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马屁高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马屁高手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马屁高手 单局长的身后跟着一个黑脸的高大汉子,单局长向后递了个眼色,这高大的汉子马上就过去将郑校长给扶了起来,郑校长感激连连,“多谢高队长……” 黑脸汉子一副正意盎然的模样,“郑校长,别客气。”目光又是凶巴巴的瞪着林昆,“就是他打的人么?” 来了撑腰的,这郑校长的底气可是足了不少,“就是他,要说打了我也就算了,可镇长也被他……” 单局长马上一副关心的模样问:“姜镇长在哪?” 这表情明显做的有些夸张,一看就是个拍马屁的货。 郑校长指了一下上面,“就在上面的天台上。” 单局长马上带着人就冲了上去,边冲边大声的喊着:“镇长,我是单广涛啊,您没事吧?” 这副架势,这喊话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过去皇宫里的奴才,见了皇上以后的惺惺作态,真特么令人恶心。 就在这单局长一脸夸张的表情,即将路过林昆身边的时候,林昆脚底下故意一伸,这单局长那敦实的两条小短腿,一下子绊在了上面,就听扑通的一声,紧接着哎哟一声的惨叫,这单局长来了一个凌空飞跃的狗啃泥,可这地上都是硬邦邦的水泥地,泥是没吭到,倒是撞的满嘴的血水流了出来…… “哎哟哟……” 单局长趴在地上,疼的翻了个身,身后紧跟着的几个民警一下子愣住了,谁都没看清这单局长是咋飞起来的。 那个黑脸警察,也就是那个被称作高队长的反应够快,直接从单局长的身上跨了过去,嘴里继续喊道:“镇长,我是高本亮啊,您没事吧!” 单局长一手捂着嘴,同时目光怨毒的看着高本亮的背影,嘴上是骂不出声,可心里头却是把这个抢他功劳和风头的高本亮,十八辈祖宗都给骂了一遍。 林昆看了一眼这个高本亮的背影,心中暗暗钦佩了一声,这小子是个人才啊,以后仕途肯定光明啊。 林昆回过头,笑着看着地上一脸怒气怨怒的单局长,“单局长,你的这个手下真不错啊,眼看着你不能去替镇长排忧解难,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 单广涛捂着淌血的嘴巴,恶狠狠的冲林昆吼道:“小子,你刚才是故意伸脚绊我的吧,你……” “嘘!” 不等单广涛开口放狠话,天台的出口处,高本亮已经扶着姜斌下来了,高本亮一副殷勤的表情,同时蹙起眉头一副替镇长的受伤感到担忧的表情。 高本亮也顾不上和林昆较真,马上站了起来,本来想抬手冲姜斌敬个礼,可这手一拿下来便是血糊糊的一片,只好就这么僵硬的站着捂着嘴说:“镇长,您没事吧?” 姜斌这心里头本来就火气大盛,此时再看单广涛这一脸狼狈的模样,马上就觉得更闹心了,冷冷的指着林昆就吼道:“他公然殴打政府官员,单广涛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给我抓起来!” “是,镇长!” 单广涛马上一副坚定的眼神看着姜斌,旋即立马冲身后的民警们下达命令,“都别愣着了,先给我拿人!” 几个民警除了想在自己的局长面前表现一下,更想在镇长的面前表现表现,让镇长瞧瞧他们的威武之姿。 于是,一瞬间这六七个民警就向林昆扑了过来,那叫一个如狼似虎、气势汹汹。 林昆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但也不想和这些民警动手,于是他躲闪了两下,最前面扑上来的两个民警,根本连他的汗毛都没抓到,紧跟着上来的民警同样气势汹汹,可林昆轻松的躲闪之后结果还是一样。 这几个民警马上有些恼羞成怒,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民警,直接从腰间拔出了手枪,指着林昆说:“不许动,你再不配合抓捕,我直接一枪……” 话音未落,迎面的大巴掌已经抽了过来,甭说他来不及扣动扳机,他甚至只觉得眼前虚影一闪,脸上就挨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嘴巴子,整个人一声痛叫两眼一黑,整个人凌空一个旋转摔倒在地。 其他的几个民警见状,脸上的表情皆是一愣,紧跟着就要同时拔枪,这时林浩的声音冷冷的响起,“上一次拿枪指着我头的人,脑袋都被拧下来了,不是看在你们穿着一身警服的份儿上,我一定让你们明白明白,枪是不能随便指着别人脑袋的。” 林昆语气平静,可话语里却透着一股令人寒栗的气息,一瞬间周围的其他几个民警全都愣住了,看向林昆的目光里,也由先前的气势汹汹,变的萎靡起来。 林昆脸上的还是那么淡淡的笑容,可浑身的杀气却是四溢开来…… 短暂的沉默之后,姜斌回过了神,怒然的冲几个民警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他就是一个社会上的人渣,你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人不成,给我上!” 几个民警咬了咬牙,尽管满心的不愿意,可这镇长都发话了,他们要是再婆婆妈妈的,结果不一定如何呢,以后回到派出所被穿小鞋都不好说呢。 就在几个民警刚要有所行动,姜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姜斌一脸愤然的掏出了手机,结果一看到手机上的来电号码,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肃穆起来,冲几个要动手的民警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别动。 “于书记,您好,我是……” 姜斌毕恭毕敬的对着手机说道,话还没说完呢,站在旁边的人都听到了,手机里传来了一阵愤怒大骂的声音,“姜斌,你小子是不是不想干了,你当一个镇长整的镇上的老百姓怨声载道,现在又惹上了谭厅长的亲戚,我看你就准备脱下官服吧!” “于书记……” 姜斌还想要再说话,手机里已经传来了盲音,他缓缓的将握着手机的手放下,目光里凛然而又呆滞的看向林昆,过了能有三五秒钟,那哭丧的脸上挤出了一抹难看至极的笑容,冲林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