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大爷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大爷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大爷 这位常乐公子,全名陆常乐,是吉森市市长陆匡的独子,平时在吉森市的富家公子圈里,那可是一个响当当的有派头的人物。 甭管多有钱的富家公子哥,见了陆常乐那都得主动的退避三舍,恭敬的喊上一声乐公子。 虽说这陆常乐平行一般,长的也不说多帅气,可人家的老子牛掰啊,不服就让老子办你。 林昆这响亮的两个大耳刮子,直接把陆常乐带的两个保镖给抽趴下了,能来这悦来居吃饭的人,那几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往小了说都是身价百万以上的老总,往大了说有不少都是各行各业的龙头大人物。 陆常乐这些人都熟啊,市长家的公子哥嘛,平时出门牛掰的一塌糊涂,可今个儿怎么…… 陆常乐瞪大着一双眼睛,看着地上的两个手下,都在那儿捂着脸颊咿咿呀呀的痛叫呢,顿时脸上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就淌了下来,他向后退了两步,退到了一群簇拥着他的公子哥的中间,想要这些平日里跟在他身后公子长公子短的狐朋狗友们保护他,结果这些个往日里尾巴摇的都带节奏的狐朋狗友们,马上夹着尾巴鸟兽散状。 “你,你不能打我……”陆常乐冲着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笑意走过来的林昆说道,“你,你知道……你知道我是谁么,我爸是……” 啪! 结实的一个打嘴巴子抽下来,直接把这位吉森市第一公子哥的话给打的咽进了肚子里。 “我爸……” 啪! 又是一个耳刮子抽下来,左右两边脸一边一下,打的那叫一个节奏带匀称,陆常乐那张本来还算有些清秀的脸,顿时肿高了起来。 “你……” 陆常乐张口还要说话,林昆直接作出一个抬手的动作,直接吓的他赶紧两只手捂住了脸,目光里一副幽怨哀求的模样说:“大……大哥,咱商量一下行么,能不能别打脸啊?” “可以。”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一副很体贴的模样,脚底下却是突然的一抬,冲着陆常乐的小肚子就踹了下去,顿时就听砰的一声响…… “啊哟!” 陆常乐嘴里一声痛叫,整个人捂着小肚子就跪着趴在了地上,这一次疼的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脑门磕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骂道:“你大爷的……” “你说什么?” 林昆笑呵呵的蹲在了他跟前,陆常乐吓的浑身一哆嗦,赶紧改口道:“我说,我说你是我大爷……” “这还差不多。” 林昆笑着摸了摸陆常乐的脑袋,一副长辈的口吻道:“以后给大爷记住了,出门把尾巴收起来,别嘚嘚瑟瑟的,容易挨揍。” “知,知道了……” “嗯?” “大爷,你是我亲大爷,我知道了,我再不敢了。” “道歉吧。” 林昆笑着站了起来,陆常乐不情愿却又不得不抬起头,目光期期艾艾的看着俞天茂和秦雪,咬牙说:“对……对不起。” “我去尼玛的!” 林昆直接一脚踹在了陆常乐的后背上,陆常乐一声惨叫,直接被踹的翻了个跟头,林昆马上就黑着脸骂道:“道歉是这么倒的么?你大爷我本来想放你一马,你自己不争气啊。” 说着,林昆磨着一双拳头,就要冲陆常乐走过去。 周围的人这会儿都看的傻眼了,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小子到底什么来头,这打市长家的公子哥,怎么像是在打狗一样。 “大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大爷,我这就重新道歉……” 陆常乐是真被打的怕了,赶紧转过头了,重新向俞天茂和秦雪道歉,这一次的态度那叫一个恭敬,嘴上不停的说着,脑门都差点磕在地上。 俞天茂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就想要过来扶陆常乐,林昆怎么都不是吉森省的人,万一哪天拍拍屁股走人了,那他以后怎么混? 林昆向俞天茂看了一眼,俞天茂马上把要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去,秦雪倒是一脸淡然,看了林昆一眼,然后走进了饭店大门。 林昆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俞天茂脸上不安的笑了笑,也跟在秦雪的后面进了饭店。 林昆紧跟着也走了进去,俞天茂也不藏着掖着,并排跟林昆走在一起,小声的说:“林先生,你这打了陆常乐,我以后可难办了。” 林昆笑着说:“怎么,俞总是怕得罪陆匡?” 俞天茂道:“可不是么,陆匡在吉森省的实力很深,咱们当地的企业家老百姓的,哪有不怕他的,你不是吉森省本地人可能不知道,反正这个陆匡是玩玩得罪不起的啊。” 林昆笑着说:“俞总,你是我怕我林昆惹下了麻烦,然后不顾不管的拍拍屁股走人吧?” “这……” 俞天茂尴尬的笑着,林昆笑着说:“你放心吧,我林昆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坑过队友呢。” “那,那真是太好了!”俞天茂马上笑了起来。 楼上的包间里,俞苏可是一直站在窗边看着楼下,见林昆大摇大摆的进来,她马上竖起了两根大拇指,笑着夸赞:“真帅!” 林昆拉出了一张椅子,笑着坐了下来,“咱们赶紧点菜吃饭吧,估计这顿饭是吃不消停了。” 秦雪坐在了旁边,脸色平静的说:“不管走到哪儿,你都喜欢惹事。” 林昆笑着说:“没办法,就看不惯这种喜欢装逼的,仗着兜里有点钱,仗着老子牛逼一点的,就把自己当成是全天下的太子了。” 俞天茂坐在一旁,有些胆战心惊的说:“要不,我找两个能说上话的朋友,咱们向陆市长道个歉?” “道歉?”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看向俞天茂道:“俞总,这个陆匡就是老百姓的一个祸害,相信我,他没几天蹦跶劲儿了,今天他就是过来兴师问罪了,我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的。” 俞天茂想要再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压压惊。 俞苏倒是没心没肺,甚至还陶醉在林昆刚才暴打陆常乐的激动中,挥着小手招呼服务员点菜。 满满的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很快就端了上来,就在几个人准备动筷子的时候,包间的门忽然砰的一声被踢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