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调包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调包

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调包 俞苏只说出一个字,脸上却又是一番诧异,林昆笑了笑说:“我怎么了?” 俞苏道:“你真的不懂的生意经营?” 林昆笑着说:“这有什么好撒谎,,打架斗殴我在行,做生意我可是个门外汉。” 俞苏叹了一口气,道:“可惜了,你要是会做生意的话,肯定会是一个商业大拿。” “大拿?” 林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你这是在夸我了?” 俞苏笑了笑,目光里多了一丝欣赏,道:“我从小就受我爸的影响,了解商业圈里的各种规则,也学到了不少的经商的知识,马家的二公子马功之所以看上我,除了我自认为有几分姿色以外,更看重的还是我的能力吧。” 俞苏自嘲的笑了一下,“我这么说有些王婆卖瓜的意思,马家的三兄妹里,我多少都是有些了解,老大马成和老二马功,全都是没什么本事的纨绔二世祖,只有这个马欣兰是一个女中豪杰。” 林昆笑着说:“如果马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男人,你当初或许就会答应他吧?也不至于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喝酒,也不会被那天夜里的我撞到,我们也不会认识。” 俞苏看着林昆苦笑,“你知道我跟在我父亲身边学习了这么多年的商业经验,最深刻的见解是什么么?” 林昆直接摇头,回答的倒也干脆,“不知道。” 俞苏也不绕弯子,道:“商业的经验是死的,人是活的,而那些真正能成为商业巨头,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眼界。” “哦?” “你刚才的一番见解,就是我所没看到的眼界,换做是我爸,他也不可能看到。” “这不太可能吧,你爸好歹也是驰骋商界的老人了,这一点目光远见应该会有的。” “我太了解我爸了,他要是有那种一眼之间便是几年之后的目光,天茂公司早就不是现在这样了,早就名动一方了。” 说到这,俞苏欣慰的笑了笑,“我很庆幸认识了你,以后的天茂公司,我相信会成为吉森省地产界的一张名片的。” 林昆谦虚的笑道:“俞副总,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就是随便发表一番见解,你就给我这么高的评价,我受宠若惊啊。” 宴会进行的差不多了,到了九点多钟的时候,穆正仁提出要去赶飞机直接飞回燕京,在一群人的欢送祝福中,由林昆陪同着离开了酒店,穆正仁随行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司机,另一个是保镖小马。 林昆和小马交代了几句,看了一眼那名不太了解的司机,小马看出了他的心思,小声的说:“放心,这都是穆先生的心腹。” 林昆点了点头,让穆正仁他们的车在前面开,他开着车紧跟在后面,为了避免影响不好,穆正仁没让政商两界的一群人送到门口。 穆正仁称作的是一辆黑色的奥迪车,车子驶出之后,林昆也发动了黑色的宝马车。 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林昆看了看后视镜,果然和预料的差不多,后面有两辆车远远的尾随。 林昆戴上了蓝牙耳机,耳机里马上传来了马欣兰的声音,“路线我已经给你规划好了,现在听我的指挥,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走,过第三个红绿灯的时候往左转,然后会经过一个三岔路口,选择走右边的,过了路口的第二个红绿灯边上有一条小路,让穆先生的车快速拐进去,记住一定要快,到时候马上会有另一辆车出来接应,机会只有这一次,好好把握。” “好的,谢了!”林昆笑着挂断了电话,又拨通了小马的手机,电话很快接通了,林昆将具体的计划,又重复的向小马叙述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纰漏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一个红绿灯路口,两个,到了第三个的时候,黑色的奥迪车按照原计划左转,行驶了没多久之后,便你来到了三岔路,右转之后来到了和马欣兰约定好的小路口,林昆这时故意将车速放慢,拖延了一下后面紧跟着的两辆车,而旁边小路里本来就埋伏好的黑色奥迪车,关闭着车灯开了出来,穆正仁乘坐的那辆车,司机的驾驶技术也是相当的可以的,直接关闭了车灯,一个急转弯拐进了小路里。 这一切看似反锁,其实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两辆黑色的奥迪车配合的默契,车的型号和车牌都是一样的,包括车里的人。 再加上这周围的环境光线尤其的昏暗,后面紧跟着的两辆车,根本看不清前面的具体情况。 林昆瞅准了时机,等前面的两辆车互换完成之后,他马上稍稍提起了车速跟了上去。 蓝牙耳机里传来了马欣兰的声音,“搞定了没?” 林昆笑着说:“一切ok,就看后面的人怎么想了。” 马欣兰笑着说:“这只是第一步,机场还有呢。” 此时,后面紧跟的两辆车里,其中前面的一辆车里,坐着的正是周典的管家阿福,这阿福六十多岁了,天生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不过此时一双眼睛盯着前面,却是阴测测的。 他坐在副驾座上,司机提醒道:“福伯,感觉前面的那辆车的车灯刚才好像灭了一下。” 阿福道:“踩油门,再靠近点看看。” 车速嗡的一下提起来了,紧追着林昆宝马车的车尾,林昆则摆出一副不让的姿态,开车的司机问阿福道:“福伯,这……” 福伯阴测测的说:“跟后面的那辆车说一声,配合着超过去,一定要看清车牌号。” 这司机马上拿起了对讲机,和后面的那辆车知会了一声,两辆车一左一右,正好又是来到了一段宽阔的马路上,林昆一辆车根本挡不住两辆车,最终被副本后坐着的和辆车给超了过去。 福伯的一双眼睛马上眯了起来,盯着前面那辆奥迪车的车牌看,嘴里念叨了一声之后,眉头轻轻的皱了皱,“车牌是没变……” 开车的司机道:“有可能是套牌的吧?” 福伯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