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姐弟见面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姐弟见面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姐弟见面 “这……” 姜斌的语气有些结结巴巴,他当镇长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低声下气的和一个小年轻的道过歉,刚开口说了一句,语气马上结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昆脸上的笑容始终不变,一副淡然的模样看着姜斌。 姜斌强行的咽了口唾沫,这才继续说出声:“这位小哥,刚才这都是误会,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小哥你要是有空,我马上去镇长最好的饭店摆上一桌酒席,再叫上几个人一起向你赔罪。” 姜斌口中的几个人,就是被林昆打的这些人,有他的儿子,有他儿子的同学,也有学校的校长和教导主任,当然也还有他那个司机兼保镖的老六。 一提到这个老六,姜斌的心里就狠的牙根痒痒,这小子平时耀武扬威咋咋呼呼的,真碰上了一个硬茬,马上就像个哈巴狗一样蔫吧了,一巴掌就被撂倒了。 林昆呵呵的一笑,“姜镇长,你这可是真有心啊,你这么大个领导,要摆酒席给我赔罪,我可收受不起啊,废话也不多说,我这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至于你这个土皇帝,我送你一句话——轻点得瑟,小心掉毛。” 林昆的话语里明显带着戏谑,姜斌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可难看归难看,屁都不敢放一个。 林昆来到了楼下,在走廊里就看见了李海和崔倩倩,见林昆下来之后,李海马上走了过来,关心的问了句:“林哥,你没事吧,我看警察上去了。” 林昆笑了笑,“走吧,先别问这么多了,我带你去市里。” “嗯……” 李海这孩子也聪明,不多问,回过头跟崔倩倩打了个招呼,然后在崔倩倩有些恋恋不舍而又担心的目光下,随着林昆一起下了楼。 上了林昆的车,能看的出李海的心情很低沉,林昆发动了车子,也没和这孩子多说话,便向市里驶去。 到了吉森市,天已经黑了下来,林昆本打算先找一个饭店,让李海先吃点东西,怎么说也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正长身体的时候呢,一顿不吃饿的慌。 李海却是拒绝了林昆的好意,非要林昆先带着他到警察局,想要去看一眼他姐姐的尸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李海没有落泪,可眼眶已经红了。 林昆让谭光耀跟相关的警察局打一声招呼,开着车便来到了负责的警察局,尸体存放在停尸间,一个负责看管的老大爷,带着两人来到了停尸房里。 停尸房里的温度很低,老大爷对照着手上的字条标记,找到了存放李莉莉的尸体,然后拉出了冻尸体的抽屉。 尸体蒙着白布,白布的上边有点点血红的颜色,尸体被推着放进这儿冰冻之前,已经清洗过了,估计是头上的位置还有残留,所以洇红了蒙尸布。 李海慢慢的掀开了蒙尸布,只见他脸上的表情渐渐抽搐起来,很快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了,两颗硕大的泪珠,再也忍不住的从眼眶里溢了出来,滴落在了那白色的蒙尸布上,瞬间洇染开了一角…… “姐……” 李海的声音哽咽,身体不住的颤抖着,一瞬家那他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又像是被悲伤淹没的稻草,过去姐姐为他所做的一切,为家里所做的一切,乃至他对姐姐的不理解,对姐姐的坏脾气,这所有的一切变成了一幕幕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泪水汹涌的流下,蒙尸布的上边已经被掀开了,李莉莉那张残缺已经辨认不出的脸出现在了眼前,李海没有害怕,反而哭的更大声了,哭声如同雷鸣,大声的喊着:“姐,姐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啊,妈不在了,你也不要我了,以后就剩我一个人了,姐……” 看着李海哭,林昆的心里也说不出的难受,负责看管这停尸间的老大爷,也是见惯了生死,可此时也忍不住的抬起手擦了一下眼角,李海哭的实在太令人感到悲伤了…… 李海就这么哭着,林昆没有上前劝阻,或许对于这才刚刚读高二的孩子而言,眼泪是目前最好的发泄途径。 时间像是过眼云烟,可此时却像是被延长了一万光年…… 李海一直在停尸房里待了三个小时,才从里面出来,看守停尸房的大爷耐不住凉,和林昆提前出来了。 李海申请木讷的来到林昆的跟前,一字一句缓缓的说:“林哥,我要替我姐姐报仇,我要亲手杀了害死我姐姐的王八蛋!”语气异常的决绝,如果现在让他面对害死李莉莉的那些直接或者间接的凶手,他即便赤手空拳,也会将对方生生打死。 林昆拉着他坐了下来,安慰说:“李海,你放心,害死你姐姐的人肯定会得到很严厉的惩罚,你不能冲动,你要相信国家和法律,会还你姐姐一个公道,你要是真的去拼命,即便能杀死对方,你也落了一个杀人罪,你一定会说即便被枪毙也要替你姐姐报仇,可你姐姐如果在天有灵会往你这样做么?” 李海沉默了,不说话了,林昆继续说:“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商量一下你姐姐的葬礼吧,我本来已经和警察局这边打好招呼了,打算把她葬在公墓,你老家那边要是有什么习俗,倒是可以再重新考虑。” “对了,你父亲应该还健在吧,要不要通知他一声?”林昆试探着问,之前听李莉莉说过,她父亲不是一个好的父亲,她跟弟弟和父亲的关系都不好。 李海马上决然的否定,“不要通知那个人,他不配当我和我姐的父亲,林大哥,我姐姐的后事就拜托你了,我也没什么能够报答你的,以后我李海这条命就是你的,只要你有需要,我一定……” “停停停。” 林昆打断了李海,笑着说:“我要你小子的命干啥,你给我记住,好好的活着,对得起你姐对你的期望,这就算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我也算是能替你姐姐做一点事,以后只要你书读的好,学费什么的你不用操心,我都会按时打到你的卡上。” “林大哥……” “不用说感谢的话,我不是冲你小子的,我是冲你姐的,哪怕你之前对你姐有再深的误会,我想告诉你……她是一个好人。”林昆拍了拍李海的肩膀,“哭也哭过了,人也见到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死者为大入土为安,既然也没那么多习俗的讲究,明天我就安排把你姐先埋葬了。” 李海再一次流下了泪水,这一次满满的都是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