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章:镇长讲道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镇长讲道理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镇长讲道理 林昆的语气很平静,说完后望向了远方,小镇本无任何的风景,有的只是一片落后的景象,尽管周围也学着大城市的模样盖起了楼房,可怎么也遮不住这个乡下小镇不同于大城市的质朴。 李海一句话也不说,突然默默的低下了头,林昆回过头再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的肩膀频频抖动着,尽管刻意的压制,可眼泪还是义无反顾的流了出来,吧嗒吧嗒,一滴接着一滴砸落了下来。 林昆想要出口安慰,李海却是声音哽咽的开口了,“你知道么,我一直恨我姐姐,恨她是一个不检点的女人,恨她败坏了名声,每次回到家里,村里人看我的眼光都不一样,可我也恨我自己,恨我自己的没本事,母亲重病我拿不出一分的钱,哪怕是去工地上出苦力,一下子也赚不出那么多的医药费,我恨我自己的无能,明明不喜欢她的钱,却还要靠她的钱苟活在这儿……” 眼泪流的更凶,声音几近哽咽的有些听不清了。 林昆静静的看着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大男孩,才刚刚青春期萌芽,骨子里是叛逆了一些,可现实的生活,又何尝不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大耳刮子,响亮的抽在了他的脸上,本应该无忧无虑一心学习的年纪,却要背负着比别的孩子更多的苦楚与伤悲,如今他唯一的依靠姐姐也走了。 他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母亲去世了以后,那个整天就知道喝酒、赌博,没有尽到一分父亲该尽的责任的父亲,根本就是一个幌子的存在,他唯一的亲人就是姐姐,他的叛逆,他的不待见,又何尝不是在心疼姐姐,为了这个家而宁愿被包养。 “我姐姐是怎么死的?”李海握紧了拳头,泪水簌簌的落下,打湿了眼前的一片地面。 “自杀,从楼上跳下来。”林昆抽出烟咬在嘴里,语气虽是平静,可能感觉到悲伤越来越浓。 “是那个王八蛋逼的吧,是那个姓冯的王八蛋!” “你认识那个姓冯的?” 李海向崔倩倩看了一眼,崔倩倩见他流眼泪了,马上冷眸等着林昆就要过来,李海拦道:“我没事,你不用过来。”接着对林昆说:“倩倩的表姐夫就是在土地规划处,所以我知道。” “你年纪还小,不要被仇恨迷惑了心智,你姐姐也不希望你去报仇,而且你姐姐的死,也不全都是因为姓冯的。”林昆笑着安慰,其实他是在撒了一个谎,李莉莉的死绝对和冯晓伟有不可避免的关系,但他能告诉李海去报仇么? 这是毁了这个孩子,何况那个姓冯的也会得到应有的处罚。 “我能去看看我姐么?”李海抬起头,满脸渴求的看着林昆。 林昆点了点头,“去看看吧,我值钱不知道你和你姐的关系,还以为你们俩的关系应该很好。” “是我对不起我姐,我一直都在生我姐的气,我就是一个王八蛋……”说着,李海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刮子,打的用力,半张脸都肿了起来。 一个耳刮子打完了,紧接着又是一个耳刮子,直打的嘴角流血,一滴一滴的落在了那满是泪痕的地面上,头顶的阳光泻落下来,映衬的闪闪发光。 另一边的崔倩倩站了起来,她大大喊了一声:“李海,你干嘛!?”说着就要过来阻止,却是被林昆一个眼神制止了,崔倩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也知道现在过来肯定不合时宜。 林昆拍了拍李海的肩膀,“耳刮子打的再想也没有用,那个女孩是你喜欢的姑娘吧,就你现在这样,过了两年去了大学或者入了社会,你拿什么保护她?不要把你对姐姐的遗憾,再留在这个姑娘的身上,以后好好读书,争取活出个人样。” 李海狠狠的点了点头,擦了一把鼻子,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林昆,“林哥,谢谢你……” “走吧,我现在就带你去吉森市,去见你姐最后一面,葬礼方面我已经安排了,你也不用操心了。” “嗯……” 李海低着头,擦着泪水,林昆冲崔倩倩招呼了一下,三个人就准备从天台上下去,可还不等走到天台的楼梯口,下面就雄赳赳的上来了四个人。 “谁刚才打了我儿子!?” 一声厉喝响起,说话的是一个脑袋瓜子擦的锃亮,脸上肥肉都堆成褶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身材典型的五短,挺着个凸起的大肚腩。 跟在他身后的正是林昆刚刚抽了耳刮子的姜小海和张云彪,另外还有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长的一副凶相剃着个村头,穿着一个黑色的紧身t恤,那身上的肌肉勒的紧紧的,充满了力量感。 李海和崔倩倩本能的都有些害怕,为首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姜小海他亲爹姜斌,镇长的父母官,那个皮肤黝黑一脸凶相的男人是他的司机,说是司机,看架势倒更像是保镖。 有了亲爹撑腰,姜小海的底气十足,指着林昆就吼道:“就是这个王八蛋打的我,爸,揍他!” 姜斌目光落在了林昆的脸上,眼神里凶光毕露,他这人极其的护犊子,护犊子本没什么可说的,关键他是从来不问青红皂白,只要是儿子吃亏了,他就一定要替儿子讨回‘公道’,从他儿子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人敢抽他儿子的大嘴巴子,更没人敢把他儿子抽的脸肿的这么高。 “你凭什么打我儿子!”姜斌一声怒吼,肩膀都气的直发抖,那圆乎乎的巴掌指着林昆。 林昆将厉害和崔倩倩挡在了身后,笑着说:“你就是姜镇长吧,打你儿子肯定是因为他混蛋,你工作忙没时间教育他,我就好心帮你教育教育,要不这孩子以后出了社会可是要吃亏的。” “好大的口气,我的儿子用你教育?”姜斌冷哼一声,仰着个脸一副不知害臊的模样说:“我身为镇上的父母官,一直都是一个讲道理的人,现在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打了我儿子几巴掌,我儿子还回去,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