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黑力工(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八十章:黑力工(2)

第一百八十章:黑力工(2) 再返回风华小区的时候,小区门口的栅栏门自动的就打开了,刚才被打的那两个保安,伤的严重的那个已经打车去医院了,另一个经过简单处理后,还守在工作岗位上,看到林昆开着老捷达回来后,他那肿的像馒头一样的脸上,露出一丝阴测测的笑容,拿起电话道:“领导,他又回来了……” 据何翠花说,那几个小流氓成天在小区里转悠,看到谁家有买料往楼上搬的,他们就上前插一杠,同样的东西同样的人力,他们的要价至少要比市场高三倍以上,这种行径其实就跟明抢没什么区别,小区里的业主都苦不堪言,但被打的张大壮是第一个人,因为只有他敢站出来跟那些小流氓理论。 林昆开车在小区里转悠,没走多远就看到有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身上纹着纹身的小青年蹲在路边抽烟,旁边站着一对中年夫妇,中年夫妇一脸为难的样子,那个小青年嘴里叼着烟卷,时不时的抬起头瞥两人一眼,然后继续一副悠然嚣张的表情低着头听中年夫妇在那说着什么。 林昆直接把车开过头停下来,车窗刚摇下,正好赶上那个小青年抬起头跟中年夫妇说话,他的语气十分的嚣张,并带着一股冷嘲热讽的腔调:“我说大哥、大姐,你们就别跟我这说些没用的,你们的那堆东西要么我们的人搬上去,要么你们两个自己搬上去,外面的人想进来跟咱抢买卖,那得看他有没有那本事,你们还算是明事理的,早上三号楼的一个傻x跟咱们来横的,现在不知道在哪家医院躺着呢,你们都知道吧?” 中年夫妇唯唯诺诺的点头,显然对小青年十分畏惧。 林昆坐在车里,一听到这番话,马上一口痰从车窗就吐了出来,正中小青年头顶的那撮染的焦黄的头发,这小青年马上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抬手摸了一把,黏黏的感觉令人恶心,他马上就站了起来,冲着车里的林昆就大骂道:“次奥尼玛的龟儿子,你特么的眼瞎啊还是皮痒了!” 林昆什么话也没说,就从车上下来了,直接就来到了小青年的跟前,这小青年被林昆的这份冷漠搞的摸不着头脑,眼瞅着林昆走到了跟前,这小青年刚要呲牙咧嘴的继续嚷嚷,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直接就踹了过来。 小青年还不等嚷出声,喉咙里的音符陡然就变成了一声歇斯底里的痛叫,整个佝偻着腰,就摔进了身后的花摊子里,挣扎了两下就想要坐起来,林昆这时又来到了他的面前,那44码的大脚板子直接踩在他的胸口上。 “啊哟……” 小青年痛叫,感觉胸骨都要踩裂了,嘴里头连连的道:“大哥……大哥我错了……” 林昆脚上一用力,这小青年感觉喉结都要被踩出来了,又是讨饶道:“大哥……大哥手下留情啊大哥……” 林昆面色阴沉,冷冷的道:“你们在这个小区里一共有多少个人?” 小青年支吾着不说,林昆脚底下的力道又加大了一分,“不说我就废了你!” “啊!”小青年痛的撕心裂肺,赶紧招了道:“我们在这一共有九个人……” “把他们都给我喊过来。” “大哥……”小青年挣扎的道,躺在地上正好看到了附近跑过来的另外几个同伙,于是他的底气马上就足了起来,语气也变的嚣张起来,道:“不用喊,他们已经来了,今个你倒霉了,别想从站着从这出去了!” 林昆一脚踹在了小青年的脑门上,小青年闷哼一声,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一共九个小青年,地上躺着一个,剩下的那八个也全都跑了过来,这些个小流氓要说别的本事没有,只能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人,要是真的遇到硬茬了,全都是当沙包的料。 八个人里为首的是一个光头,两条胳膊上满满的都是纹身,脖子上也纹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脸上的横肉一颤一颤的,两只眼睛故意瞪的溜圆,乍一看确实挺吓人的,可在咱们林大兵王的眼里,这就是个槌子。 这光头最先向林昆逼过来,八个人将林昆团团的围住,这光头眉毛一挑,语气阴沉的冲林昆问道:“小子,你凭什么打我兄弟,知道我是谁么!?” 林昆不屑的一笑,摇摇头,直接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这光头身上的纹身,讥讽的道:“你以为你纹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黑社会了?” 这光头表情一怔,眼睛眯了起来,声音更加低沉的道:“你也是混道上的?” 林昆根本不屑回他,笑着冷冷的问道:“我只问你一句,我兄弟是你们打的,没错吧?” “你兄弟?” “三号楼,大约一个小时前。” “……”光头稍稍的迟疑一下,似乎感觉到了林昆身上所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心里不由的一颤抖,语气阴沉的道:“我是跟毛六哥混的。” “呵……”林昆嘴角冷冷的一笑,依旧我行我素的问道:“早上打我兄弟的都在这吧?” “兄弟,如果你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毛六哥打电话,你们之间谈。”光头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畏惧之色,他在道上混的时间不短,一个人到底有没有刷子,他还是能感觉出来的,眼前的林昆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这是他之前从未感觉到过的,所以他才会打心底里胆怯。 林昆不再说话,目光阴鸷的像是天空中翱翔的雄鹰,嘴角阴冷的一笑,脚下突然就动了起来,只听一声呼啸的风声,脚底下虚影一闪,几乎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林昆面前的光头就突然一声闷哼,双手捂着小肚子就向后倒飞……确实是飞,一直飞出去了五六米,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剩下的站着的七个小流氓都惊呆了,站在不远处那对中年夫妇惊讶的眼珠子瞪圆,下巴张大的都快要掉到了地上,那女的还忍不住的‘啊’了一声。 接着,林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扬起那双碗钵大小的拳头,冲着围着他的那七个小流氓嚯嚯嚯的就砸了下去,空气中顿时响起一片‘砰砰’的声音,同时伴随着一片叽哇乱叫的惨叫,然后一个个全都摔倒在了地上,最后只剩下一个小流氓还站着,他握紧着双拳刚要向林昆的后背扑过来,林昆突然回过头,这小流氓马上就吓的停住,两只拳头僵硬在了半空。 林昆嘴角突然冷笑,这硕果仅剩的小流氓两条腿突然一抖,差点直接摔在地上,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两瓣嘴唇子硬是得吧得吧的打颤啥也说不出来。 林昆举起拳头一挥,嘴角戏谑的一笑,这个小流氓顿时吓的一股热尿流了出来,哗啦啦的流了一地。 “呵,瞧你这点出息,就这点出息还觉得自己是黑社会的呢!”林昆戏谑的笑道,直接一拳砸在了这小流氓的鼻梁上,‘砰’的一声闷响,小流氓应声惨叫,鼻骨都被砸的塌下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直接晕死过去。 林昆本来还想踩这怂货一脚,但这厮浑身上下都湿哒哒的,也不知道是尿还是被吓出的冷汗,就这么一脚踩下去,他还嫌恶心呢。 其他的几个小流氓躺在地上都起不来了,一个个在地上叽哇乱叫的痛呼着,林昆走到了那个为首的光头小流氓的跟前,这光头小流氓倒也算是条汉子,挨了那么重的一脚也没有像身边的那几个小的那样痛叫。 “你们打了我的兄弟,并且是你们无理在先,今天我必须让你们付出点代价。”林昆阴测测的道,目光冷冽的像是一阵寒风,仿佛能射入人的心里。 光头是打心眼里害怕,他咬着唇角道:“我们是毛六哥的人,你就不怕得罪六哥?”毛六哥是他的王牌,在这最后的关头,他只能搬出他心中的大神,只可惜这大神在林大兵王的眼里根本毛都算不上,一群人渣的头头,那只能是更大的人渣了。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这是你第二次跟我提那个毛六哥,你现在就打电话把他叫来,既然你们是他的人,他的人打了我的兄弟,那他也别想好过。”一字一句,句句透露着阴森寒意,但他脸上的表情又是那么的轻佻不屑。 躺在地上的光头意识到真是碰到硬茬了,但他不信眼前这小子真敢动毛六哥,要说毛六哥在这一片可是响当当的角色,还没听说过谁敢动他呢! “你确定?”光头盯着林昆问,手机已经握在手上了。 林昆淡然的一笑,道:“你要是再废话,我马上就废了你。” 光头摁出了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喂,六哥,我是光头啊,我现在在风华小区,这边出现了点情况,遇到了个块硬砖头,点名要见你……好好,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那六哥你先忙……”不等光头挂电话,林昆一把将电话抢了过来,对着电话道:“我不管你是毛老六还是狗老六,十分钟之内你要是不到,后果自负!”说完,啪的挂断电话。 光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这厮到底什么来头,居然敢和毛六哥如此的说话? 此地属于临近市中心的地界,毛老六今天四十多岁,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么多年在这块地界上没少干过令人发指的坏事,但凭借着黑白两道的关系,一直都很吃的开,手底下也暗中养了四五十个能打的小弟,在附近的这一片绝对是一号恶人,小孩子听了他的名字哭都不敢哭。 突然一个无名小辈,就敢跟自己这个地头蛇叫板,别说是毛老六了,换作任何一个道上的大哥都咽不下这口气,电话里林昆说让他十分钟就到,结果时间刚刚过去八分钟,他就开着他那辆个性张扬的悍马车来了。 车上一共坐了四个人,都是他手底下最能打的狠茬,他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废了那个敢跟他叫板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