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冯佳慧的心事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八十四章:冯佳慧的心事

第一百八十四章:冯佳慧的心事 林昆离开风华小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他直接开着车去学校,正好碰上了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冯佳慧,她是今天刚从家里回来的。 林昆向冯佳慧打了声招呼:“冯老师!” 冯佳慧正从出租车的后备箱里拎下行李,回过头看见林昆有些意外的惊喜,笑着说:“昆哥,你来接澄澄放学?” 林昆笑着说:“是啊,不过好像来的有些早了。”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还得一个小时才能放学。” 冯佳慧主动邀请道:“先去我的宿舍坐一会吧,正好韩心有东西让我捎给你。” “哦?” “在我的行李箱里。”冯佳慧指着地上的一个大箱子,笑着说:“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韩心说那东西很重要,我就给放在最底下了。” “嗯。”林昆走过来,笑着说:“那我帮你拎这个箱子。”一把拎起了大箱子,这大箱子还真有些重,回过头说:“这里面都装的什么宝贝?” 冯佳慧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都是一些土特产,对了,里面还有我爸妈让带给你的呢。” “哦?还有我份儿呢?”林昆笑着说,两一路说说笑笑就进了幼儿园的大门,这时出租车的车窗里探出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的脑袋,冲韩佳慧喊道:“喂,姑娘,看见心上人也不用走的这么急吧,你还没给钱呢!” 冯佳慧的脸颊顿时一红,这司机大哥也真是的,干嘛把人家的心事给说了出来,冯佳慧赶紧从皮夹里抽出了一百块钱,返回去把钱递给司机大哥,然后也不等找零钱,就匆匆的转身向学校里面走,脸红的像苹果。 “喂,姑娘,还没找你钱呢!”司机大哥又喊道。 “不用找了。”冯佳慧脚步匆匆的走进了幼儿园,把林昆也给甩在了身后。 林昆微微的愣神,回过头神后嘴角一笑,然后很自恋的喃喃自语道:“不会吧……我这么有魅力?” 司机大哥这时又喊了句:“小伙子,还不快去追,你女朋友害羞了!” 林昆抬脚刚要往幼儿园里走,突然又返身回来,冲司机大哥伸出手,司机大哥很奇怪的看着他:“小伙子,啥意思呀?” 林昆咧嘴一笑,道:“还能啥意思,找钱呗。” 司机大哥蹙着眉头道:“干啥玩意儿,那女孩不都说不用找了么?” 林昆笑着说:“她是说不用找了,但既然你都说她是我女朋友,那她的钱就是我的钱,她说不找了不代表我也说不找了,所以你还是赶紧找钱吧。” 这司机大哥脑门一黑,瞅着眼前的林昆,这啥人啊,比小姑娘还小气,极其不情愿的找零,其实他也实在是有些贪心了,从火车站到市中心幼儿园,全程也不过30块钱的车费,刚才冯佳慧递给了他100块,他想全给吞了确实不厚道,再说了冯佳慧要不是被她说的不好意思了,怎么可能‘落荒而逃’。 车费总共是29.4,那6毛的零头实在不好找,林昆这时很大方的摆摆手,“算了兄弟,那6毛钱不用找了。”说完拎着行李箱就大大咧咧的向幼儿园里走去,司机大哥黑漆漆的脑门颤抖了几下:“这……这啥人啊!” 冯佳慧的宿舍就在幼儿园里,是额外的一栋两层建筑,里面的环境非常的好,是独立的小标间,房间虽然不大,但被她装扮的很温馨,同时也打扫的干干净净,林昆敲门进来,冯佳慧脸上那红红的表情还未散去。 “那司机大哥就胡说八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把我当大哥看待,不用理他。”林昆笑着说。 “哦……”冯佳慧低着头应了一声,“随便走。”转过身就开始收拾东西。 “你这小房间还蛮不错的,挺温馨。”林昆笑着说。 “给,喝水。”冯佳慧端了一杯水过来,还是有些不敢直视林昆的眼神。 林昆接过水杯喝了一口,不想看冯佳慧继续这么尴尬下去,继续叉开话题道:“韩心让你给我带什么礼物了,快拿出来我看看,还有叔叔阿姨给我带的土特产。” 冯佳慧打开了大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大包的土特产,里面都是乡下的农产品,包括芋头、地瓜、玉米,还有乡下的山上独有的大野榛子。 从箱子的最里面,冯佳慧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礼品盒,递到林昆的跟前:“就是这个,韩心让我带给你的。” “这是什么?”林昆接过礼品盒,左看看右看看,实在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冯佳慧道。 “哦……” 林昆就地拆开了礼品盒,拆开了一层之后,里面还有一层,再拆开了一层,里面还有一层,这越拆他的脑门就越大了起来,当拆开了第三层包装之后,里面出现了一张小字条,林昆拿起来读了读:“带上它,想着我。” 这是一句极其暧昧的话,冯佳慧脸上的表情更不自然起来,林昆也有些尴尬,不过咱们林大兵王很hold住,咧嘴哈哈的一笑,便一笑而过,笑着道:“这小丫头也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还整小孩子这一套。” 说着,他伸手拆开了最后的一层包装,里面是一个极其精致的小盒子,盒子里放着一个十分精致的小十字架,闪耀着金色的黄光,林昆拿起来看了看,用手指轻轻的一弹,确定是黄金无疑,而且看那黄金的色泽,应该是稀有的古巴金,这种金子全世界都稀少,价格自然昂贵。 在冯佳慧看来,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金十字架,不过却代表着韩心对林昆的爱意,虽然知道林昆是有夫之妇,之前也一直觉得自己是因为感激林昆帮了自己的忙,所以在心里自己对他的感觉和对别的男人不一样,但直到刚才在学校的门口被出租车司机大哥那么一说,她才隐约的恍然…… 然后,当看到韩心送给林昆的小礼物,那表达了爱意的十字架后,她也说不出为什么,心底顿时一阵醋意翻涌上来,这股醋意来的无厘头,让她自己感觉恐慌,如果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单身的男人,她说不定还会有勇气站出来说‘我喜欢你’,甚至和韩心公平竞争一下,可关键是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并且孩子都已经五岁了,还是那样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冯佳慧出身正儿八经的老百姓家,父母虽然没什么文化,但给他的教育一直是让她堂堂正正的做人,所以她实在接受不了自己对已婚男人产生爱意,她回过神后马上就急急忙忙的把林昆往外赶:“林先生,我坐了一天的车感觉很累,我想收拾一下休息了。” 林昆自然看出了冯佳慧的心思,他不想看着冯佳慧为难,笑着说道:“嗯,正好我还有事要去和付园长商量一下,你累了就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嗯。” 林昆从宿舍楼里出来,摇摇晃晃的就向付国斌的办公室走去,除了付国斌的办公室,他现在还真不知道该去拿消磨时间,总不能自己在园里玩滑梯吧。 付国斌正在办公室里看报纸,见林昆敲门进来,他马上放下了报纸笑着迎了上来,以前他把林昆当做一个很值得欣赏的小辈来看,现在对林昆则是说不出的感激,孙志工作调动的事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付国斌也从孙志那听到了消息,知道这次工作的调动全凭林昆的安排,付国斌这一辈子只有一个女儿,能帮上他女婿就相当于帮上了他女儿,所以这份感激之情对于他来说是无以言表的。 林昆自然不希望看到付国斌跟自己这么客气,在他眼里付国斌是一个很慈祥的长辈,尽管付国斌只字未提孙志工作调动的事,但林昆还是主动说道:“付叔,跟我真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帮了一点小忙而已。” 付国斌笑着说:“行了昆子,你就别谦虚了,就为我女婿工作这事,我是没少费心思,可到头来还是因为我的能力不够,一直也没能办下来。我也实话跟你说,我这辈子就一个女儿,女婿就相当于我的半个儿子,我这半个儿子有出息了,我女儿和小外孙就有好日子过,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林昆马上笑着道:“付叔,瞧你说的,这话多不吉利,你真要是那啥了,谁还陪我下象棋啊。” “哈哈,你不嫌付叔是你的手下败将啊?”付国斌哈哈笑道,心里却是极其的高兴,能认识林昆这么一个小辈,也算是他老来的福分了。 “付叔,棋盘之上不一定要以输赢论英雄,我和你的奇异切磋上主要是赢在了杀气重,而你在棋盘上的那种沉稳则是需要我慢慢领悟的。” “哈哈,昆子,你这孩子太谦虚了。” 两人说着,这边就把棋盘摆上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渐渐的展开了。 由于时间有限,两人只下了一盘棋,这盘棋下的是和局,付国斌还没下够呢,但没办法放学铃声已经响了,林昆的接澄澄回家做晚饭了,林昆离开办公室前,付国斌不舍的说道:“昆子,改天有时间咱们再战!” 林昆笑着说道:“行,付叔,到时候我一定杀你个血流成河!” 付国斌哈哈笑道:“好,到时候我也让你陈尸遍野。” 之前和付国斌下棋,林昆都赢的很轻松,但今天他确实费了一番功夫,但也没能占到便宜,这不是他的棋艺退步了,而是付国斌最近没事总研究棋谱,找到了克制他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