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章:周典来电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周典来电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周典来电 “狙击手,小心!” 与此同时马洪出声喊道,并一把将八指拉了回来,就在八指被马洪拉过来的一瞬间,空气中又是嘭的一声枪响响起,又是一记子弹穿透了过来,八指若不是被拉的这一下,又要被爆头。 八指和马洪贴着墙躲避着,两人强压着呼吸,直到空气中不再有枪声响起,两人这才缓缓的动了起来。 八指冲着躺在地上的李勇喊道:“勇子,你没事吧!” 李勇倒在地上,身子底下一层鲜血,咬着牙道:“放心吧八哥,我李勇命大,死不了!” “你大爷的,都什么时候了还逞强。”八指骂了一声,冲到了李勇的跟前,马洪也打急救电话。 撕下了衣服,简单的给李勇包扎之后,八指给林昆去了一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大致跟他说了一下。 林昆让八指继续留在酒店,他马上赶去医院。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林昆开着车赶往了医院,刚才袭击的时候,谭光耀也在穆正仁的房间里,他派了两名警察护送李勇去医院。 林昆到了医院的时候,李勇还在手术室里缝扎伤口,那两名警察也都是知道林昆,跟他简单的交代了一下目前的情况,林昆向两人表示了感谢,也没让两人继续留下来,都让他们回去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李勇被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整个人还处在麻药的昏迷状态,林昆询问了主治医生,主治医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夫,工作异常的认真,把李勇的病情详细的跟林昆说了。 李勇伤的挺重,扎在肋骨上的那一刀,擦破了心脏,要是再往里一寸,恐怕已经命都不保不住了,身上其余的位置多处骨折,倒也不碍事。 说完,老大夫意味深长的看着林昆,“年强人,打架斗殴这种事还是远离的好,丢了命多不值啊。” 显然这老大夫是误会了,以为他们是普通的小混混打架了,林昆也没解释,笑着说:“谢谢医生!” 林昆一直在病房里带着,中间和八指电话聊了聊,八指把那个狙击手还有那三个杀手大致跟林昆说了一遍,林昆听完了之后微微蹙眉,那个绰号笑面杀佛的老头,他倒是有过耳闻,是东北这边的一个很牛的杀手,至于那两个年轻人,应该都是他的弟子,而暗处的那个狙击手,之前林昆也听谭光耀提起过,马小伟的老婆就是他杀的,而且这人十分的猖狂,杀完了人敢当着警察的面儿,背着一杆长狙大摇大摆的离开。 林昆闭着眼睛琢磨了一下,在东北的这一边土地上,能如此猖狂而且拥有如此狙击能力的人,恐怕只有一个人,这人曾经是华夏南方某军区的精英,退伍之后参加了国际雇佣兵组织,早些时候听人说过,这人回到了东北定居下来。 常狙…… 林昆的脑海里闪过这个字,这个常狙姓常,但本名不叫常狙,这个狙字是他后来自己改上去的,以此来表达他内心对狙击的强烈渴望与热爱。 差不多半夜的时候,李勇才醒了过来,双眼茫然的看着周围,又看着坐在床头的林昆,道:“林哥,你咋来这儿了?” 林昆笑着说:“怎么样,感觉好点了么?” 李勇笑着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感觉有点……”说着,李勇就要坐起来,结果扯动身上的伤口,马上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冷汗顺着额头就渗出来了。 “别看你当时不怎么疼,其实伤的重着呢,安心在这儿养伤吧。”林昆站起来,倒了杯水过来。 李勇接在了手里,小口的抿了两下,这嘴上稍稍的一用力,肋下的伤口也跟着疼起来,他忍不住的就骂娘,“靠,不就是扎了一刀么,至于这么疼么……” 林昆道:“你以为这是小事呢,医生可是说了,这刀如果再稍稍的往上一点点,你的命都没了。” 李勇一边疼的吸着凉气,一边回忆道:“当时我是为了通知八哥他们,要不然那老头虽然攻势挺猛的,可也不能这么轻易的就伤着我。” 说着,李勇脸上的表情突然暗淡了下来,支吾道:“我这早不伤晚不伤的,偏偏这个时候伤了,看来我是参加不了婚礼了……”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哎……” 林昆笑着说:“怎么,心里还是放不下她么?” 李勇道:“那倒也不是,其实早就放弃了,只是看不惯她那得瑟的劲儿,不就是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么,现在的女孩可真现实,男人要是没了钱,就能被他们给瞧扁了,狗屁的爱情啊。” 林昆抽出了根烟叼在嘴里,不等点着,马上就想起来这里是医院不让抽烟,于是把烟揣回了兜里,就见李勇正一副眼巴巴的模样看着他,砸吧着嘴显然也是想抽烟了。 “烟就算了,我陪你聊聊天吧。”林昆笑着说:“这天下的女人,也不都是那样的,只能说明你遇人不淑,没碰到那种好的女人,老话不都讲究一个缘分么,早晚有一天你会遇到对的人的。” “这次的婚礼不参加也罢,本来我和你八哥也是想到时候让你风风光光一把呢,现在你的首要任务是养伤,至于那过去的女人就让她过去吧。” 李勇无奈的一笑,“也只能这样了。” 林昆的手机这时叮铃铃的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病房是高档的单人间,林昆也没什么避讳的直接当着李勇的面儿接听了电话。 “喂……” “林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吉森省了,这儿不是辽疆省,也不是中港市,我如果想要你的命可不是什么难事。” “你挺喜欢吹牛逼的啊?”林昆直接一句话怼过去,对面的人愣了一阵,林昆接着说:“周典,我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你吧,这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不会只想跟我聊天这么简单吧?” “呵呵,算你聪明,你和我之间的恩怨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明天上午九点钟,一品茶香会所,我们当面谈谈,你可以做缩头乌龟不来,但我会等你。”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林昆将手机收了起来,李勇看着他问:“林哥,这电话谁打过来的啊,你说的周典,该不会是洪林门的那个周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