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将计就计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将计就计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将计就计 结果是可喜的,穆正仁之所以能受燕京方面的委托,抛开朱老爷子关系,本身也是一员反腐大将,迄今为止在他手中落马的官员大小不计其数。 而谭光耀,算是在吉森省扎根了多年的人,这些年来一直盘踞在省警厅厅长的位子上,之所以不前进,就是因为他一向特立独行的性格,和当地的一些要员格格不入,简单的打个比方,当别人就在贪污腐败的时候,唯有你一个人不加入进去,这会让其他人冷眼相看甚至排挤。 谭光耀在吉森省,那摆明了就是那些腐败官员的眼中钉、肉中刺,别说往上再进一步了,有人恨不得他立马从警厅的位子上下来,甚至给办一个提前退休,让他脱掉一身警服窝在家里才好。 而这些人之所以不能得逞,一方面谭耀光是一个心思极其缜密的人,做事没有什么纰漏,另外他在燕京方面也是有关系的,比如说穆正仁,穆正仁只是他其中的一个昔日同窗,他的那些同窗,一些精英的人才,现在都位居高处,至于这些人和谭光耀的关系如何,只就不是三言两语所能揣测的了,万一得罪了哪一个都不好收场。 闲话不多说,听完了穆正仁和谭光耀的叙说,大致上将吉森省的腐败团体给揪出了水面,目前最大的一条鱼是吉森市的市长陆匡,陆匡和之前死掉的马小伟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马小伟之所以能那么牛,多少和这个陆匡关系不浅。 可不要小瞧了陆匡这个吉森市的市长,他是省会的市长,同时也是省人大的常委,而且在位的几年政绩斐然,下一届省里更换领导班子, 他是极有可能就任省长一职的。 林昆听完后,笑着说:“穆先生,谭厅长,真没想到你们查的这么快,这么快就揪出大鱼了。” 穆正仁叹息了一声,谭光耀也是嘴角一抹苦笑,穆正仁道:“我们之所以有这么快的进展,和那个自杀的姑娘离不开干系啊,可惜了这么一个年轻的生命了。” 提起李莉莉,林昆的心里也不好受,那么鲜活的一个生命,就那么从楼上跳了下去,她的内心里充满了绝望,而这一切都是那个马小伟所赐。 沉默了片刻之后,林昆道:“那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把这个陆匡给抓起来了?或者说已经扣下来了,接下来直接拿出证据,审判他就行了。” 穆正仁和谭光耀一起摇头,穆正仁脸上露出一抹深邃的笑容,道:“根据我的经验判断,这个陆匡是一条大鱼,但不是最大的一条,他的背后应该还有人,而这个人很有可能是省厅的人。” 穆正仁没有继续往下说,但省厅里手眼通天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事情没有查明之前也不好乱说。 林昆点了点头,似乎马上想到了什么,周典能特意邀约,让他去茶楼里不惜暂时放下儿子的仇,也要要挟他给穆正仁带个话马上离开吉森省,那背后的这个大人物,会不会和周典有直接关系。 正常的逻辑思维,很有可能以为是陆匡,但听穆正仁和谭光耀这么一说,好像还不止是陆匡。 “穆先生,谭厅长,周典这个人你们都知道吧?” 突然听到林昆这么说,而且看他的脸色也不是那么轻松,穆正仁向谭光耀投来了征询的目光。 穆正仁不是吉森省本地人,听过周典这个人的名号,但也只是简单的了解,谭光耀顺着林昆的话说:“周典是我们吉森省最大的地下帮派头目,手底下产业众多,而且和许多官员之间有来往。” 谭光耀说的这些,穆正仁倒是知道的差不多,他向林昆问道:“小林,你突然提起这个周典,是有什么事儿么?” 林昆点了点头,道:“就在刚才,他约我去茶楼……” 林昆将周典在茶楼要挟他的话,大致的说了出来,谭光耀和穆正仁听完皱起了眉头,谭光耀直接哼了一声,说:“这个周典,还反了他了!” 穆正仁略微沉吟,道:“这个周典背后的人,应该就是咱们要找的大鱼,他和陆匡之间有来往,虽说表面上的资料来看,抓不到他什么马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的手上肯定不干净,而陆匡已经被我们控制了,周典马上就跳出来,想要我从吉森省出去,这背后的人不简单啊。” 谭光耀道:“这个周典,简直反了他了,他居然敢威胁到我的头上了,找个机会一定把他抓起来。” 比起穆正仁的深思,谭光耀的暴躁,林昆倒是显的很平静,道:“穆先生,谭厅长,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哦?” 穆正仁和谭光耀同时看向林昆,“小林,有话直说。” 林昆笑了笑,“你们目前的调查,也只是到了陆匡就停下来了吧,我们不如来一个将计就计,暗处的人不是希望穆先生你撤出去吉森省么,那你就撤出去,同时我们再撤销对陆匡的调查,让他们渐渐的放松戒备,要不了多久的时间,暗处的那条大鱼应该就会有所行动了,他会趁着个档口给自己准备好退路,甚至会想要逃出国外。” 穆正仁和谭光耀同时深思起来,旋即点了点头,谭光耀道:“这确实是一个办法,我们目前的调查到了陆匡,再往下进行想要揪出背后的大鱼绝不容易,以我对这个陆匡的了解,他绝不会轻易开口,提供任何有价值的情报的,与其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倒不如我们潜下来。” 说完,谭光耀将目光看向了穆正仁,穆正仁笑了笑,看向林昆道:“小林,你的主意不错,那我就暂时退出吉森省,不过不能真的走吧?” 林昆笑了笑,“穆先生,这个你放心,我来安排。” 谭光耀笑着看向林昆,道:“说说,你打算怎么安排?” 林昆笑着说:“穆先生千里迢迢的从燕京过来,来的时候不动声响,现在不少人都知道了,走的时候必定要整出点声音来,我以个人企业家的名义,给穆先生准备一个欢送会,到时候吉森省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肯定会来,穆先生随便找一个理由,就说要回燕京了,然后等穆先生离开以后,我们再悄无声息的把穆先生调换回来。” 谭光耀有些担心,“宴请这倒好说,可这偷梁换柱的把穆先生给调回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吧,那个大人物在暗处一定有很多眼线的。”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这交给我来办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