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继续猛 - 神兵奶爸

第十八章:继续猛

第十八章:继续猛 ——疯皇高级会所。 偌大的牌匾,挂在南城区一栋六层高的独楼的门梁上,这里是疯彪势力的根据地,这家会所是疯彪他自己的产业,其中实行多元化的经营理念,集酒吧、ktv、舞厅、桑拿洗浴、桌球室等为一体的休闲娱乐场所。 黑色的吉普车和面包车先后开进了会所后院的停车场,车上的小弟们渐次下来,再没人敢去招惹林昆,林昆自己从车上下来,对着明媚的阳光伸了个懒腰。 一行人从会所的后门进入,进门后先是一段昏暗的长廊,走了一会儿后来到了前厅,光线一下子明亮了起来,十多个人分两拨坐电梯到三楼,到了三楼后,阿狗吩咐几个小弟带林昆去旁边的一间会议室,他自己则向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疯彪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右手捏着一根拇指粗下的雪茄,左手握着一杯颜色精纯的红酒,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进来吧。” 阿狗推门进来,刚一进门脚底下就突然一虚,整个人踉跄的就向前栽倒,好在他扶住了门把手才没摔倒,但此时他却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胸口就剧烈的咳嗽起来,随着每次咳嗽,都有新鲜的血液从嘴里喷出来。 疯彪微微一皱眉,放下了红酒跟雪茄,起身向阿狗走了过来,“那小子下的手?” 阿狗抬起头,面色惨白的点点头。 疯彪皱眉道:“看到你的短信,还以为你言重了,没想到……他几招把你打成这样的?” 阿狗面有羞愧,竖起一根手指道:“一脚。” 疯彪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喃喃道:“还真是个高手呢……” 阿狗道:“绝对不比阿豹差。” “嗯……”疯彪沉吟一声,扶着阿狗坐下,道:“看来,之前调查这小子还不够彻底,要就是一个普通当兵的,绝对不会有这身手的。” 阿狗惭愧道:“都是我的错,没有调查清楚。” “这个不怨你,要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又怎会轻易的被调查出来。中港市最近这两年太平静了,也没来过什么狠角色,这小子怕是个过江龙啊。” 疯彪站了起来,道:“阿狗,你先在这休息,我去会会这条过江龙。” “彪哥,千万小心。” “嗯。”疯彪转身出门。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会议室,除了宽敞之外,别的可以说是一无是处,不管是布置、装修还是其中的桌椅板凳,都像是从二手市场里淘来的。 林昆仰躺着坐在一张椅子上,两只脚抬起来放在办公桌上,兀自的点了根烟叼上。门口一字排开站着那十多个小弟,但看这十多个小弟的脸上,全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看向林昆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凶兽。 吱…… 办公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门口站着的小弟们,马上齐刷刷的喊了声彪哥。 看着迎面走过来坐下的疤脸男,林昆知道主要人物出现了,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见到林昆第一眼,疯彪不由的暗皱眉头,要不是事先知道这小子很有两下子,就他现在这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非把他当成了市井小混混不可。 不等疯彪靠口,林昆先说话了,他笑了一声问道:“就是你要见我?” 疯彪淡淡一笑,道:“不错。” 林昆直接问道:“什么事?” 疯彪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你打了我的人,请你来是让你给我一个说法。” 林昆眉头轻轻一蹙,旋即微笑了起来,也不问哪个被打的是疯彪的人,直接道:“你想要什么说法?” 疯彪冷冷一笑,道:“按照我的规矩,先废了你的手脚,再丢到海里喂鱼。” “呵呵……” 林昆不冷不热的笑了两声,道:“听起来挺吓人的呵。哥们,咱们要不要打个赌?就赌你能不能从我这讨到个说法,你要是讨到了说法,我认命去海里喂鱼,你要是讨不到说法,我就一把火烧了你这里,如何?” 疯彪脸上的表情一冷,眼睛微微的眯起,目光陡然间变的异常阴冷盯着林昆。林昆丝毫不畏惧,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和疯彪对视。 接下来的几秒钟里,宽敞的大会议室里一片死寂,门口一字排开的小弟们全都屏气凝神,空气中的温度仿佛一瞬间降到了零点以下,令人骨头生寒。 疯彪先开口了,他盯着林昆,语气阴森的道:“兄弟,即便你是条过江龙,也得敬一下我这个坐山虎吧,做人太猖狂——不好!”后面两个字语气咬的格外重。 林昆呵呵一笑,表情戏谑,语气里却是无形中透露出一股威压,道:“哥们,别说那些用不着的了,你就直说吧——赌还是不赌。” 疯彪脸上的表情彻底阴冷了下来,十分的不好看,眼前这小子摆明了是不买他的帐,虽然他也没打算卖帐给这小子,但在他的地盘还这么猖狂,实在让他心里窝火的很。 砰! 疯彪怒然的拍了一把桌子就要发作,门前站着的那一排小弟们马上个个打起了精神,即便心中对林昆极为的畏惧,此时也都是满脸煞气腾腾的,只要疯彪一声令下,这十多个小弟马上就会一窝蜂的扑上去。 大会议室里又是短暂的死寂,死寂的连呼吸声都没有,只有一片砰乱的心跳在作祟。 疯彪凶戾的眼神慢慢的松散了下来,语气的淡薄的道:“兄弟你走吧,咱们来日方长。” 林昆呵呵一笑,把脚从桌子上拿了下来,起身向门外走去,路过疯彪身边的时候,他淡淡的回了句:“要真来日方长,你一定会后悔的。” 言罢,向着门口走去,门前站着的小弟们立马本能的为他让开了一条路。 林昆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刚要推门出去,动作突然停住了,同时眉头一皱…… 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了,林昆及时的向后一跳,堪堪躲过了门扇的撞击,他脚底下还不等站稳,就见一道人影箭一般的射进了来,挥着一双铁拳直奔他的心窝捣来…… 林昆赶紧双拳交叉到胸前护胸,空气中马上又是砰的一声响,那一双铁拳正中林昆,林昆顿时感觉胸口一阵的憋闷,同时脚下没有站稳,受到大力的撞击后,整个人连连倒退,轰的一声撞翻了身后的一张桌子。 不给林昆留任何的喘息机会,那人紧跟着就抬脚向林昆踩了下来,林昆继续以双拳防护,硬接下了这一脚,两条胳膊隐隐被踩的发麻。 那人一脚踩罢,紧跟着凌空飞起,反身一脚向林昆的脑袋劈了下来。这绝对是必杀的招式,倘若真的被劈中,非死即残。 林昆趁机翻身向一旁躲去,紧跟着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这时就听旁边他刚刚撞翻的那张桌子喀嚓一阵碎响,被那人一脚给劈的稀巴烂。 林昆站了起来,那人暂且停止了攻击,目光阴鸷的瞪着林昆,满脸萧杀之气。 疯彪稳稳的坐着,天塌不惊的点了根烟,刚才林昆撞翻的那张桌子,就在他身边。 会议室里的小弟们,有两个刚才被撞开的门扇撞的晕了过去,余下的几人一脸紧张的看着跟林昆对峙的这个人,这人身材瘦削,一张干瘪的脸上棱角分明,目光像豹子一样锐利——他就是疯彪手下的阿豹,四大金刚中排名第二。 林昆擦了擦嘴角,一丝腥红的血迹溢了出来,他咳嗽了一声说:“哎……不好办了,流血了。”言罢,他猛然握起了拳头,空气中顿时响起了一阵嘎巴嘎巴的骨节声响,他整个人嗖的一下就向阿豹冲了过去。 如果说刚才阿豹从门外冲进来的一刹那像箭,那此时的林昆就是子弹。 阿豹脸上的表情一动,也握紧了拳头冲了上去,两人先是拳头对拳头,硬碰硬的对了三拳,等到第四拳的时候,阿豹被迫向一旁躲闪去,他的两只拳头的骨节处传来一阵碎裂般的疼痛,同时两条胳膊也被震的发麻。 林昆根本不给阿豹躲闪的机会,直接一记闪电要懒腰的扫向阿豹,阿豹脸上表情一紧,赶紧向后倒退,这时林昆又紧跟着一脚踏了过来。 砰! 铿锵有力的一声闷响,阿豹的胸口被踏中,顿时一阵断裂的疼痛蔓延开来,同时整个人应声闷哼,像一张纸片一样,凌空向后倒飞出去。 呼通…… 撞翻了一片桌椅。 林昆原地站着,面无表情;阿豹挣扎了两下,想从地上爬起来,结果一口气热血喷了出来;疯彪脸上的表情僵住,手里夹着的烟灰吧嗒的断了一截;那些门口站着的小弟们,则彻底惊呆了,像丢了魂儿一样。 太猛了……

上一篇   第十七章:猛