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埋葬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埋葬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埋葬 穆正仁‘离开’吉森省之前,林昆让八指一直跟在身边保护,不光是出于个人情义,还是为了国家正义而言,林昆都将穆正仁的安全放在了第一位。 宴会欢送穆正仁回京的事儿,林昆通知了俞苏来安排,林昆离开了酒店之后,又去了一趟医院,暂时来看周典没有撕破脸皮的意思,李勇应该是安全的,可即便如此,林昆的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不是他优柔寡断,而是目前吉森省的形势容不得他松懈。 医院里,马欣兰已经安排了人过来保护,这些人见到林昆都礼貌的打招呼,而且看他们腰间鼓鼓囊囊的,里面都是别了枪的。 在医院里一直待到傍晚,林昆这才回到了住的地方,李海出去了一天都没有回来,都是去准备李莉莉的后事,想他一个在读高中的孩子,就要经历这些事情,林昆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忍,可没有办法,这就是他成长道路上该面对的。 在家睡了一晚上,晚上和楚静瑶、澄澄视频,小家伙可爱俏皮的在电话的另一头喊着想爸爸了,又说妈妈也想爸爸了,楚静瑶想捂住小家伙的嘴,小家伙却是笑着说:“妈妈偷看爸爸的照片了……” 李海是半夜的时候回来的,林昆特意从床上爬了起来,李海一脸的悲伤疲惫,林昆一问才知道,这小子到现在饭都还没吃呢,于是点了一个外卖,大半夜的也没什么店开门了,就凑合着出一口。 李海吃了一口饭菜,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他哽咽的说:“林哥,我……我想要喝点酒。” 家里头就有酒,林昆本来犹豫,可看这孩子一脸伤心的模样,最终还是把酒给拿了出来。 酒不好喝,李海刚喝了一口就呛的咳嗽了起来,但还是一口气将一杯酒全都喝了下去,这可是白酒,白酒可不带这么喝的,林昆不敢再让他喝,可就这一杯酒,这孩子没过几分钟就醉的迷糊了。 第二天天一亮,林昆就起床了,去楼下了买了早餐回来,李海这会儿也从房间里出来了,一双眼睛红肿,一看就是昨天晚上又哭了。 早餐放在桌上,林昆笑着让他过来吃点东西,这孩子摇了摇头,说现在什么也吃不下,林昆也没有强拗着他来,这孩子此时的心情能理解。 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李莉莉的葬礼正式开始了,在城南的一片风光的墓地,葬礼按照的标准也是高级的,这些都是林昆所能为她做的最后一点心意,活着的时候不管怎么样,她都是风风光光的,如今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也一样得风光。 棺材入土的一瞬间,李海嘶喊着扑在了坟堆上面,一声一声将喉咙撕裂的喊着‘姐……’可那个他一直误会,或者说表面上误会,内心里其实更心疼的姐姐,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身边了。 母亲去世以后,姐姐就如母亲一样的关爱,如今姐姐也去世了,这世界上似乎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天空中飘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打湿了衣襟,将坟地上那一捧新土打湿,在场来了不少的人,除却林昆和那些请来的墓葬人员之外,还有李莉莉的一切亲戚,这些亲戚七大姑八大姨,可唯独不见她父亲,那个烂的如同朽木一样的男人,这会儿不知道正躲在哪家寡妇的炕头喝酒呢。 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哭的最凶,那是莉莉唯一的姨娘,剩下的一些人也都是无声的哀悼,大家这些年都知道李莉莉有了钱,给家里添置了不少的东西,对待亲戚们也都十分的大方,也知道这孩子是在城里跟了有钱人,可都没想到,她才这么年轻,竟然就躺在了这凄凉的坟堆下面。 葬礼结束以后,林昆安排了饭店,请这些亲戚吃了一顿饭,这也是按照当地乡下的习俗,不管红白喜事,都要请来宾中午吃一顿饭,李海是李莉莉最亲的人,这吃饭的名义是李海请大家的。 饭间的氛围十分压抑,不过还是有不少的亲戚向林昆道谢,从李海口中得知林昆和李莉莉是朋友,而且作为朋友能做到这个份儿上的实在是够了。 吃过了饭,安排了一辆车送这些亲戚们回乡下,李海也跟着一起回去,他也该回学校上课了。 临走前,李海又让林昆带着他来到了坟地,坐在了李莉莉的坟前,对着墓碑上的照片念叨了一些话,说着说着眼眶就湿润了,泪水再次落下。 林昆给了李海一张银行卡,以后这张卡里会定期的打生活费进去,另外需要的学费也会打进去,总而言之一句话,以后只要李海好好读书,即便他读到八十岁,林昆都会一直供着他读下去。 接过银行卡的一瞬间,李海低着头,突然抬起头说了一句:“林哥,我不想读书了,我想来大城市闯!” 林昆笑着摇头,“多大的年纪就干多大的事儿,先把书读好了,等以后毕了业再说,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读书的机会,我就后悔没读过大学。” 李海说:“可你现在比一些读过大学的人还要好呢。” 林昆笑着说:“人生吧,有些东西当你有的时候不在乎,当你没有的时候就是遗憾,回去好好读书吧,别给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 送走了一行人,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俞苏主动把电话打了过来,说今天晚上的欢送宴已经安排好了,是按照国家级领导的标准安排的。 林昆问明了酒店的地址,提前就赶了过去。 酒店的名字叫‘富舍春香’,名字挺奇怪的,乍一听起来有高丽和岛国的味道,但确实是一家地道的华夏酒店,老板也是华夏人,而且还是俞苏父亲的老朋友。 此时俞苏正在酒店顶楼的大厅里,还在斟酌一些小的细节,见林昆过来了,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尴尬,毕竟两人之前有过一次不一样的经历,不过还是笑着迎了过来,“林先生,你看怎么样?” 林昆笑着点点头,俞苏却是看着他疑惑了一声,“你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