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阿福猪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阿福猪头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阿福猪头 林昆的这突然的一声,倒是让剑拔弩张的双方,暂时将目光投向了他,林昆假装刚刚碰见,向着福伯一行人就走了过来,不过也没站在他们的跟前,紧挨着一群已经撸圆了拳头随时准备动手的保安身旁,笑呵呵的说:“哎呀,福伯,还真是你啊!” 福伯一见到林昆,这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的不自然起来,他带人跟踪林昆这事,刚才超车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倒不觉的怎么样,关键是林昆现在这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让他心底本来就愤懑的火焰噌噌往上冒。 “林先生,这么巧。”福伯冷笑了一声,尽管深陷麻烦,可却是丝毫的不输气场。 “是啊,是挺巧的。”林昆笑着挠挠头,一副恍然的表情,“对了,刚才超车的那是你们吧,福伯你手下的人开车水平不赖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人要对穆先生不利呢,结果那么挡都没挡住,还是被超过去了。” 福伯也不狡辩,冷笑着没说话,看着林昆的目光,却是愈发的阴鸷起来。 林昆笑着说:“福伯,那咱们有缘再见,你跟你手底下的人是牛掰,可好歹也得识点时务,人家保安兄弟这么多人呢,赶紧向人家道个歉,说不定人家一高兴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用不着你管!”福伯依旧冷哼,被林昆这么稍微的一激将,更觉得不能输了面子,于是底气强硬、硬着头皮说:“不就是区区的几个小保安么,敢把我怎么样?哼!” “哟,福伯你这口气果然是大……”林浩一副坏笑的模样夸赞,紧接着看向了保安队长,只见这保安队长以及其他保安的脸色可都不怎么好看,大家都是年轻人,哪个年轻人没点脾气,虽说在这机场里上班,一个个的素质多比较高,可被人这么赤裸裸的瞧不起,任谁也忍不了心里的这口气。 机场的里这些保安,几乎都上正经的军人出身,身上要是没有点血气方刚的性子,那还叫军人么,啥叫血气方刚?看不惯就揍,绝对不惯毛病。 “我去你大爷的!” 不等这保安队长有所反应,已经有保安耐不住性子开口了,这名保安皮肤黝黑,眉毛粗眼睛大,一看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一声怒吼之后,紧跟着就向正对面的一个小喽啰砸了过去。 只见拳影一闪,那迎面的小喽啰也是猝不及防,砰的一声闷响,下巴上挨了个瓷实。 “啊!” 一声痛叫,这福伯手底下的小喽啰,直接被打的一个大趔趄,嘴里头吐出一口血唾沫,门牙都被打松了。 这一下之后,其他的人甭管是保安这一方的还是福伯那一方的,可全都僵持不住了,一个个马上擦亮了拳头,互殴了起来。 那名保安队长没动手,脸上有些担心的神色,林昆走到他的身边笑着说:“你手下的这群兄弟要是被开除了,我给他们安排工作。” 保安队长狐疑的看着林昆,林昆笑着说:“都是有血气的汉子,想动手就狠揍他丫的。” 这保安队长名叫高强,胸前挂着一个铭牌,听了林昆的话,瞬间抛开了心底的顾忌,抡圆了拳头冲着正中间的福伯就砸了过去。 林昆回到了宝马车旁边,半靠在车门上看热闹,也就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福伯一方明显不是这群保安的对手,全都被打的趴在了地上,而福伯的下场最狼狈,被打的鼻青眼肿的不说,更是被那个保安队长打的趴在了地上,嘴角淌着血丝,还在那儿愤愤不平的叫唤着呢,“小子,你们敢对老子动手,知道老子是跟谁混的么,周爷!” 周爷两个字一出口,保安一方有知道周典名号的,马上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其他人不明情况,简单的问明之后脸色也不好看起来,在吉森省,周典的凶名可不是闹着玩的,敢和洪林门作对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高强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目光歉意的看着诸位兄弟,而后又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林昆,说不上幽怨,但多少有些责怪,要不是林昆刚才煽风点火,估计双方不会这么快的动手,或者说假如福伯说出来他是周典的手下,高强是绝对不会让兄弟们动手的。 现在好了,人打了,而且打的这么狼狈,回过头周典要是不找他们这些人麻烦才怪呢,在吉森省得罪了周典,那对于普通人来说无异于判了死刑。 林昆笑着走了过来,不等他完全走到近前,机场的警务人员小跑着赶过来,此时周围已经簇拥了不少热闹的人,那些警务人员来了之后,为了把影响降到最低,赶紧将打人和被打的双方都给带走了,在高强被带走的瞬间,林昆从人群里挤过来,塞了张名片在他手里,并笑着说:“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我叫林昆。” 高强看了一眼名片,上面写着的头衔是天茂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他也没有多想,顺手就把名片揣进了兜里。 福伯这会儿被两个警务人员搀扶着从林昆的身边走过,这老头儿跟在周典的身边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何曾被人打成这副猪头的德行,今天沦落到这番模样,要说一半是他自己冲动,另一方面也是林昆在一旁煽风点火。 福伯阴狠狠的瞪着林昆,咬牙道:“姓林的,你明知道我是周先生的人,还敢这么阴我,回过头周先生那里看你怎么交代!” 林昆脸上淡淡的一笑,说话可是毫不客气,“周典在你的眼里是神,可在我的眼里也就是个普通人,你最多也就是个奴才,我倒要看看周典为了你,肯跟我撕破脸皮?不要忘了,即便是周汉涛他都能忍,别说是你了。” “你……” 福伯一下子哑口无言,周汉涛可是周典的亲儿子,也是周典最得意的儿子,死在了林昆的手上,周典却能暂时不动林昆,自然也不会为了他一个奴才而和林昆撕破脸皮。 福伯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旋即也是露出了凶相来,“姓林的,你别猖狂,过不了多久,周先生便会让你死在吉森省,哈哈!” 福伯笑的狰狞,林昆的笑容依旧云淡,福伯被两名警务人员带走,林昆也回到了宝马车上,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短暂的风波看似平息了,可更大的惊涛骇浪马上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