情,等哪天爸爸过去玩了,再带上你和妈妈。”林昆笑着说,他的话音刚落,小海东青却是突然跳到了他的肩膀上,眨着一双满含灵气的小眼睛看着他,显然是小家伙要跟着去。 “爸爸,为什么红叶就可以去,我就不可以去?”澄澄委屈巴巴的道。 不等林昆说话,楚静瑶温柔的笑道:“澄澄要留下来陪妈妈呀,红叶是去陪爸爸的。”说完,抬起头对林昆说:“这么晚了,出去小心点。” 心里顿时一阵暖流流过,林昆咧嘴一笑,道:“好的,放心吧老婆!” 楚静瑶马上蹙起眉头白了他一眼,林昆咧嘴一笑,带着红叶就走出了别墅。 老捷达咆哮着行驶在公路上,刚才电话里蒋叶丽说肖治国、张德胜、李老四他们三个领着一帮子的人来百凤门舞厅闹事,已经把舞厅里全部清场了。 开舞厅首要的就是环境安全,凡是到舞厅、酒吧之类场所消费的,都是图个乐呵寻个开心,你这舞厅三番两头的出事,有人来砸场子搞破坏,谁还会愿意到你这玩?花了钱是买乐子的,可不是来寻提心吊胆的,如今百凤门舞厅的生意越来越差,就是因为总有人到舞厅里闹事。 老捷达直接一个漂亮的甩尾,稳稳的停在了百凤门舞厅的门口,在舞厅的门口横着停了三辆面包车,正好堵住了舞厅的大门,很显然这三辆车肯定是肖治国他们整来的,按照每辆车的载客估计,里面至少有二十多人。 二十多人,如果蒋叶丽一声令下,阿东完全可以带着人摆平,但这是在她的地盘,一旦在舞厅里起了冲突,首先会招惹来警察不说,舞厅里的设施也将遭到破坏损失。 林昆从车上下来,小海东青站在他的肩头,这小海东青平时可是很会卖萌的,虽然长的一副老鹰的模样,但它扮起可爱来可一点都不输巴哥、鹦鹉之类,尤其它那一双满含灵气的小眼睛眨啊眨,更是惹人喜欢。 林昆站在三辆面包车前看了看,怎么看都觉得别扭,好歹他现在也是百凤门的二当家,这别人都把车给停在他的大门口拦他的生意了,他要是不觉得别扭那心也忒大了。 “看什么看!” 旁边突然一声喝喊传来,林昆回过头循声一看,就见一个剃着个光头,脖子上戴着一个拇指粗细的大金链子的男人走过来,这男人长的一脸凶相,脸上那肥腻的横肉一颤一颤的,一副盛气凌人的凶悍架势。 林昆眉头一蹙,但马上咧嘴一笑,摆出一副很吊丝的态度道:“大哥,火气别这么大,我就是随便的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这盛气凌人的光头看不屑的瞥着林昆,又看了看一旁的老捷达,“没事别在这瞎转悠,今天晚上这里停业整顿,想玩去别的地去!” “停业整顿?”林昆装出一副很无知的表情,“这舞厅昨天不是还开的好好的么,怎么今天突然就停业整顿了?不对啊,我朋友刚才约我来这的,他说他还在里面定了包间,大哥,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啊?” “你特么的说谁没搞清楚状况,老子说今个这停业整顿,这就停业整顿!”光头男大声的呵斥道,脸上的横肉一跳,似乎要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呵呵呵……”林昆笑着道:“大哥,你这是在跟我比谁嗓门大呢?” 光头男微微的一眯眼,满脸萧杀的道:“小子,识相的赶紧给我滚,你再在这瞎贫,我马上打爆你的头!”说着,扬起了那肥粗的大胳膊肘子。 林昆看了一眼光头男身后的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牌照是拉风的3个8,笑着问道:“大哥,那车是你们老板的吧?是肖治国的还是李老四的,还是张德胜的?” 光头男表情一怔,没看出来眼前这个吊丝小青年居然还知道他老板,旋即冷哼了一声,道:“我老板是李总,难不成你和我们李总认识?” “嗯。”林昆淡然的一笑,道:“认识,前两天刚赏了他两个耳刮子,没想到这厮这么不长记性,还敢来百凤门闹事,今个我就先拿他的车练练手。”说着,绕过挡在身旁的光头男,大摇大摆的就向奔驰车走去,就地拣起了一块花坛边上的砖头,冲着奔驰车那锃亮的前挡车窗就砸了下去。 砰! 砖头直接嵌进了前挡玻璃里,整个玻璃顿时碎成了一片的蜘蛛网状,身后的光头男直接就懵了,张大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等林昆揪出了砖头,再往侧挡风玻璃上砸去的时候,他才猛的回过神,大喊一声:“麻痹的,快住手!” 林昆还真就住手了,手里拎着砖头向光头男走了过来,笑呵呵的道:“大哥,这不让我砸车,那砸你?” “你吹……”光头男刚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抡圆了胳膊肘子就要冲林昆砸过来,结果他刚吐出了两个字,剩下的话马上变成了一声惨叫:“啊!” 林昆直接就砖头拍在了他的脸上,他那张肥腻的脸上顿时开了花,捂着脸就趴在了地上,林昆冲着他的后背又给了一脚,直接把他给踢翻,转过身来继续抡着砖头砸车,短短几十秒的功夫,就将这辆奔驰车和旁边的三辆面包车全都给砸的面目全非,手里的砖头都砸碎了。 舞厅外的轰隆声,丝毫没有影响到舞厅里剑拔弩张的氛围,所有人都听到了那轰隆声,但没人想象的到那居然是有人在砸车,以李老四为首的肖治国三人,正咄咄逼人的在和蒋叶丽谈判,硬是要抽走他们投在百凤门的干股,否则的话他们扬言今天晚上要把百凤门里的东西全都搬光。 蒋叶丽也算是好话说尽了,可对李老四他们三个丝毫的作用也不起,李老四他们三个已然是受疯彪的指示,不把百凤门这最后的产业给整垮了,他们誓不罢休。 林昆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舞厅,整个舞厅的大厅里只剩下对峙的双方,客人早就被吓的一哄而散,这一晚上百凤门的损失又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林昆没有急着上前去,而是坐在了靠近门口的一个卡座上,点了根烟悠然的抽上。 “蒋叶丽,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答复,否则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李老四理直气壮的说,话语里又透露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旁边的肖志国和张德胜也跟着道:“咱们也都是生意人,好聚好散,别闹的不愉快,这样对咱们大家谁都不好!我们也都是讲理的人,不想把事情做绝了!” 呼…… 这三个大佬的话音刚落,就听空气中一声呼啸而过,紧接着就听啊哟一声痛叫响起,李老四捂着后脑勺就摔在了地上,同时就听喀嚓的一声啤酒瓶碎裂的声音,李老四的后脑勺上顿时洇出了一大滩的血迹。 “怎么回事!?” “谁扔的瓶子!” “老板,老板……” …… 场面顿时有些骚乱起来,林昆手里提溜着一个空瓶子站了起来,嘴角噙着一丝轻佻的笑容,扬起手中的瓶子指着人群中央的肖治国和张德胜道:“肖老板,张老板,你们也都是做大买卖的人,怎么能言而无信呢?咱们上次不都说好了么,我保证百凤门以后的盈利,你们不再与百凤门为敌,怎么这才几天不见,你们就突然变卦了,你们是在耍我么?” 肖治国和张德胜的脸色顿时一凛,对林昆的突然出现,他们的心里都很胆怯,李老四被啤酒瓶子砸中之后趴在地上就晕了过去,肖治国和张德胜互相对视了一眼,尽管两人打心眼对眼前这个煞星感到畏惧,但仗着身边有二十多个小弟在场,底气自然就足了起来,冷冷的冲林昆道:“林先生,我们都是生意人,我们只想拿回我们的利益,没错吧?” 林昆淡淡的一笑,慢慢的走过来,道:“想拿回你们的利益没错,关键你们不应该跟疯彪勾结,跟百凤门作对,看来你们是笃定主意要和百凤门作对,那今天我们也只好撕破脸皮,你们领了这么多的人来,我想其中绝大多数都疯彪的人吧,咱们别的话也不多说,就先痛痛快快的干一仗,不管这百凤门日后的命运如何,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 林昆的嘴角突然阴测测的一笑:“你们三个今天晚上只能躺着从这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