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赴约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赴约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赴约 李勇已经醒了,正微微的半斜着身子一副痛苦的样子,林浩正奇怪呢,李勇回过头看向了他。 “林哥,你醒了啊?”李勇的声音很小,怕吵醒了正趴在他床边睡觉的二花。 二花也姓李,过去的时候和李勇是一个乡里的,全名叫李二花,这名字挺屯里的,人也很朴实。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李勇指了指二花压着他的半条胳膊,道:“这都压一晚上了,麻了都。” 林昆意味深长的一笑,“把她叫起来不就玩了。”说着,作势就要下地去叫二花起来。 “别!” 李勇马上冲林昆伸出手,“再让她睡一会儿吧,昨天晚上我俩聊的挺多的,她本来是要回宿舍休息,结果就趴在这儿睡着了,我心里头也怪不好意思的。” 林昆笑着说:“勇子,还记得昨天晚上我跟你说的话么?” 李勇一脸茫然,道:“啥话啊?” “缘分。” 林昆目光指了一下二花,道:“你的缘分来了。” “啊!?” 李勇一副诧异的模样,林昆轻咳了一声,“你小子心里头都清楚,别在这儿跟我装糊涂了,人家姑娘对你有意思,你要是也对人家有意思,就试着处处,要是没意思就别浪费人家的感情。” 李勇马上有些羞赧起来,林昆笑着骂了声:“这姑娘挺不错的,你一个大老爷们的也别在这儿装纯情,我先不在这儿陪着你了,出去给你们买点早餐回来,等会儿我再叫几个人过来守着你点,别暗处的那些人再来对你图谋不轨。” 李勇咧嘴一笑,“谢谢林哥!” 林昆出了病房,给马欣兰打了个电话,让他派几个好手到医院里守着李勇,另外也跟马欣兰说了他打算去见周典,马欣兰很痛快的答应派人过来,至于林昆去见周典,她稍作迟疑以后,建议林昆不要去,毕竟周典的为人异常狡猾。 挂了电话,林昆去买早餐,还是昨天你晚上的小餐馆,老板亲热的招呼着,买好了东西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坐在小餐馆里等了一会儿,没多久马欣兰的表哥扈强便带着六个人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掏出手机给他电话。 林昆没有接电话,而是直接从小餐馆出去,冲扈强招了招手,“扈大哥,我在这儿。” 林昆走了过去,和扈强握了一下手,简单的寒暄了两句之后,扈强便向林昆介绍了带来的六个人,都是马欣兰手下的好手,其中有两个当过兵。 林昆倒不认为暗处想要谋杀穆正仁的人,会有意的针对李勇,不过还是找些人来保护一下比较安全。 扈强拎着一个水果篮子,非要跟林昆上去看望李勇,说是林昆的朋友那也是他扈强的朋友,态度还很坚决。 林昆也没跟他太客套,到了病房里,二花已经醒了,看见林昆之后还有些羞答答的,林昆把早餐拿出来,二花帮忙收拾着,扈强一副关切的模样询问了李勇的伤势之后,也没多逗留就走了。 扈强走了以后,林昆又简单的跟李勇叮嘱了一句,顺便告诉了他一下外面有六个人随时保护着,然后看了一眼时间,也离开了医院去赴约了。 林昆开着黑色的宝马车,提前了十分钟来到了一品茶香会所,这茶香会所不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而是在一片豪华小区的外面,古色古香的装修一看就很有品位,门口的服务员都是穿着旗袍的,年纪也就二十多岁,各个肤白貌美大长腿。 “欢迎光临。” 林昆刚走进正门,那旗袍丽人的服务员便迎了过来。 林昆微微点了下头,服务员紧接着就说:“您是周先生的客人林先生吧?” 林昆眉毛轻轻一挑,笑着说:“你怎么知道的?” 服务员有些俏皮的一笑,“周先生是我们这儿的高级vip,他越来的人向来都是一表人才的。” “嘴真甜。” 林昆直接掏出一百块,打赏给了这小服务员,这小服务员接过钱之后,马上单膝下沉,做了一个古代的时候妃子请安的姿势,“谢谢林先生。” “周先生来了么?” “来了。” 服务员甜甜的一笑,起身便带林昆往楼上走去。 整个会所里最高档的一间包房里,服务员站在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周先生,林先生到了。” “有请。” 声音里略微带着一丝老态,但气势却十分的足。 服务员替林昆拉开了门,马上有阳光透出来,房间的窗户外阳光正明媚,正好照在了门口的位置。 林昆略微的眯了下眼睛,走了进来,周典正坐在一张方形的茶桌后面,面前摆着一壶茶两个紫砂茶碗,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老头,圆乎乎的脸有几分的喜气,嘴角常挂着微笑,却是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来了。” 周典的语气很平静,脸色更是平静的如同秋水,“来者便是客,也不用拘束,坐下来喝一杯吧。” 林昆也不客气,坐下来端起面前的紫砂茶碗,仰起头来一口将茶碗中的茶水喝光,放下了茶碗,笑盈盈的看着脸色有几分诧然的周典。 周典呵呵的笑了起来,端起茶壶又给林昆满上了一杯,“林先生,你就不怕我在茶里下毒?” “既然是约出来谈,那就一定是带着诚意,如履薄冰自然应该,可男人该豪爽的时候不能怂。”林昆说的轻描淡写,端起茶杯又是一口喝下。 放下了茶杯,目光凝视着脸色一直冰冷的周典,“周先生如果想要杀我,一定有很多钟办法吧?” 周典冷的一笑,“你确实和我见过的别的年轻人不一样,你有胆量,有勇谋,而且分析问题清晰,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和你斗,死了也正常。” 说这话的时候,周典的语气始终很平静,仿佛死去的儿子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一样,而事实上周汉涛却是他最得意的儿子,甚至打算要他继承家业的。 林昆也不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周先生说说看,今天把我约出来先礼后兵,要谈什么?” 周典端起茶杯,一仰而尽,杯子落在了桌上,嘴角冷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